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个小周天下来,真气增加了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但全程却消耗了五颗淬体丹和三颗气血丹,修行还真是烧钱啊。还得抓紧时间挣钱才行,吸口气都是万把块的感觉实在是太苦逼了。”

王涛看着手上剩下的十七颗淬体丹和十颗气血丹,一个小周天,相当于干掉了近两万块,说不心疼是假的。

“先去把镯子给佳怡送过去,然后再去找松叔。固元丹,我需求量很小了,我再去山上采些草药,炼制几百颗固元丹,到时候连带着现在剩下的一百多颗都交给他好了。”

王涛打定主意,回了屋,把银镯子带盒子揣到怀里,悄悄的离开了家。

到陈佳怡家外面,又学了三声狗叫,陈佳怡家的大黑狗又很配合的叫了起来。

王涛现在也算是耳聪目清,很快他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为了防止出来开门的是李秀兰,王涛躲到了门外的砖垛后面。

吱呀,门开了。

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探出头来,正是陈佳怡。

“佳怡。”王涛见是陈佳怡出来了,很开心的从砖垛后面跑出来。

陈佳怡见到王涛,脸上露出了欢喜:“涛子哥。”

“佳怡,昨天我和村长去市里了。”王涛对陈佳怡说。

陈佳怡点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王涛有些奇怪的重复了一句。

陈佳怡一张俏脸突然变得有些羞红,她转移话题道:“涛子哥,你这么早来找我,是不是给我买了什么礼物啊?”

王涛笑道:“小丫头真聪明,呶,这个给你。贰伍捌中文

李秀兰语气很不好的对陈佳怡叫道:“小佳,回屋去!”

陈佳怡看了王涛一眼,王涛对她笑了笑,然后陈佳怡小跑着回了家。

接下来的一分多钟,李秀兰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王涛,看着王涛身上那身不错的衣服。

王涛感觉非常的不自在,他硬着头皮对李秀兰笑了笑:“秀兰婶子,那个,我还有事儿,要不您先忙,我先走……。”

李秀兰笑着打断了王涛的话:“涛子,听说你跟着村长去市里了,这身衣服是在市里买的吧?”

王涛不知道李秀兰打什么主意,只能木讷的点点头:“嗯。”

李秀兰继续说:“花了不少钱吧?”

王涛愣了愣,心里想到:“秀兰婶子势利眼的很,难道是知道我发财了,所以又来讨好我了?”

想到这里,王涛心里既有些放心又有些闹心。

放心是因为他觉得他真的是喜欢上陈佳怡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李秀兰如果满意他的话,那么剩下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闹心是因为他骨子里还是很文青,对于李秀兰这种因为钱财而对他满意或者不满意,他很不爽。

不过李秀兰毕竟是长辈,还是陈佳怡的妈妈,他也不能给她甩脸色。

王涛笑着对李秀兰说:“没花多少钱,我现在跟松叔跑点生意,挣了点儿。”

李秀兰又笑着对王涛问:“涛子,你看我们佳怡好看吗?”

王涛赶紧点头:“好看,好看。咱们这十里八乡的,我就没见到过一个女生比佳怡还好看的。”

李秀兰又问:“你是不是喜欢小佳?”

我去,这是什么鬼?

未来丈母娘对女婿大审查吗?

这进度也太快了吧!

王涛被问的整个人都懵了,甚至立刻从这里逃走的心都有了。

王涛羞红着脸,最后索性心里发狠,开口承认道:“秀兰婶子,我是喜欢……。”

“可惜我们家佳怡配不上你,所以以后啊,你尽量就不要来找我们佳怡了!”

李秀兰无情的冷哼打断了王涛的话,王涛愣在了当场。

李秀兰说完,也没有再理会王涛,转身进了门,顺便还把大门给关上了。

王涛看着那冰冷的大门,十几分钟都没回过神来。

他实在是想不通李秀兰说这种话到底是为什么?

“单纯的是看不起我,打击我,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涛心里开始愤怒起来,他没有去敲门找李秀兰理论,那样只会让陈佳怡更加难堪。

“还是因为自己太弱了!我要自强,我要奋斗,我要成为人上人,我不会再让任何人看不起。”

“小佳,只要你也喜欢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王涛在自己的心里暗自发誓。

他回到家中,母亲方萍已经起床开始做饭了,王倩也在院子里洗脸。

“妈,起这么早?”王涛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到心底,笑着对母亲说。

方萍说:“哪天不是这么早。”

王涛看着皮肤干燥,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皱纹的方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方萍今年还不到四十岁,但是因为多年的风吹日晒,为这个家操心劳累,她现在看上去都要有五十岁了。

王国柱更是如此,四十多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应该是事业有成的中年黄金时期,然而王国柱为了他和王倩上学,为了支撑起这个贫困的家,背都被压弯了。

王涛走到母亲身边,拉着母亲粗糙的手,心疼的说:“妈,你儿子有出息了,以后你和我爸不用再去地里干活了,就在家里享清福。过两天,我再去市里,给你买点护肤品,让你把皮肤好好的保养好。让老妈你年轻到三十岁,把我老爸迷死。”

方萍很开心,但是嘴里却骂道:“小兔崽子,瞎说什么呢!你当你妈是狐狸精啊,还能年轻到三十岁。你妈我如果能年轻到三十岁,早就不要你爹那个糟老头子了。”

“阿萍,瞎说个锤子。你看我哪里像糟老头子了?我现在是正当壮年!”王国柱从东房中走出来,对方萍瞪了两眼。

王国柱说完又对王涛说:“涛子,你过来,我问你点事儿。”

父子俩走到一边,方萍看着父子俩的背影,看着王国柱又重新挺直的腰杆,脸上露出了微笑,转而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黝黑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羞红。

“老不正经的!”方萍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继续择(zhai)手里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