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璀璨的剑芒一闪即逝,恐怖的声波也停歇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贰伍捌中文

李想一手执剑站在落白衣身前,长剑还保持着下劈的姿势,脸上涨红了一片,手臂上青筋叠起,看得出来他必是十分用力的压着长剑,想要将它斩下,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因为落白衣的伸出了两只手指,夹住了他的剑锋,任由他如何使力,剑都不曾降下分毫。

“什么?”场上所有人的眼珠子掉了一地,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这是什么情况,就连落春归也停下了身子,呆呆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剑、这就是剑吗?为何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落白衣木愣愣的说道,似乎也不明白自己做什么,一把荡开李想长剑,李想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被甩开了十几丈,砸在了高高的筑起的擂台边。

“啊!不对!我是谁?我到底是谁?”落白衣荡开他之后,突然仰天狂啸道,一柄无形的气剑从他头顶激射而出,直冲天际,撕开了云层,一股来自远古洪荒的恐怖气息席卷而出,如洪水猛兽般的气息骤然降临整个朝天内,压得众人喘息不过来。

天空如幕帘一般,像是被人拉低了许多,所有人惊恐的望着这一幕,变了脸色,就连一直不食人间烟火的灵心长老也变了脸色,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弄得花容失色,骇然的望着落白衣。

变故丛生,只见九天之上突然降下了一股宏伟神芒,照射到落白衣身上,一道仿若神魔吟唱般的仙音响彻在落白衣的脑海之中。

“吾以剑之名,赐尔剑神心经。”

落白衣的脑海像是被洪水冲荡而过一般,被一道道残缺的记忆残片冲击得快要裂开,疼得昏了过去,落春归见状,急忙上前几步,扶住了他。

自那道宏芒消逝了之后,世界终于恢复了平静,落白衣也昏迷不醒,李想则是站起了身子,惊骇不已的盯着落白衣,却不敢有丝毫异动,显然刚才那一幕吓住了他。

“好了!李想回来吧!此事就此作罢!”灵心长老给了李想一个台阶下,李想急忙顺着台阶而下回了一句是,然后便跳回擂台之上。

灵心长老环视了一周,轻灵悦耳的声音传遍整个场上:“都起来吧!现在开始检验,合道者可入我青云宗修行,无缘者自行离去,不可再生事故,否则,决不轻饶!”

声音虽然悦耳,但是众人皆清楚其中的寒意,恐怕若是有人再闹事,绝对就不是落白衣那般轻松了,定会受到上使惩戒,不过也不知那落白衣是什么情况,竟然如此恐怖,连上使也奈何不得。

“娇妹,你说那傻子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厉害?刚才那道恐怖的气息又是怎么回事?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李仲低声的附在李娇耳边,开口问道,眼中余悸未消。

李娇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昏迷中的落白衣,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李玄也是有些不是滋味,刚才落白衣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一点,以落白衣刚才的表现,即使是得罪了那个上使,可照着他以凡人之躯就能击败上使的表现来看,绝对会受到那名上使长老的看重。

如果落白衣真的被看重,进入了仙门之中,说不定真的会被哪位法力高深的仙人看上,医治好他的怪疾,到时候落白衣肯定会一飞冲天,自己做的决定,也不知是对是错,罢了罢了,不再想了,婚事退都退了,多想也无用。

不管众人心中如何想,挑选弟子之事却也不曾落下,跟在灵心长老身后另外一名青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一米高的水晶柱,让想拜入仙门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个将手放在上面,检查是否有天资灵根。

有灵根者,水晶石会亮起光芒,根据刻度还有属性光芒选择要还是不要这名弟子。

“水灵根,无品级,三段,不合格,下一个。”

“木灵根,无品级,五段,不合格,下一个。”

“火灵根,无品级,六段,不合格……”

青年面无表情的说着一个个上擂台之上检验的少年少女垂头丧气的走了下来,眼中泪光闪烁,很是伤心,而他们的家人看到这一幕,也跟着情绪低落,看来终究是无缘入得仙门啊!

“火灵根,人级,三段,合格,你叫什么名字?”水晶柱上终于亮起了一道火红的亮芒,在水晶柱的人字一栏上面,于第三刻度上停了下来,青年终于开口问道。

站在水晶柱前的是一名清秀的少女,此刻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青年,显然是没想到自己会被选中,然后反应了过来,对着青年结结巴巴说道:“回、回上使,我叫刘玉儿。”

“嗯,你被选中了,站在我身后,等我挑选完之后,随我一起回宗门。”

“好,好的,谢谢上使。”小姑娘显然兴奋极了,在下方自己的父母鼓励的目光中,战战兢兢的走到青年身后站定。

灵心长老和李想并没有多关注她,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昏迷中的落白衣,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合格,下一位。”

“……下一位。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半个时辰过去了,挑选了上千人,合格的不足十位,灵根分为五个品级,天地人凡无。无品级灵根是最差的,一般的宗门都不要,除了一些小宗门,可对于青云宗这种将级门派来说,无品级的灵根,完全就是鸡肋,即便是踏入了修炼之门,也走不长远。

青云宗的选拔十分残酷,莫说无品级灵根,便是凡品九段也不要,最少也要达到人品灵根,因为灵根品级越高,则天赋越好,走的也就越远。

甚至有的王级大宗门,灵根低于地级的都不收,里面的都是一些天资出众的天骄,虽然门中人数少,却也因为有许多的天骄在门中,那些王级大宗门才能永世不衰,繁荣昌盛。

选拔还在继续,不时的会有一道道失落的叹气声,时不时的也会有一道惊喜的欢呼声,显然,没选上的情绪低落,选上的则欢呼雀跃。

有过去了半个小时,绝大多数的人都检验过了,还剩下三大家族的小辈没有上去,王烈李玄和落春归对视了一眼,纷纷叫自己家族的小辈依次上去参加检验。

“不合格。”

“不合格。”

“不合格。”重复着成百上千遍,青年也有些倦了,连属性和品级也懒得说了,直接说道。

很快便轮到了李娇,她走到水晶柱前,将手放了上去。

“嗯!”光芒闪烁而起,在地字一栏升起一道碧绿的亮芒,在第五刻度上停了下来,青年眼睛一瞪,惊讶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上使,我叫李娇。”

“李娇,朝天关内李姓之人。”青年反复的琢磨着这一个名字,开口问道:“李伯是你什么人?”

“上使,李伯是我大哥。”李娇对答有序,毫不慌乱,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气度,倒是让灵心长老多看了一眼。

“哈哈,真是不错,李伯那小子有个好妹妹,李娇,风灵根,地级五段,合格。“青年难得的乐开了怀,地级五段,在整个青云宗那是天骄般的存在,即便是李伯,也不过就是人级九段罢了,想不到这小小的朝天关内,还有如此天骄。

“你先退到一旁,下一个。“青年笑着对李娇说道,语气温和。

轮到李仲。

“风灵根,人级八段,合格。”当青年说完这一句话,擂台下方的李玄简直乐得不行了,想不到自己的三个儿女,都天赋出众,全拜入了仙门,这下,我李家可以高枕无忧矣。

“李兄,恭喜恭喜。“落春归和王烈对着李玄祝贺了一声,李玄乐不可支,还是客气的回了一句。

“不合格,下一位。”

“火属性,人级六段,合格。”王家的一名小辈被选上,王烈也是老怀欣慰,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很快,测验完毕,李家两名合格,王家一位,而落家,却是一名都没有。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了落春归,像是看笑话一般,这一次落家还是一名被仙门选上的弟子都没有,落家真的要没落了啊!

落春归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别看现在三大家族和谐发展,可暗自里的争斗却是不少,而其余两家皆有弟子被选上拜入仙门,若是学艺归来之时,只怕落家的地位就不保了啊!

“家主,我们是不是很没用?“落家的小辈心里也很不好受,一个小姑娘红着眼眶对着落春归说道,落春归心里难受至极,却没有责怪他们,叹了一口气。

“不怪你们,你们别多想,走吧!我们回去吧!“说完扶着昏迷中的落白衣,带着一众小辈,就要离去。

“且慢!“就在这时,一道如黄鹂轻鸣般悦耳至极的娇喝声传来,落春归回头望去,却是那灵心长老,只见她衣袂飘飘,如仙子下凡一般,眨眼就到了自己身前。

“拜见上使,不知上使有何要事?“落春归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

“他这是怎么了?“灵心长老指着昏迷中的落白衣说道,落春归叹了一口气,将落白衣身上发生的事缓缓说了出来,灵心长老这才恍然。

“依我所见,他可能是受到了某种惊吓,才导致他封闭了内心,变得痴傻呆愣,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医治,我主攻的就是医道,给我一些时间,说不定能将他医好。“灵心长老思考了一番,这才开口说道。

落春归闻言,激动不已,让其余小辈扶住落白衣,急忙跪了下来。“还请上使救一救我儿,若是能医好白衣,我愿给上使当牛做马,还请上使大发慈悲。“

这时,落白衣悠悠的醒转过来,眼中又恢复了木纳之色,整个人呆呆的站着,迷茫的打量着四周。

“咦,他醒了。“灵心长老看着落白衣说道,落春归偏过头,急忙将他拉过来,说道:”白衣,快跪下来,请上使帮你治病。“

落白衣迷茫的看着他,没有反应,灵心长老却是不在意这些,对着落春归说了一句。

“要我医治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要求,我感觉和这小家伙挺投缘的,若他拜我为师,我可以将他带在身边,还可以传他医道之术。”

其实灵心长老这般做也是有些私心的,刚才落白衣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连她都为之胆颤,虽然自己在青云宗内主管丹药方面,但每次宗门大比的时候门下弟子却无一人能杀进前十,要知道他们可是在丹药峰内,比起其他峰的弟子,更加容易得到丹药的支持。

可就是这样,还是一名冲进前十的弟子都没有,这让灵心等一众丹药峰长老面上也无过不去,刚刚看到落白衣那样,心中不免起了招揽之心,若将他治好,收在门下,悉心培养一番,不免也是一件好事。

落春归哪里不愿意,只要能医治好落白衣,莫说拜师了,便是要了自己的命他也愿意,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白衣,还不快拜师?赶紧谢谢师傅。”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想不到这位长老能看重白衣。

“师,师傅”像是明白了落春归的苦心,落白衣生涩的开口说道,落春归自然喜悦异常,而四周却是炸开了锅,想不到这仙子竟然会收一个傻子为徒,真是不可思议!

“嗯!“灵心长老轻轻应了一声,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对着落春归说道:”既然他拜入了我的门下,我会悉心照顾好他,等将他医治好了之后,我会带他回来看你,天色也不早了,我得回去向宗主交差,那我们就先走了。“

“那是自然,多谢上使,多谢上使。“落春归欣喜若狂,急忙磕了几个响头,叩谢道。

“不用多礼。“说完灵心长老便拉着落白衣的衣袖说道:”傻小子,跟我走吧!“

奇怪的是落白衣真的没有任何反抗,木纳的跟着灵心长老走上了擂台。

“长老,这、这不合规矩吧!他还没有检验过灵根,怎么……“李想和另一名青年见状,不由出声说道,灵心长老一挥玉手,娇声喝道:”这是我收的弟子,不归纳在此次选举的宗门弟子中,回到宗门后,我会带他带到我的药田中,此事不用多说。“

“是!“两人哪里敢反对,他们不过是一名执事弟子罢了,哪里敢对灵心长老说三道四。

“所有人进入战车之中,启程~”青年吩咐了一声,被选拔上的少年少女们遵循着,进入战车之中,完了之后,灵心长老三人也跟着进入战车之中,战车升起,随即迅速的破空而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亮芒。

落春归看着远去的战车,心中暗道:“我儿,你多保重!一定要好起来,为父等着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