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转眼间,兴旭来到练场,已过了整整一周,这段时日,兴旭简直度日如年,每天都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稍有差池,就有震颤人心大事发生,起伏不定。

兴旭正低头走在长廊,路上遇到几名卫兵和女仆,对他或是视而不见,或是威胁嗤笑,他希望没人理他,关注到他的时候,永远是麻烦的开始。

到柴房一路,兴旭已经熟门熟路,卫兵没有刁难他,顺利通过了伙食房院门,来到柴房。

柴房的工作今日变少,兴旭需要劈砍的木堆,今天仅堆了半人高,按照以往他的速度,只需半天就可以被他劈完。兴旭劈柴的速度飞快,从捡起木块到砍成劈柴,全程不到十秒,午间不到,基本就把所有木块劈砍干净。

到了中午,院门卫兵已经吃完,回到休息室前,招呼了一声兴旭,示意他到了饭点,可以自行离去。

兴旭没有直接赶去食堂,绕着走到伙食房后,偷偷起身,偷瞄那个小女仆,没发现那个小女仆的身影,却看到窗台角落又有一小块肉。兴旭内心一暖,一边感激对方的善心之举,一边赶紧伸手拿走,匆匆离去。这是他目前饮食中最紧缺的蛋白质,他不会犯傻装傲气拒绝。

下午木柴劈砍差不多,他加紧了训练进度,自昨晚有了些模糊的猜想验证,今天兴旭干劲满满,连续做了五组深蹲,再接着三组俯卧撑,还挑根粗重木块当做负重,半蹲做了几个划水动作。一连串动作下来,兴旭汗如雨下,身体立马有点吃不消了,口渴不已,好在这里是伙食房,并不限水,外面就有水井可供取水,兴旭到外面自行取水牛饮。

这一幕被值班卫兵看到,那人很是奇怪,今日木块明明很少,为何这奴隶累成这样,心中存了疑,但不漏声色,打算偷偷观察。

兴旭其实已经看到那卫兵,在外面偷窥,心中一紧,不禁有些紧张,他强自镇定,装作知,回到柴房后,把一些已劈好的木柴,重新立起,再劈成两半,好让外面卫兵打消疑惑。那卫兵总算没有进来查看,估摸着听到劈砍声音,也没了探究的想法。

兴旭整个下午,都有点心不在焉,把地上那些劈好的木柴,重新劈成一半的过程机械无聊。咔咔咔,兴旭单手挥斧,木柴甫一相触斧头,顺着木头本身的脉络,从头撕拉裂开到底,分成两半。

兴旭一边正想着那个血战八法的册子,战法本身文字简练明了,兴旭听了一遍,对大意已有明悟,只是对关键修炼步骤不甚明晰,机械地劈柴、捡柴动作,不耽误他可以分心思考其他事情。

那血战八方上面明确写着,第一步感知元气,是整个战法的基础,也是必要前提,这一步照孟德的说法,应是所有修炼者的入门阶段,凡人一般都不知悉具体过程。而近期兴旭无法接触到华容,在三个月后或许可以参加统一的授练,但是兴旭担心,那些战奴不会一直被关,后面会不会让他活到那个时候。

冥想……感知……元气……真气,这中间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兴旭打定主意,决定等到晚上,尝试冥想。

冥想对兴旭并不陌生,从前的锻炼中,他接触过冥想的概念,从最简单的呼吸冥想,到佛教和瑜伽中的念想,均有冥想的概念。

不过那时,冥想虽然被证明可以放松精神,提升人的注意力,同时对于宗教来说,冥想似乎也是接近神的方式之一,当然这些对于兴旭过于玄乎,他偶尔冥想用的方式也是瑜伽中最入门的呼吸冥想法,不知道这个冥想和册子中说的,是不是一件事情。

到了夜晚,星光透着洞口,照到兴旭脸上。屋内孟德已沉沉睡去,今天他又学到了一招新刀法——拍,又是兴奋又是疲惫,一扫昨晚的颓然,兴旭也被他感染,有些喜悦,他们二人讨论了半天,畅想了后面的训练,说到累了才各自睡去。

兴旭没有睡觉,他一直在尝试着冥想,几次下来,心里面总是胡思乱想,呼吸就忘了关照,冥想自然就断了,增加了烦躁。

过了半晌,兴旭心中突然一闪而过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呆了呆,居然就此平静下来。

呼……吸……呼……吸……

脑海轻轻低语,用意念专注控制腹腔深呼吸,感受整个过程,慢慢的,兴旭终于进入了冥想状态。

世界渐渐变暗远去,孟德的打呼声变得低沉微弱下去,这黑暗让兴旭安心而舒适,身体像是浮在空中。兴旭脑海一片空明,对自己的状态很是满意。

外人看来,他似乎已陷入沉睡,稳定的深呼吸,实际上他清醒无比,外界的所有声响可以被他忽视或者关注,他只是将所有的关注都放在呼吸,这一件最简单的事情上。

这次是兴旭体验最深层的冥想,他一直停留在这玄妙的状态,脑海慢慢地浮现出了册子上的词语。

“感知……元气……”,似乎孟德正在他的耳边低语,“元气……天地间……”。

兴旭感到自己似乎慢慢在扩散,手脚的感知已经消失,自己似乎像空气般消散,如同云彩飘摇。

远方似有动静,仔细听像是闷雷滚滚,轰隆隆连绵不绝,但是声音极轻,兴旭想去仔细聆听,慢慢地雷声渐渐清晰,像是巨兽正在酣睡。

突然,巨兽苏醒,朝天长吼,雷声炸开,在天地间回荡,滚滚而来,震天裂地!

兴旭猛然睁眼,他还躺在木床之上,一动不动,但是身上黏糊糊,浑身汗水,浸透木板。兴旭不知发生了什么,没有人回答他,茫然地按着胸口,将呼吸缓下来。他没感觉到身上有什么不适的地方。那雷声这时回想,就像是发生在梦中,现在已经逐渐模糊,像在遥远的过去,慢慢流逝。

兴旭不敢再去冥想,脑中混乱不堪,胡思乱想一会儿,渐渐睡去。

天光照进宿舍,兴旭醒转了,他感到了异常。似乎房间里有微风在浮动,虽然轻柔无比,但他全身上下都清晰的感受到。

他分辨出那些并不真的是空气的流动,因为衣角纹丝不动,这些风吹不动树叶,吹不动油灯火苗,却透过麻衣,吹到了兴旭的身上,他打了寒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难道,这就是天地元气!

这些轻柔之风无影无形,无力无源,在最封闭的地方都在缓缓地不停流动,兴旭只能猜测,它们就是天地元气,他成功感知到了它们。血战八发,他成功修炼了第一步!按照孟德的说法,从此兴旭就不再是凡人!

兴旭站在柴房中,默默地感受着元气,双手在空中轻轻抚动,元气像是液体一样,在他手缝中穿过,缓缓流动,它们不与身体发生作用,缓缓绕开,如果没有感知到,凡人的确不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存在,身边会一直流动着这些元气。

兴旭猛地大吸一口气,感受到一些元气也顺着鼻腔,吸了进去,当他吐气时,又感觉一些元气从口中吐出,这些元气不能被吸入体内,为人所用,想要继续修炼血战八法,下一步还需要修炼真气,对于兴旭又会是一个难题。

兴旭心中激动万分,看来从前的冥想方法是有效的,那么累死的身体训练或许同样有效,全身充满干劲,恨不得能来一堆杠铃,好好硬拉一番。

兴旭不平静的柴房生活步入了正轨,柴房的工作已经不再限于劈柴单项工作,值班卫兵终于发现兴旭劈柴速度惊人,把锯木、搬柴、运水一系列苦工,全部交由兴旭来干。兴旭开始极不适应,辛苦自不必说,重要的是单独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有时逼急了,在外面,也偶尔做几组锻炼动作,好在也没人在乎一个奴隶的异样,只要能干好活,那卫兵也懒得管他,只要不出乱子,殴打那些奴隶,没什么快感。

日常柴房的工作外,兴旭几乎每天都在伙食房的窗台,吃到一些“加餐”,有时会见到那个小女仆,每次小女仆发现他,小脸都会刷的一下通红,慌忙躲避。兴旭有些好笑,两个人至今都没有说过话,只通过窗口,对视过几次。

血战八法的修炼已经陷入停滞,真气培养一说玄之又玄,册子里也语焉不详,说了一些模糊的身体位置,还有运转方法,然后又是感知那一套。

但这次兴旭没有那么好运气,不停冥想,也没有感知到真气,一直无从下手。兴旭倒也没有太过失望,天地元气的感知对他已经熟悉异常,每时每刻,他都刻意感知着身边元气的波动,每每心中烦躁之时,一感知到这些元气,总能让他平静下来。

重要的是,经过不断高强度的身体训练,兴旭终于有了些可以看到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