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末日前有句话说得很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在末世来临后依然有效。仿佛从天而降的刘天豪,带着坦克和装甲车,收拢了大量难民,并将他们安置在狭窄的两条街道上。

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难民自然不敢说什么。可总要生存下去,物资不够,就只能抢,药品不够,也要抢。抢不来,就去换,去偷,去卖。

于是,暴徒滋生,白天一片安静的难民区,到了晚上便会有许许多多帮派冒出来,他们用几根铁棍或藏起来的短枪,占有能占有的,然后卖给那些需要的。物资、武器、女人,成了最紧俏的货品。

刘天豪清楚知道这些,却无力阻止,约束人们行为的,只有规则。可规则是建立在政权之上的产物,没有基地,民心浮动,又哪来的政权可言。

所以,刘天豪对黑夜里发生的事情睁一只闭一眼。可就算如此,他每晚都要抓一批人,因为总有几个恶徒会做些出格的事情。

为此,刘天豪专门将一家五金店改造成禁闭室,并派兵时刻把手。现如今,里面几乎住满了恶徒,而占多数的,还是疤子的那些老部下。

几天前,暴怒的杨光带人将疤子的据点灭掉,尽管杀的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可还是有很多人活下来。这些人同样作恶多端,只不过实力低微,没被杨光看在眼里。

可谁也无法保证,这些人中会不会有一遇风云变化龙的池中之物。所以当方海提出第三套方案时,杨光同意了。斩草要除根,当时在丹妮丝超市,他如果把大奇杀掉,就不会有后来的出租屋惨案。

一个‘余孽’尚且如此,更何况这么多的‘余孽’。为了防止第二个大奇的出现,杨光大手一挥,为他们准备了一条布满死亡的道路。

杨光并不是道德圣人,相反,他从小便在厮杀战斗中度过,心肠远比想象中坚硬。之所以没有仗势欺人,成为大奸大恶之人,是因为有一套捉妖师的准则在约束着。

可惜的是,那些准则中,可没有‘损己利人’这一说。

......

清晨的禁闭室,一场混乱赶在太阳出现之前,便爆发在那些钢筋铁栏之下。原因是随着人数的增多,禁闭室空间不够了,新来的想要更多生存空间,自然要从老人那里抢。

都是丧尸口下找食吃的主,自然不会像以前的看守所那样排资论辈。我嫌睡觉的地方小,你就只能蹲着站着,至于能否睡着,和我无关。

不同意?那更好,来干一场,死的抬出去,地方不就宽敞了嘛。

禁闭室里每天都要死人,今天早上更是一口气死了五六个,主要是新来的几个人非常狠,竟然在裤裆里藏了刀片。

混乱很快被士兵制止,早已对这一切习以为常的看守人员,冷漠地用枪托将所有人砸翻在地,将尸体抬出,然后清洗地面,就像是洗衣做饭拖地。

不同的是,今天的禁闭室,在抬出尸体后,并没有马上关闭,而是缓步走进来一个人,他穿着一件奇怪的黑袍,脸色苍白,看着像是失血过多的吸血鬼。

“早上好,人渣们。”黑袍人站在血迹中,就像处在自己家里,两只手拢在黑色长袖里,眼神淡然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一个脖子上刻有刺青的光头大汉狞笑起来,望着方海瘦弱的身体,舔了舔嘴唇,道:“娇嫩的身躯,菊花肯定鲜美。”

方海抬头看了他一眼,从袖子里拿出手枪,一枪射去。

歪了,刺青大汉屁事没有,倒是他旁边的瘦子眉头中弹,扑腾倒下。

“对不起,刚才计算弹道偏差了一个小数点。”方海不轻不淡地解释一句,抬手又是一枪,刺青大汉依旧没死,死的还是其他人。

所有人都毛了,拼命朝着旁边躲开,只留下刺青大汉站在原地,后背发凉,双股战战。

“明明计算好弹道的啊。”方海喃喃自语,砰砰又是两枪。其中一枪总算是把刺青大汉打死了,他耸耸肩膀,将手枪收好。

面对众人惊怒交加的眼光,方海再次说道:“早上好,人渣们。”

这次,再没有人敢挑衅,有几个暴徒倒是目露不屈之色,可地上倒在血泊中的三具尸体,就像是三张噤声符,让他们说不出话。

“我来,是改变你们命运的。”方海抬起双手,露出惨白无色的十根手指,在空中无意识地挥舞着,“我昨晚看了一本书,有一句话十分赞同。社会上,每类人都有自己的特定阶层和特定作用。你们身为人渣,自然也有。”

一个暴徒受不了这种‘屈辱’地谈话方式,大叫道:“我们不是人渣。”

方海如同变魔术般拿出一把手枪,将他一枪爆头,然后对着他的身体认真道:“我从社会学,伦理学,哲学,心理学以及人类演化学来看,你都是人渣。”

“疯子!”这是所有人对方海的答案。

“那么,人渣的意义在哪里呢?”方海继续说道,“当然是烧杀抢虐,作奸犯科。虽然不好听,但这确实是你们存在的意义。”

方海的语气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如同冰冷的机械,站在最客观的角度去阐述一种定义。他的脸上没有喜恶,眼神中没有亲疏,语气里听不出抑扬顿挫。

暴徒们被他的表现吸引了,开始不自觉地认真倾听这场关于‘善和恶’的演讲,并且觉得越来越有道理,越来越能认同。

禁闭室外,刘天豪神色复杂地听着里面的演讲,声音沉痛地对杨光道:“这一刻,我背弃了军人的信仰。”

“可这就是现实。”杨光的语气冷漠无比。

刘天豪沉默,他早已做出选择,否则方海不会出现在禁闭室。可当他听到那道如同机械却又带着无穷说服力的嗓音时,依然觉得违背了自己入伍时的誓言。

他放弃了一小撮人民!

禁闭室的演讲还在继续,暴徒们不觉得靠近上来,仔细倾听着方海的演讲。那缺乏感情和停顿的一字一句,偏偏能够深入心底,然后扎根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疤子的老部下不知道想到什么,激动的满脸通红,他搓着手,狂叫道:“您说得对,我要出去,我还有好多女人没玩,不能死在这里。”

另一个刚进来没多久的暴徒,突然跪地,舔了舔方海的鞋子,抬头狞笑道:“我喜欢小孩,特别是他们痛苦死去的样子。”

这两人的反应,如同病毒般在人群中传播。很多人想到了之前的风光种种,然后心驰神往,再难抑制。

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头突然懊恼道:“可我们出不去啊。”他是最早来禁闭室的人,比疤子的老部下还要早,罪名是试图在军队的伙食中下毒。

谁也不知道这个老头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和部队过不去,也许他是想要干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让这个生死轮回加快无数倍的末世,记住他的名字。

他很很庆幸自己失败了,否则哪能活到现在,听到如此有冲击力的演讲?

一语惊醒梦中人!

暴徒们回过神来,懊恼地想着,他们已是阶下囚,没有机会实现曾经的辉煌了。很快,他们将目光投向方海,希望得到点什么帮助。

方海很自然地说道:“出去很简单,干一票大的就行。”

“什么大的?”有人问。

方海挥挥手,刘天豪从外面走来,还抬着一个木箱。他打开箱子,露出里面一捆捆的遥控炸弹,沉声道:“把这些带进教学楼,我放你们自由。”

“你要炸楼?”有人恍然。

“可里面有丧尸。”有人大叫。

刘天豪望着脚下的炸弹,强迫自己露出不屑的笑容,“又不是让你们去拼命,跑进去,放下炸弹,跑出来。你们人多,总有人能跑出来。”

暴徒沉默了,这一票大的,肯定会死人。可他们几十号人,只是去放个炸弹,自己很有可能便是活下来的那个。到时候,自由之身,是多么美妙......

“我干了!”一个暴徒咬牙拿起一捆炸弹,嘶吼道:“活着干,死了算,有没有搭伙的?死了黄泉路上也有照应。”

人群在沉默后,纷纷拿起了炸弹。有部分人甚至想到,到时候我隔着远远的把炸弹扔过去,不靠近总行了吧。

暴徒们各怀心思,或是联合,或是打算出工不出力,更甚者准备浑水摸鱼找机会开溜。总之,他们拿着遥控炸弹,说着慷慨激昂的话,打着肮脏龌龊的如意算盘。

刘天豪默默望着,眼神落在这些人怀里的炸弹上,浮现出一丝悲悯神色。你们的如意算盘,注定没有用啊。在那个铁石心肠的家伙看来,你们......就真的,只是.......一群食物啊!

门外,传来副官的报告声,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起进攻。

刘天豪无声叹息,隔着门传出准备进攻的命令。

门外的副官敬礼,离开!尽管之前多次受挫,他依然对这次进攻抱有很大希望,因为有小道消息说,这次行动的杀手锏是一群死士。

副官回头望了戒备森严的禁闭室,不屑想到,这些贪生怕死、恃强凌弱的人渣,怎么配得上死士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