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程念深犹豫了一会儿,推了一下雕花的铁栅门,竟然给推开了,他左顾右盼的经过小花园,来到别墅的大门口,按了一下门铃,想象着别墅里面该是多豪华,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程念深以为是沈未琛,张嘴就准备开口说话,结果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秦珏。

他看到程念深微微有些惊讶“程先生,您来的真巧。”

程念深一头雾水,跟着秦珏走到玄关,秦珏拿了一双拖鞋给他“我和沈总也刚回来。”

他点点头,换上舒适拖鞋,慢慢走近别墅的客厅,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禁咋舌,装潢和布置应该是按照了沈未琛的风格,黑白搭配,没有一点色彩,压抑又冷酷。

家具做得却是很有风格,全都是名牌,不常住的私人别墅,打扫的却很干净,一应俱全,光是头顶的水晶灯就散发着让人觉得耀眼的光芒。

四处打量了一下,突然看见沈未琛走在二楼的走廊,面无表情,身上还穿着西装,连大衣都没来得及脱,的确是刚回来没错,然而他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等到他转身走进一间卧室时,程念深才看清楚,是抱着一个人,瘦瘦小小应该是个女孩子,可惜没看见脸。

秦珏将手里拎着的水果和饮料放在冰箱,问了一句“程先生,您会做饭么?”

程念深没有回答,他奇怪的偏头看了一下,发觉程念深一动不动的看着二楼,顿时明白了,上前解释到“那是沈总的朋友,身体有些不好,您不要进那间房间。wˇwˇw.㈡㈤㈧zw.cōm”

程念深放下一直仰着的脑袋,了然的点点头,突然有些心不在焉,脑袋里一直在回想刚才沈未琛抱着那个女孩子的身影。

朋友?沈未琛这么冷漠的人,还有朋友么?

秦珏在一旁又问了一句“我该走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您了,沈总会有很长时间待在书房里处理公司业务,您隔一个小时给沈总送一次咖啡,咖啡豆和咖啡机都在厨房,大概晚上九点您就可以回去了,哦,对了,您会做饭么?”

程念深愣愣的看了一眼应有尽有的厨房,点点头,他和艾清风一样,高超的厨艺都是被逼出来的,父母双亡,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什么都得会。

秦珏这下就放心了,没有和沈未琛打招呼,直接走了。

程念深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有秦珏之前买的一些菜,他把拿出来,看了一眼二楼,决定还是先把饭做好再去见沈未琛。

而沈未琛已经将艾暖阳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突然觉得可笑,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个小丫头怎么了,准备带她去医院,没想到秦珏抱着她放进车子里的时候,突然荒缪的来了一句“沈总,她好像只是睡着了。”

他这才凑近了观察这个丫头,发觉她呼吸安稳,还咂了几下舌,的确是睡着了没错,可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孩子么,等公交车睡着,连别人将她带走,她竟然都没有任何意识,并且睡得很香,一点要苏醒的意思都没有。

沈未琛从口袋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可惜那头没有人接通,他垂眸看着熟睡的小女孩,冷笑了一声,沈未墨没接他的电话,当然,他也很少打电话给他。

出了房间之后,他听见厨房有乒乒乓乓的声音,站在二楼走廊,他靠在栏杆上,看到厨房里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在忙碌,他看着似乎有些移不开视线。

他没有把自己的家当过家,当然,这栋私家别墅也只是他短暂停歇的驿站,偶尔过来,秦珏一走,除了打扫的一位老佣人,整栋别墅空荡荡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寂静无声,如今厨房里的动静,竟然让他有了一种家的错觉。

自从他母亲死了之后,他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就在他一动不动的看着的时候,程念深也刚好抬头看见了他,双目对视,沈未琛仿佛听见自己心脏扑通了一声,无比清晰的响彻在耳边,他捂住自己的胸口,胸口里的心脏还是跳动很有律动感,仿佛刚才那一声不寻常的心跳声,只是他自己的错觉而已。

程念深微微有些闪躲的移开视线,又忍不住看回去,疑惑的皱起眉头,不知道沈未琛一动不动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知道闻到不寻常的味道,他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煲汤,赶紧低下头,关掉了火,打开盖子,还好,烫没有糊掉。

再抬头看时,二楼已经没有沈未琛的身影,一回头,沈未琛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他走到厨房,闻了一下,点点头“很香。”

程念深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那当然,他的厨艺可不是盖的。

他将菜和烫全部端到餐桌上,又盛了一碗饭给沈未琛,沈未琛正儿八经的坐在餐桌上,拿起筷子敲了一下碗“要一起吃么?”

正在刷锅的程念深一愣,回头看了他一眼,傻不拉几的问了一句“可以么?”

沈未琛忍不住笑出了声“为什么不可以?”

程念深慢慢的放下手里的清洁球,又脱下手套,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碗,也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嘴里含着筷子犹豫的坐到沈未琛的对面,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沈未琛瞥着他“看什么。”

他把筷子从嘴里抽出来,指着沈未琛“你笑起来挺好看嘛,如果你常笑的话,肯定有一群女孩子为你疯狂的。”

沈未琛一愣,挑挑眉“我不笑也一样。”

一开始程念深愣住了,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半晌才明白过来,他是指不笑也有一群女孩子为他疯狂,真是自恋。

沈未琛尝了一下菜,认同的点点头“没想到你做的菜还不错。”虽然比不上他常常吃的那些山珍海味,却有家的味道。

“那当然!”程念深得意起来了“我父母去世之后,为了照顾妹妹,不得不学会的,我记得第一次做饭的时候,差点没把厨房烧掉,反正有段时间里,我做的菜很难吃,常常我和我妹妹吃了拉肚子,不过慢慢的,手艺也就好起来了。”他侃侃而谈,说到激动的地方比手划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