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卢哥在跨越边界的回程上。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发了一条脑电波给黑影。内容:你拥有整个生产线及发行渠道了。恭喜恭喜。估计拯救蝴蝶的人是你吧!我暂时有要事在身。我会在这边家里恭候你们的光临!

从血腥味里嗅到每一个死去佣兵及芝兰战士,吸收空气中亡魂们脑电波信息而得知四号仓及一号地下城已被攻占是黑影及蝴蝶等人万万想不到的。超自然人死后竟能散播零碎脑电波于空气中,这蛛丝马迹被卢哥那个脑袋接收到。什么地下与世隔绝的人体彩绘密室好像变得徒劳。

……步入偌大的地下仓库。潘子走在黑影身旁。骆天正为郭邦郭老师的臂伤清洗伤口及重新包紥。四周漆上黑色像柏油路上的沥青物。无数设在天花上的棱镜彼此反射成一道像天幕的屏障。不能说是高科技,无法评论的古怪建筑,像一个电子化的巢穴。没有直线全是弧线像身处一颗巨大蛋形的东西内。这可能可以把入侵的各类长短以至微电波及脑电波反射出去吧?只有郭邦及死去的楊過才明白。

潘子直接走到郭邦面前:再一次为杨过说对不起!

郭邦:死者异矣!没事的,这仇已经报了。只是你大难不死!

骆天瞅着潘子,她看到潘子的双眼已不是她熟悉的潘子。包扎好郭老师的伤口后,骆天把药箱放回柜子里。蝴蝶,园子温和好久没见的刘亦欢和司徒军从蛋形建设后面的一个暗房走出来。黑影把进入人体彩绘前接收到卢哥的讯息向一众人朗读了。潘子向司徒军和刘亦欢及蝴蝶点头及微笑。

潘子:蝴蝶姐,欢姐,军哥!

视线停留在园子温身上,潘子上前伸出手:子温兄您好,叫我潘子可以了!

园子温握着潘子的手:潘子你好!听蝴蝶说过有关你不惜牺牲性命潜伏在卢哥身旁的事迹了。

园子温拍了拍潘子的肩膀:的确是条汉子!

潘子微笑回应后:卢某这一着明知道咱们政府不能越境作战!

刘亦欢:嗯!所以要像刺杀****一样!

潘子:小咪跟我可以过去继续当卢哥的助手。当啥事都不知情。事实也是如此,你们攻占四号和一号时我跟小咪在北大山上滑雪……!

司徒军:潘子你真的往死里去的都是为了骆天?

潘子:军哥的率直和招招往死穴处捅,这性格我喜欢!不是完全为了骆天,也为了自我救赎。大家觉得我这建议可行吗?

潘子睨见骆天担心地摇头。

园子温:蝴蝶!我觉得这样不是一个明确的动机跟可以取得重要情报的行动。

蝴蝶:潘子你能说清楚点吗?

潘子耸耸肩:就是要不明确,在没有任何动机之下,只是发觉四号仓和地下城被占据后,就逃避过黑影哥及你们的追杀回到他身边……!详细我也没想清楚!

黑影点头:越来越好玩了!血钻送了给小咪没有?

潘子:送了!然后我会跟她说被卢发觉我俩跟黑影狼狈为奸…….!

黑影:四号仓跟地下城的突击她知道吗?

潘子:我说了!芝兰妹妹也跟她联系了。在这势头上,血钻加强了她必须选黑影哥这边站!与她回去找卢哥也可以看看她的决定是否真诚!

众沉默半晌。骆天站起来走到她自己的电脑桌前,有点坐立不安。

潘子:怎样了!不赞成也得赞成的了。我已决定这样!

潘子说完就转身离开:我今晚就与小咪过去!这事绝对不能等!越拖时间越容易让卢某起疑!

潘子停下脚步想起什么,没有回身的潘子向着空气:郭老师!在这里谈的所有事都百分百不会外泄?

郭邦:绝对不会。只有你一出大门就麻烦你毁灭前额的暂存记忆!

潘子:哈哈哈哈哈!好的。骆天……我爱你!

全世界目送潘子身影消失在升降机门后。升降机门关上之际,骆天看到潘子视线停留在她的脸孔上。矛盾充斥在骆天心间。园子温是一个正人君子,他走到骆天面前。

园子温:潘子不会出事的。卢哥要杀他的话,早已杀了。潘子是他的入门弟子。

黑影补充:小咪已百分百被潘子哥迷住了。加上钱财被她视为首要的性格。估计小咪只会视卢某是她跟我与潘子三人发大财的障碍。骆天小姐你唯一就是别冲动离开这里。你是卢哥牵制潘子的死穴。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刘亦欢:我们没理由就坐在这里等待的吧!?

蝴蝶:欢姐,军哥。安排两天后围剿余下所有的地下城及生产线。黑影会有各地点的详尽资料。貌似不用动军方的人马了。

园子温:投诚的那拨芝兰战士及乌克兹上校那拨差不多全数背叛的雇佣兵都足夠了。

接下来的几天,有若水银泻地占领所有地下城和生产线。佣兵在劝降后有的拿了钱回老家,也有继续为乌克兹上校效忠,驻守在各地下城及生产线内。

过了边境的潘子和小咪。坐上卢哥安排的军方吉普,被护送到卢哥外貌似水泥厂的家里。两人坐在颠簸的吉普车内。

小咪在潘子耳旁轻声地:是不是我俩联手打倒卢……?

潘子用嘴巴封堵小咪那张口不择言的嘴巴。然后用放电的眼神警告小咪切勿乱说话。聪明的小咪即时享受爱情之吻,暂不作他想。潘子留意到这边政府正规军对卢哥的全面支缓和支持。卢哥的贿赂大功告成了。总统也可能是他的傀儡。短中长程导弹也有可能成为卢某的防御军备。他已是一个成功树立起独裁血腥的大独裁者。这国家拥有百万大军,拥有无数罂粟田的霸主。绝对能在这里搭建起一个比怜国庞大百倍的生产线。任何违法的勾当都有政府的背书变成合法化了。

坐在皇帝般的龙座上,卢哥咧嘴展示欢迎的姿态面向走进来的潘子和小咪。

卢哥:回来了!?

潘子:不回来还能去哪里呢?都死路一条了!

卢哥瞟着小咪:有了爱情就忘恩负义了?

小咪:女人都是这样的了!潘子能满足我的需要!怎了?吃醋啊老大!

卢哥鼓掌:经潘子调教后的确判若两人了。

潘子:还得谢谢卢哥你的栽培!不知道我跟小咪的客房还存在没有?舟车劳顿,想回房先眯会才跟卢哥你会报那边出了什么大事,你觉这样安排可行吗?

小咪:我肚子饿呢!

卢哥:哈哈哈。好的,潘子你先休息。小咪你想吃什么,即管吩咐厨房吧!三小时后在上次宴会厅见面!

潘子:谢谢!待会见!

潘子吻别身旁的小咪就径自走到第一次蜕变成殭尸的那间客房。房内一模一样的陈设和床头几上放了一幅潘子在消防队时全身照,身旁站着骆天。潘子躺在床上拿起照片,手指触摸照片里灿烂笑容满面的骆天。照片搁在胸前就进入梦乡。

小咪这位火龙美女爱恨分明。卢哥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不满情绪。但殭尸对芝兰混着豹子跟人类血液的混合体的大脑结构和思想方法,有点找不着北的模糊不清,只知道眼前这位美女谁有钱就能为谁卖命。他看不到潘子对她下了什么迷汤和用什么方法洗她的脑。殭尸永远不会明白爱情这种虚无飘缈之物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卢哥:小咪!那边出什么事了?

小咪吃着一大盘的蛋炒饭:还是由潘子哥跟你说比较合适吧!我只是他的助手,负责活动推广及宣传工作。越级打小报告不是我的作风,之后被潘子哥知道就影响咱俩的合作关系了,卢哥你说是吗?

潘子的声音从小咪身后传来:我俩都是卢哥的人,谁向老板会报都一样。绝对不会影响合作关系的!

潘子坐到大盘蛋炒饭的小咪身旁,拿起一只勺子跟小咪一块吃蛋炒饭。

潘子:卢哥应该知道谁出卖了我们的了!也应该猜到我跟小咪能丝毫无损安全回来是双重间谍的可能性。

卢哥没有看着潘子,反而紧盯着潘子身旁的小咪。他在观察当潘子说话时小咪些微的面部变化。小咪像借了聋耳陈对耳朵一样,只顾看着那盘蛋炒饭逐渐被她吞噬进口腔内咀嚼的口感和胃部被填满的满足感。这只豹妺原来是什么都看不透的物种。这是卢哥之前过于专注在潘子身上的原故,少许疏忽。

卢哥:这样吧!明晚有一批货需要你俩运回那边的。双重间谍嘛!小咪你先回房,我有要事跟潘子相议。

小咪:嗯!

小咪站起来拿起蛋炒饭走回她的客房:潘子哥,待会谈完来我房行吗?

潘子:当然可以!待会见!卢哥有什么事要相议的!

卢哥快如闪电的身手已钳制着潘子双手,嘴巴已张开咬着潘子脖子上的大动脉。血从卢哥如蛇喷毒液似的把自己体内的血液输送到潘子体内……。

一艘中型的貨輪於深夜進入境界的無人區的天河。潘子站在船頭處,身旁的小咪用那雙夜視眼觀望無限遠黑暗中的流域。潘子把一小袋的東西交給小咪。

潘子:盧哥說送給你的。

小咪打開紅色絲絨袋子。裡面的東西在半月下依然閃出耀眼光茫。

小咪:盧哥送的?

潘子:這裡十顆白鑽石,每顆十卡拉!他想重奪你的心!

小咪:我的心永遠屬於你的。保存在你手裡吧!我相信你!

潘子:……!?

在潘子混沌的大脑里,已分不清青红皂白。内心挣扎也无补于事。卢哥的影子已覆盖了潘子的全部。他内心想不起骆天和前天面对的黑影蝴蝶刘亦欢司徒军……。他连自己的长相也开始模糊不清。隐约还记得出发上船前在镜子里的人那长相怎看都是卢哥本人。还记得身旁叫小咪的是卢哥的心复,绝对不可以吸她的血。但在某瞬间他想起一张照片,照片中人是一个消防战士与身旁一位笑容灿烂的女子。一个无法找到照片源头那么遥不可及的幻觉。他已忘记他是谁了。他只知道去那边要做的事:双重间谍!探取对方的人名单及位置地址……。还有丁点潜意识的潘子突然问身旁的小咪

潘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可否说一点有关我的过去呢?

小咪不由分说就把潘子搂进她怀里。从被他一拳一脚ko在荒废派出所的铁牢里,为了解救一名叫骆天的女子,到为什么要去找卢哥!小咪详细地描述他俩的爱情。

小咪:我敢肯定的说,卢哥要么咬了你要么就像上次要你我吞下他的血和毒品的混合药剂。潘子哥,你没事吧!?卢哥知道我是谁有钱就为谁卖命的人。这袋钻石可不能收买我对你的感觉呢!这一颗就够了。

小咪从她胸中的沟里拿出那颗潘子送的血钻。虽然只是用一条黑色绳子系于胸前。但这已足够令潘子大脑像被电击般闪出让他头痛欲裂的零碎画面……。

骆天午夜梦回。梦里她被潘子压在他胯下吸血后,成为他的门生。她哭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