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王府庭院深深,小公主才这么点大,身边也没跟着个丫头,这要是跑到街上,被坏人抱走,那他可就罪过大了!

“老爷爷,我就是在这站会,不会乱跑的,你去忙你的吧!”小糯米穿着嫩粉色的裙子,小脑袋上梳着两个可爱的包包头,粉色丝带垂在肩头,微风拂过,如蝶儿般轻盈飞舞,此刻,她眨着黑珍珠般的乌亮大眼睛,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门房老仆,连连摆手,“老爷爷你快去忙吧,我很乖的,绝不会乱跑的。”

王妃和王爷仙人玉姿,府里的几个小主子,也个个似小仙童一般,看得人真真挪不开眼。

门房老仆听到小糯米的话,忙敛起心神,恭谨道,“小公主,您是主子,不可那么唤老奴!”顿了下,他接道,“老奴姓宋,小公主唤老奴老宋头便可。”老爷爷?小公主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怎担得起小主子这般称呼,不可,万万不可。

“老爷爷,娘亲说过,人没有贵贱之分的哦!”小糯米说着,眼角余光瞄向老宋头身后,就见自家二哥哥,三哥哥已经麻溜地窜到街上,于是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子,接着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与老宋头道,“这街上也没什么可看的,算了,我还是回府里玩吧!”

老宋头听她这么一说,心下当即舒了口气。

主院这边,皇甫熠此时朗笑不止,“没想到啊,那三个小东西还真有本事,竟把赤练和府里的暗卫玩得团团转。”魅刚有过来禀报三小的情况,闻言后,某无良爹拍着大腿一个劲地大笑,他是知道三小和包子一样,不仅聪明,而且古灵精怪,但他没想到三小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把赤练和暗卫耍得团团转不说,还在门房的眼皮子底下,偷溜到了大街上。

“你还笑!”连城这会儿已从躺椅上坐起身,甚是无奈地摇摇头,“就没一个消停的,全随你这老子了!”

皇甫熠收住笑声,满眼宠溺道,“我怎就不消停了?是我的孩儿,自然得随我了,而且,随我不好么?”

“闹腾,诡计多端,让人头疼!”连城连翻两个白眼,道,“你还坐在这干嘛?快到街上找那三个小东西去!”皇甫熠笑道,“让他们玩去。”说着,他双手垫在脑后,躺回竹椅上,“有赤练在暗中保护,不会出事的。”

“被人拐走了,你可别哭!”连城慢悠悠地吐出一句,也躺回竹椅上。三小溜到街上玩,打心底说,她可是一点都不担心他们的安危,刚才的话,只不过是不想看到男人嘚瑟罢了!

“就那三个小东西的智商,还有会的那两下子功夫,不拐人,不欺负人就不错了,哪个要想拐带他们,要我说后果多半不堪设想。”

虽然回京短短两日,但京中怕是没有人不认识三小。

只因三小往人前一站,那精致纷嫩的样貌,太让人熟悉了——集父母之优点,与兄长包子幼时的长相简直如出一辙。

五年前,包子可是时常被老爹和老娘抱着在京中走动的,那小模样几乎刻在了京中百姓心里。

热闹的大街上,汤圆和丸子各牵小糯米一只手,兄妹三个沿街走着,边走边好奇地东看看西瞧瞧,眼睛里满满都是好奇。过往行人,无不用惊艳的目光打量他们,好纷嫩好眼熟的小

娃娃。

“二哥哥,三哥哥,你们说爹爹和娘亲要是知道咱们偷溜出府,会不会很生气啊?”顺利溜出府玩,小糯米心里是高兴得很,可是,可是她还是有那么些担心,怕老娘发火,那他们可就没好果子吃了。她是不怕老爹的,因为老爹才舍不得说她呢,老爹最最最喜欢糯米团子。

丸子看她一眼,道,“现在怕有用吗?还是说你想立时立刻回府?”都已经出来了,这还没到集市上,他可不想败兴而回。

“你二哥哥说的对,咱们既然已经出府,这会儿回不回去都得挨训,那还不如逛完集市再回。”汤圆面无表情,当机立断道。“好吧!”小糯米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觉得大哥哥说得没错,于是点点小脑袋,对两位哥哥之言表示赞同。

走着看着,忽地三兄妹的目光齐刷刷地锁向一处。

“冰糖葫芦!”小糯米舔舔嘴唇,糯声道,“大哥哥,二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汤圆为难了,出来的仓促,他身上没装一个铜板,还有,他也很想吃好不好。

丸子看着汤圆脸上的表情,也是为难得不得了,他也没有铜板,也很想吃好伐!

“妹妹,咱们今个就先逛逛,改日出来再买糖葫芦吃成吗?”思索片刻,汤圆和小糯米打着商量道。小糯米抿着嘴儿不吭声,其实她想点头,想说改日再买糖葫芦可以,但是那一串串糖葫芦红得太诱人,太让人垂涎欲滴了!

丸子这时说话了,“汤圆,要不我先将身上这枚玉佩押给那卖糖葫芦的大叔,等改日咱们上街,再拿银子换回来,你看成吗?”没等汤圆说话,小糯米就抢先道,“不可以,二哥哥不可以拿身上的玉佩换糖葫芦!”

“妹妹说得没错,咱们身上的玉佩是皇爷爷和皇奶奶送给咱们的周岁礼物,上面刻着咱们每个人的名字,在这世间独一无二,不能给旁人的。”汤圆看着丸子从腰间扯下的玉佩,表情严肃,附和小糯米的话道。

“我只是先抵押在大叔那,又不是给他不要了。”丸子蹙眉道,“妹妹很想吃糖葫芦的。”

汤圆果断道,“那也不可以。”

“二哥哥,我不吃糖葫芦了,咱们继续往前走吧!”小糯米的目光毫不留恋地从卖糖葫芦的小贩身上挪开,看着丸子很是斩钉截铁地说了句。就在这时,陆随云和顾祁,还有萧湛,以及几名同僚从街边一家酒楼中走出,抬眼间,三人便看到三小站在不远处,不由心生奇怪,运起内力听三个小家伙在说些什么。

今个军校中有名教官过生辰,念及皇帝提倡节俭,那名教官便吩咐家人无需大办,而是趁着午间休息时间,在城中一家酒楼里订了桌酒席,邀请顾祁,陆随云等同僚热闹热闹。而三小好巧不巧这时站的位置,正在顾祁他们吃生辰宴的这家酒楼的右街边上。

“走吧,妹妹都说不吃糖葫芦了,你还犹豫什么?”汤圆皱着眉头,盯着丸子问。

丸子没理他,只是看着小糯米,表情认真问,“妹妹你真得不吃糖葫芦了吗?”小糯米摇头,眨巴着澄澈的大眼睛道,“二哥哥,我不吃,改日咱们再出来玩时,记得带上银子,然后买三串,不,买六串,咱们买六串糖葫芦,爹爹和娘亲,还有大哥一人一串,咱们一家人一起吃,这样才好呢!”

“那成,我就不拿玉佩去给你换糖葫芦了,不过,你也别伤心,改日我和汤圆一定买六串,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丸子将玉佩挂回腰间,精致的脸儿上浮开一抹淡淡的笑容。

顾祁三人听出来了个大概,彼此面面相觑,萧湛道,“三个小家伙应该是偷溜出府的,二姐和二姐夫也真放心得下!”他是看着顾祁说的,闻他之言,顾祁笑了笑,道,“暗中应该有人保护着他们呢,不过,这三个小东西也真够聪明的,竟然能从王府里偷溜出来。”

“我给孩子们买糖葫芦去。”陆随云是第一次看到三小,这会儿,他眼里流露出的神光,甚是柔和而亲切。是她的孩子,知道她带着孩子回来了,知道她昨个有到宁远侯府做客,想过去看看她,问问她这五年过得可好,奈何在昨个那样的日子,他没有合适的理由出现在宁远侯府。

再者,人家那是家宴,他一个外人去算个什么事。

“别,还是我去给他们买吧!”见陆随云提步朝买糖胡的摊贩那走,顾祁忙笑着出言阻止。

陆随云停下脚步,回过头,嘴角漾出一丝浅笑,淡淡道,“你是孩子们的大舅舅没错,可我这个叔父也是当得的,不是吗?”说到这,他看了眼三小,又道,“三个小家伙开始前行了,你们这一个舅舅,一个姑丈还不赶紧跟上,是打算看着他们走丢吗?”

“哦,我这就过去,我这就过去。”萧湛经陆随云这么一提醒,迈开大步,就疾步追向三小。

顾祁的目光锁在三小身上,与陆随云道,“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去集市上溜达。”

“确实是去集市。”陆随云眸中也染上了笑意,道,“这三个小东西和他们的大哥一样,都是个鬼灵精啊!”顾祁道,“一个个古灵精怪,二妹昨个还说没少被这三个小家伙闹得脑仁疼。”

陆随云笑道,“闹腾点好,闹腾点好,我家那小子实在是太过安静,没少被我说叨呢!”说着,他的目光落在穿嫩粉色裙装的小糯米身上,“回头见到熠亲王,我得和他提提……”顾祁忙截断他的话,“打住哈!小糯米已经是我宁远侯府的了!”

“……”陆随云挑眉,尤为不解。

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顾祁得意一笑,释疑道,“皓儿已经和他二姑母说好了,等小糯米长大,他就八抬大轿迎娶过门。”

“你,你……我看咱们这朋友是没得做了!”陆随云手指好友,笑骂,“我真是没想到你会来这一手,没想到皓儿好的不学,将你满肚子的坏水全学了去!”顾祁笑道,“什么坏水不坏水的?我肚里可没坏水,我儿子那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还是回家在你那闺女身上多下些功夫,看看能不能嫁进熠亲王府。”

“哼!要你说,我不仅要将女儿嫁进熠亲王府,还要将小糯米娶到我信阳侯府来,反正孩子们还小,这往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听完好友的建议,陆随云撂下一串话,转身头也不回地买糖胡而去。

顾祁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自语道,“我也是有女儿的,到时让你女婿,儿媳一个都捞不着,也是有可能滴!”与一旁候着的同僚们打了声招呼,然后疾步追向萧湛和三小。

三小没想到会在街上遇到大舅舅和三姑丈,还有大舅舅给他们介绍的陆伯伯,此刻,被顾祁三人各抱一个在怀,往集市方向边走,边喜滋滋,美滋滋地看着手里握着的糖葫芦。

忽然,三小齐开口道,“大舅舅(三姑丈,陆伯伯),您吃!”顾祁抱着汤圆,萧湛抱着丸子,陆随云则抱着小糯米,三人目光宠溺,笑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摇了摇头。

说来,他们仨怕是还没这么抱过自家孩子,满目含笑逛集市呢!

“陆伯伯,这个糖葫芦又酸又甜,很好吃呢,您就吃一颗,尝尝味道,看我有没有撒谎好不好!”娘亲说过小朋友要懂得分享,可是陆伯伯说什么也不吃,她只能用这个法子了!小糯米乌亮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渴盼,看得陆随云没法再拒绝,“好吧,伯伯就尝一颗。”轻咬下一颗,他慢慢咀嚼完,点头道,“嗯,小糯米说得没错,这山楂冰糖葫芦确实是又酸又甜,很可口!”

小糯米笑米米地道,“那陆伯伯要不要再吃一颗?”说着,她就将糖葫芦往陆随云嘴边放。陆随云微笑着摇头,“伯伯不吃了,小糯米快吃。”多么可爱的孩子,要是自家的女儿,儿子也这么活泼可爱就好了!

想到这,他心下摇了摇头。

这几年,无论是在外面,亦或是在府中,他都极少露出笑容,孩子们对他这个父亲,有的只是敬重和孺慕,那种寻常人家的亲情,多半是没有的。吃完糖葫芦,不见陆随云再说话,小糯米眨巴着眸子道,“陆伯伯,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陆随云一怔,就听怀中的小人儿又道,“陆伯伯,娘亲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对哦!”

陆随云回过神,笑问,“是什么话啊?”

“我是无意间听到娘亲对周叔叔说的,她说‘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我们何不开心度过每一天呢?’”小糯米模仿着娘亲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听得陆随云和顾祁,萧湛三人怔了怔,转瞬齐笑出了声。

小糯米不解了,转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歪着头道,“陆伯伯,大舅舅,三姑丈,难道我娘亲这话说的不对吗?”

“对,对着呢!”

“没错,你娘亲说的对着呢!”

“嗯,你娘亲说的很对!”

陆随云三人分别道。

“我给你们说哦,我娘亲说的每句话都很有道理哦,我爹爹最喜欢听娘亲说话,而且对娘亲的话唯命是从,从不和娘亲唱反调,我和哥哥们也喜欢听娘亲说话,因为娘亲说的话很有道理,可以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呢。”小糯米奶声奶气地说着。

握住她肉肉的小手,陆随云嘴角翘起,语声轻缓而柔和,微笑着道,“小糯米给陆伯伯做女儿好不好?”顾祁有些捉急,生怕自家外甥女上了好友的当,但是他更想听听小糯米会怎样作答。

小糯米歪着脑袋,定定地瞅着抱着她的陆伯伯,半晌后,她开始说话了,“陆伯伯,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别生气哦!”陆随云道,“不管小糯米问多少个问题,陆伯伯都不会生气。”小糯米闻言,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眸,问,“您会讲奥特曼大战怪兽的故事吗?”包子幼时睡前,连城都会给其讲故事听,里面就有奥特曼大战怪兽,皇甫熠在老婆和儿子身边躺着,听着听着自然也就记在了心里,有三小后,连城便将睡前讲故事的任务,移交给了亲亲老公,因此,小糯米这会先是拿出了这个问题来问陆随云,她喜欢听奥特曼大战怪兽,喜欢听爹爹讲的好多故事,可是陆伯伯会吗?他若不会,就不能怪我不给他做女儿,也就不会生气,这样的话,我还是好孩子,还是娘亲说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好孩子。

陆随云想了想,摇头道,“陆伯伯不会。”奥特曼大战怪兽?这是什么故事?他从未听说过啊!

“那您会唱歌,会陪着我捉蝴蝶吗?”小糯米继续问。陆随云嘴角抽了抽,如实道,“陆伯伯不会唱歌,但陆伯伯会陪着你捉蝴蝶。”顾祁和萧湛憋着笑,脸上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汤圆和丸子的脸儿上倒是没啥特殊表情,他们一个抿着嘴儿看着妹妹,一个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妹妹,他们知道妹妹这是用策略,婉拒陆伯伯的提议。

小糯米这时抬起肉肉的小手,轻轻碰了碰陆随云颔下的短须,道,“陆伯伯长得真好看,可是这个很扎人的,陆伯伯有想过刮掉他们吗?”说到这,她又补充道,“爹爹没有蓄短须哦!”陆随云笑问,“小糯米觉得陆伯伯蓄短须不好看?”小糯米迟疑片刻,诚实地点了点小脑袋,“小糯米和娘亲一样,都喜欢帅锅,喜欢美男子,喜欢小鲜肉哦!”帅锅和小鲜肉,陆随云和顾祁,萧湛是没听明白其意,但美男子,他们却是知道的。

老?小家伙是说他老,说他蓄短须不好看。心里想明白,陆随云禁不住笑出了声,“陆伯伯可以为了小糯米刮掉短须,嗯,还有,陆伯伯家应该有小糯米说的小鲜肉哦!”小鲜肉应该是长得好看的男孩子吧?陆随云自动脑补。

顾祁晲他一眼,对小糯米道,“小糯米,舅舅家的皓表哥是小鲜肉吗?”小糯米想都没想,脱口就道,“皓表哥是小鲜肉,皓表哥生得好好看,和大哥一般好看,大哥,二哥哥,三哥哥都是小鲜肉哦!”说着,她还不忘讨好汤圆和丸子两位哥哥。

为了达到自己“诱拐”小萝莉的目的,陆随云没理会顾祁的话,而是对小糯米道,“小糯米还有问题问陆伯伯吗?”小糯米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珠子,歪着脑袋道,“最后一个问题,我再问陆伯伯最后一个问题哦!”

陆随云点头,示意她问。

就听她糯糯的声音扬起,“陆伯伯喜欢大哥和二哥哥,三哥哥吗?如果喜欢,那么喜欢我们娘亲吗?如果不喜欢,那我就不能做陆伯伯的女儿,因为我要和娘亲,和三位哥哥在一起哦!”这是一个问题吗?

陆随云瞬间窘迫至极,顾祁和萧湛这时终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谁知,小糯米又道,“陆伯伯,爹爹会讲奥特曼打怪兽,会讲好多好多好听的故事;爹爹还会唱歌,在我们回京城的路上,爹爹给我和娘亲,还有三个哥哥唱了好几支歌子呢,爹爹的歌声很好听哦;我们在灵月的时候,只要天气好,爹爹都会陪着我和二哥哥,三哥哥到御花园里玩,陪着我们捉蝴蝶,还抱着我们玩飞飞;爹爹没有蓄短须,而且爹爹长得实在是太俊啦,娘亲曾对爹爹悄悄说,只要一看到爹爹沐浴后的样子,心就会像小鹿乱撞,怦怦地直跳;最最最关键的是,娘亲很喜欢爹爹,我和三个哥哥也很喜欢爹爹,我们不能离开爹爹,所以啊,我只能对不起陆伯伯了,不能给您做女儿了!”

说到这,她忽地话一转,“不过,陆伯伯您别不开心哦,在小糯米心里,陆伯伯也是美男子哦,可是小糯米真得不想和爹爹,和娘亲,哥哥们分开!”语罢,她在陆随云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陆随云,顾祁,萧湛三人在听到她说娘亲看到爹爹沐浴后的样子,心如小鹿乱撞,怦怦地直跳那一刻,不约而同地红了脸,暗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而连城这个当事人,则在小糯米噼里啪啦说出那些话时,不停地打着喷嚏,急得皇甫熠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还不时催促她赶紧自我诊脉,看有无受凉。

“陆伯伯,只要您欢迎,我会经常到您府上去看您的。”瞧着陆随云泛红的俊脸,小糯米眨巴着澄澈无辜的眸子,心道,“陆伯伯怎么不说话呢?他的脸为什么红红的?他生气了吗?娘亲生气时,好像有时候也会脸红,要不,我再亲亲他,他就不生气了!”行动随心动,陆随云又被小丫头“吧唧”亲了口。

顾祁不愿意了,故作不高兴道,“小糯米,你还没亲过舅舅呢,怎么?你不喜欢舅舅了?”他突然扬起的声音,无疑将陆随云从怔愣中拉了回来,只见其笑呵呵地蹭了蹭小糯米的额头,温声道,“陆伯伯没有生气,陆伯伯欢迎小糯米天天到信阳侯府来玩!”这就是“亲情”,他心里苦笑,在别人的孩子这,他体会到了什么才是“亲情”。

没有芥蒂,发自真心流露出的情感,令人不自已地心生感动。

他和两个孩子之间还是生疏了些,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也难怪孩子们不敢和他亲近。

玩到临近傍晚,顾祁雇了辆马车,将三小送回王府……

如水月华穿窗而入,一番恩爱后,连城躺在皇甫熠的臂弯里,轻语道,“三个小东西今个是玩嗨了!尤其是小糯米,竟然什么话都往外说。”皇甫熠轻抚着她的背,嘴角翘起,语声仍略带些沙哑,问,“说什么了?”

连城仰起头,看着他,将兄长学小糯米的话,一股脑地道了出。

立时,皇甫熠就低笑出声,“是我的好女儿,古灵精怪!”

“你还笑!”在男人胸膛轻捶一拳,连城没好气地道,“今个先放过你乖女儿,明个看我怎么整治她,什么不好说,非得说什么我一看到你沐浴后的样子,心就像小鹿乱撞,还怦怦地直跳,这是一个小娃娃该说的话吗?”悔不当初,她咋就口无遮拦,不经意间在三小面前说过那么肉麻的话呢?

皇甫熠挑起她优美的下巴,低下头,在她的朱唇上轻啄一口,眸光轻柔似水,柔声问,“那话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没错,可那是咱们私下里说的,臭丫头竟然在街上与陆大哥他们说,这让我以后见人很尴尬好不好!”小糯米,臭丫头,小魔女,你老娘我和你丫的没完!某无良娘亲和女儿记上仇了。

“我倒觉得一点都不尴尬,那只能说明咱们夫妻感情好,说明你爱我。”皇甫熠说着,忽地再度翻身而上,“老婆,我……”

连城睁大眼,“你……”丫的,精力咋就这么旺盛呢?刚刚结束好不好。

“老婆,你放心,明天我帮你整治小丫头,好好地帮你教训,让她……”某爹为了自己的利益,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前一刻还在维护女儿,此时此刻却和老婆站在同一战线上,甚至要帮老婆亲自调理自家闺女,这爹真不愧是无良爹。

“你敢!”

随着男人进一步动作,连城禁不住闷哼一声,嘴里挤出两字。

……

夜静谧宁和,信阳侯府,陆随云书房里的烛火还亮着。

窗户半开,他静静地站在窗前,望着如梦似幻般的月华,嘴角时而翘起,时而又紧抿成一条直线。

她过得很好,她的孩子也很好,一个个聪明伶俐,古灵精怪,惹人疼爱。原本想问她的话,今个下午从她的孩子口中全知道了,可是心底某处却还是空落落的。心知这样对另一个女人不公,但情由心生,从定亲那一刻,便已然注定,已然注定他会亏欠另一个女人,亏欠妻子,亏欠孩子们的母亲。

多年过去,他算是彻底明白父亲的感受,明白父亲迎娶母亲,与母亲生下他,期间所承受的情感折磨。

爱,却无缘相守。

放手,却又做不到。

最后,只能苦了自己,苦了另一个女人。

或许,他要做些改变了,起码让孩子们真切感受到他的爱,感受到他的疼惜,感受到他是一个平凡、可以亲近的父亲。

“能做到么?我能做到么?”双眸阖在一起,陆随云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暗忖,“我能做到今天下午在小糯米面前、那样发自内心的笑吗?能做到微笑着与儿女说话吗?我能吗?”多年来,今个下午是他笑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最畅快的一次,更甚至,今个下午的笑,比之他人生在世这么多年来的笑的总和还要多。

“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我们何不开心度过每一天呢?”这话说得没错,可真正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蓦地,陆随云睁开双目,口中喃喃,“我可以做到的,最起码我可以让我的儿女开心度过每一天,不让他们人生留有遗憾!”慢慢的,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随之,俊脸上浮开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笑容云淡风清,天高月朗,让人倍感轻松。

或许,他此时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吧,轻松,不再有丝毫阴霾。

夜风徐徐,花雨纷飞,阵阵清香,伴风而来。

淡而雅的微笑浮在陆随云白玉一般的脸上,又似乎浮在如银的月色中,“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而我,也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他嘴角噏动,无声道。

是啊,昨日已去,叹息、迷茫又有何用?

明天将来,又是新的一天,从头再来,未尝不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