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 帐篷内黑漆漆的,顾少陵从地上捡起来一个打火机,然后打亮了直接点燃被熄灭的蜡烛,周岩认出了黄杉,知道是自己人,也就放松了警惕,点亮了风灯之后,周岩和黄杉都注意到了跟在张晓伟身边的顾少陵。

学美术的眼光都高,无论是看人还是看事儿,都是一样,他们两个都是眼光别叫挑剔的人,所以看人也是一样。

不过,他们俩这次对于顾少陵却是难得好评,张晓伟看到黄杉坐在睡袋里,脸色泛红,却是另一种病态,立刻关切的问道:“老黄,你怎么样啊,怎么弄成这样。”

“没事儿,就是有戴尔发烧,对了,你还没给我们介绍这位同学是谁呢、。”

张晓伟回头看看顾少陵,一脸为难,“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哥们儿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不知道?”黄杉和周岩一脸愕然,转过来继续问张晓伟,“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张晓伟把他和顾少陵相遇的情形简单的说了一遍,黄山听了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你是掉进地洞里去了,”

“是啊,我一脚踩空就掉下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黄杉听了觉得奇怪,“这不对啊,你掉下去之后,我有去找过去的,可是我没发现有什么地洞之类的,如果有,我一定能发现的。”

张晓峰说道:“那不可能啊,我是真的掉下去了,摔的现在全身的骨头都还疼呢,这不,这哥们儿也是掉下去的,他说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估计啊,肯定也是掉下去的时候撞到了头,依我看,这哥们儿咱们就带着他吧,等咱们回去之后,再帮他找找他的家人。”

黄杉对此倒没什么异议,周岩给顾少陵倒了一杯水,问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你的身份吗?比如钱包,身份证这些。”

顾少陵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张晓伟在一旁说道:“这些我早就找过了,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别说身份证了,就是连一张纸都没有。”

这下大家都茫然了,黄杉咳嗽两声,说道:“没事儿,你们来都回来了,就在这里呆着,天亮了我估计指导员他们就该回来了,等他们回来之后,咱们再商量着怎么办。”

张晓伟拍了下顾少陵的肩膀,“兄弟,没事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不管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就先跟着我们,有什么事儿咱们回去江城再说。”

顾少陵此时头脑一片混乱,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儿张晓伟说要自己跟着他,心里多少有些安心,于是就点点头,黄杉看他这副样子,一时无语,心说也怪可怜的。

坐着坐着,也就天亮了,指导员带着一班学生找了一夜,最终也是没有找到,无奈,大家都很疲惫,只要先回营地休整一下,没想到,刚回到营地就看到张晓峰在帐篷外面的小河里刷牙洗漱,张浩看到张晓伟,立刻眼前一亮,大喊道:“小伟,小伟,是我啊。”

张晓伟听到喊声立刻回头,看到指导员和所有同学们,立刻就放下手里的杯子立刻走过来,说道:“老师,对不起。”

指导员看他脸上的轻伤,无奈摇头,“算了,你没事儿就好,黄杉怎么样了,”

“他没事儿,烧已经退了,老师,这里没有信号,我也没办法通知您。”

指导员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手机,的确,手机信号一格都没有。

刘芳懒洋洋的抬头看看天,说道:“行了,老师,他们已经没事儿了,也找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觉了,这一晚上不休息,我们可受不了。”

指导员挥手,所有人就地解散,一个两个的看着张晓峰,有些人甚至有些埋怨,对于这些,张晓峰自己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相反,他自己心里也很愧疚,毕竟是因为自己和黄杉的自作主张害的大家一晚上外出寻找,没有休息,这也不怪大家会有些怨言。

大家都回去休息了,营地再次恢复安静,虽然是朝阳满谷,但是大家都睡得香甜,只有顾少陵和张晓峰两个人没有睡觉,他们来走出帐篷,坐在一条小溪边上聊天,这花谷中花香满满,阳光正好,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

潺潺流水清澈见底,顾少陵看着水流,眼神依旧迷茫,他一直在努力的去想,想自己是谁,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张晓伟看了眼张晓君的帐篷,心里一阵酸楚,自己失踪了一整晚,自己的妹妹却连一个关切的眼神都没有,两个人各怀心思,各自沉默了一瞬之后,张晓伟忽然跳进小河里,发疯一样拍打着水花,他心里其实也有很多说不出来的委屈,顾少陵知道这个水深不会让他有生命危险,所以他就在暗中观察,保证张晓伟的安全即可,

然而,张晓伟却不知道脚下踩了什么,忽然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大喊一声,就这一嗓门,惊动了整个营区,

顾少陵立刻跳进水里把他拽出来,出水之后才发现,他的脚上全是血,在进一步检查才发现,张晓伟穿的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连带着也划伤了他的脚心。

“哎呦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咬了我一口,好疼啊。”张晓伟疼的龇牙咧嘴,顾少陵只好帮他脱下鞋,而此时指导员也赶过来,看到张晓伟脚上都是血,立刻让人回去那药箱,黄杉过来帮忙包扎,而顾少陵则趁机会再次回到小河里,他弯着腰摸索半天,居然从河里拿出来一把锋利的青铜宝剑。

宝剑完整无缺,而且从做工上看,这是一把上等的古代兵器,而且佩戴的人官职不低,顾少陵把东西拿到张晓伟眼前,说道:“你刚才一定是猜到这个,所以才会贯穿鞋底,扎伤你的脚心。”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眼前这把青铜宝剑给吸引过去了,指导员把青铜宝剑拿过去,仔仔细细的敲了敲,面带惊喜,说道:“同学们,你们看,这是一把商朝时期的武将佩剑,这可真是一个意外地收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