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洛阳,千年帝都,上古名城。二·五·八·中·文·网即便时间流逝,已然失了帝都气运,却仍是大都气象,人群熙熙攘攘,往来如梭,更有牡丹为首,百花盛开,热闹非凡。

而在这热闹之地,却更有一处大宅,更是热闹非凡。那大宅三层院落,占地千尺,古朴大气,尽显威仪。平日里幽静质朴,少有声嚣,似是远离尘世,尽显悠然气象。然则今日里,这大宅却是人声鼎沸,千尺大宅,人头攒动,竟是被挤满了人。

却原来,此地正是那中州大侠余百尺家院,而今日,正是那大侠余百尺,自嵩山英雄会之后首次公然露面。

那大侠余百尺于当日英雄会尽遭戏弄,一时痰气攻心,得了失心疯,不再理江湖事物,在家休养。这些时日虽有好转,却是时好时坏,反复不定。是以一众事物,皆交予其二弟子“摩云百丈杆”徐子桦打理。自己仍是深躬浅出,少问世事。

怎知此回听闻那抗英盟盟主段方身负重伤,已然昏迷不醒,而那少林方丈正大禅师也是不知所踪,眼见抗英盟群侠无主,眼见分崩离析之即,不顾自身病体未愈,出来主持大局。

此时那群侠汇聚,长首以望,却见那正厅之门陡然打开,一众武林长者簇拥之下,那余百尺昂然迈出。白面长须,风度依旧。

“各位同道,麻烦诸位亲身前来,抱歉抱歉。”余百尺甫一现身,便是恭手抱拳,向全场侠士施礼一躬。

“哎呀,余大侠哪里话来。”登时有人回话:“余大侠不顾身有故疾,在这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为了武林正派安危奔波。贰伍捌中文我等具是敬佩不已呀。”

“不敢不敢,”余百尺闻言回声:“多谢各位英雄抬爱。其实余某惭愧得紧,具是因为一些小小挫折,竟令余某颓废至今,错过了进剿碧莲邪教这般大事。若老夫在,或许群侠便不会这般弄险,更不止害的盟主他,唉,盟主他为救群侠力战身伤,倒卧不起。具是老夫过错也。”

“哎,余大侠哪里话来?”登时又有人回道:“余大侠于那嵩山绝顶遭奸人戏弄,一时受挫,原也常事。此次余大侠能挺身而出,统帅群侠,那便是英雄未老。我等具是相信余大侠可带领我等对抗那英雄杀,重还武林一派清明。”

“哈哈,”余百尺闻言轻笑一声,拱手回礼道:“余某多承蒙各位侠士高看,虽是惶恐,却也不敢推卸,唯有兢兢业业,不敢令群侠有失便是。”

“我等定然遵从余大侠所命,但有差遣,义不容辞!”一众侠客见情答道。

“多谢各位。”余百尺闻言点头:“既是各位有此心意,那余百尺便斗胆执令了。如今本盟面对两大难题,想来各位也知。一来,那英雄杀已然下下决字令,欲要覆灭本盟,此乃重大,必须留心也。二来,却是那碧莲教联合一众江湖邪道,发下话来,要去覆灭盟主所在之淮阳派。如今盟主重伤未醒,淮阳派实力大损,是否能扛得住,却也难说。这件事情,也是重要,不可轻心。而我虽有意派人驰援,然则面对英雄杀,我等岂敢轻视?如今本盟少有实力,难以兼顾。虽是我已请法言大师率领数位侠士前往淮阳驰援,但人数实在太过单薄,只怕难以济事。各位看,这般该如何处置?”

“余大侠,”登时有人说到:“当今之事,犹是那英雄杀最为要紧,如今我等面对强敌,不可轻忽,最忌分兵。依我看,以那淮阳派惊诧嵩山绝顶之能,便是面对那碧莲邪教联军也未必有失。我等还是谨慎行事,紧守我盟为上。”

此言一出,登时便有人应和。

“且慢,”却此时,有一人迈步而出,拦住一众英雄,正是那天鹰门高手,雷九飞。雷九飞迈步而出,高声道:“在座众位,其中有不少人都是跟随盟主前往过碧莲教的,也具是见过那碧莲教实力。若非盟主那日挺身相救,我等具是无命也,如今盟主他老人家有难,难道我等便不管不顾了么?这等负恩之事,我雷九飞是做不来的,你们若是不管,我雷九飞便独身赶往淮阳,纵是身死,也要报盟主他老人家大恩!”

却原来那日雷九飞与那枯雁子一场大战,拼到内力相博境地,最后两败俱伤,眼见便要无命。幸亏段方带队及时赶到,非但救下雷九飞一命。那束琬琰更是抽时间消耗内功助雷九飞理顺内息,若非如此,便是雷九飞如今性命犹在,也已然武功尽失,成为一个废人。此时听得有人提议放弃淮阳派,自是愤怒,即刻出面呵斥。

“哈哈,原来是雷大侠。”那知天提议之人一见雷九飞,急忙笑道:“雷大侠切莫误会,我等皆感激盟主之恩,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只是如今事急从权。面对英雄杀,我等无人敢说有必胜把握,是以唯有集结全力,方为上策。至于淮阳那里,无论如何,那碧莲教总是比不得英雄杀吧?况乎余大侠已然拍出援军。我等如今,也只有祈求天命庇佑盟主了。”

“岂有此理!”雷九飞闻言怒道:“那淮阳派非但是本盟之一,更是盟主所在。盟主既为一盟之主,自是重中之重。若是盟主有失,本盟岂非与覆灭无异?便是为了本盟,我等也当全力驰援淮阳,方是上策。”

“非也非也,”那反对之人登时将一颗斗大头颅摇的拨浪鼓相似:“虽然那段方乃是盟主,却毕竟已然昏迷不醒,难以统帅群侠。如今本盟主事之人乃是余大侠,那本盟之重心所在,便是此处。说句不好听的话,便是盟主他老人家当真归西,虽然我等也是伤情,却也于本盟无损失。而若余大侠有失,那本盟便再无可做主之人,本盟便是灭了。这般干系,你可当得起否?”

“梁大头,你!”雷九飞闻言激怒,高喝一声。

“雷大侠,莫要动怒,我所言虽不中听,却是老成持国之语。”那梁大头闻言笑道。

“可恶!”雷九飞闻言更气,便要伸手抓那梁大头。

“雷大侠,你莫非要破坏本盟不成?”梁大头沉色一喝。

“哼,你这种小人,杀便杀了!”雷九飞不理,便要动手。

“且慢!”陡然那余百尺轻声一喝,笑道:“二位具是为了本盟安危,何必如此?以老夫所见,二位所言皆是有理。只是这事到临头,终须从权。老夫倒有一个主张。既然本盟难以分兵援手,而那盟主安危又不可不顾,何不派人将盟主等人请至本盟总坛住下?盟主本是盟主,原便应当住在此处,如此也能兼顾盟主安危。至于淮阳派其他基业,便是毁了也是无妨,日后我等一同出力重建也就是了。各位看如何?”

“嗯,”雷九飞等人闻言称是:“事到如今,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我等愿听余大侠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