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这套剑法不是这样的。”

红梅一早起来在公主府内闲逛,竟看到一个小童在苑中练自己也练过的启蒙剑法。

昨晚别说是傅承义喝得不省人事,就连红梅也喝得烂醉,两人自然是被安排在公主府住下了。

“就是这样的。”小童听说了还老不乐意,噘着嘴表示抗议。

“这套剑法小时候我娘就教过我,才不是这样呢!”红梅见这个小鬼居然还挺硬气的,看来得教训教训,于是便指点了他几招。

小童想说外公就是这么教他的,却不敢说出口,只能负气跑开了。

“唉,这个小鬼真是够倔的。”红梅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公主正好出来听到这话。

“是呢,从小脾气倔得不行,又喜欢舞刀弄棒的,可一点都不像他爹。”

“那是你和高公子的孩子啊。”

“可不嘛,我们俩也算不造的,成亲这些年才弄出这么个宝贝儿子。不像哥哥和嫂嫂,都有两儿两女了。”

“那弱书生一看就不行。”傅承义这时候突然跑出来补了一刀,两个女人嫌弃地看着他。

“倒是你那个小儿,可真是有劲道。”傅承义揉着自己的膝盖说到。

原来他一早醒来,便在苑中寻红梅的身影,正巧遇上了跑过来的高沣,高沣知他和红梅一伙,便二话不说给了他一脚跑了。

“沣儿是伤到傅大哥了么?”公主见儿子竟做了这么没家教的事儿,心里有些恼了。

“不碍事。我们西戎人的孩子,就该这么硬气。”傅承义刚刚酒醒没多久,说话迷迷糊糊地。

“原来傅大哥是西戎人。”公主也不介意,她有一半的西戎血统天下皆知,这么多年来除了母亲再没见过别的族人,见到傅承义反倒觉得有些趣味。

“唉还是不提这茬儿。”傅承义这时稍微清醒一些了,他自己也在汉地长大,公主如果缠着他问西戎风俗趣闻什么鬼的他也当真不知道。

“对了,我还有一事要请傅大哥帮忙呢。我们溢儿是正被傅大哥的族人照顾着吧。”公主突然想起高溢来。

这高溢是高宁七弟高郁的儿子,高家被屠那日他因患重病不方便守灵,在公主府休养而随高宁出走逃过一劫。高溢的母亲乐氏与公主情同姐妹,公主对未能保全她性命十分愧疚,所以这些天来对高溢的事也十分上心。今天正好和傅承义说上话,便立刻安排着要把高溢接回来。

“对哦,我们野狼山还撂着一个小子呢。”红梅和傅承义这么一听才想起来高溢来,这阵子事情太多,居然把他给忘了。

三人稍微商量了几句,傅承义便应承写信让族人把他送下山,然后交于高家派去接他的人便是。毕竟傅承义还不想败露了自己的老巢。

“想必两位也会同我们一起迁往长安吧?”安排完高溢的事,公主邀请红梅和傅承义共同用早膳。此时太子和高宁早就在于众臣议事,太子妃在侍奉皇后,招待红梅和傅承义的重任自然就交给公主一人了。

“长安?”红梅和傅承义倒是被问得没头没脑的。

“两位还没听说吧。太子哥哥这几天和众臣商议着,要把都城迁到长安去。”公主略带忧伤地说,“我看也挺好,现在洛阳几成废墟不说,主要是太多悲哀的回忆了啊。”

“可是都城在哪里,关我俩什么事?”傅承义一边胡吞海塞着早餐,一边回话。

“两位力助太子勤王,哥哥登基后必然论功行赏,傅大哥这是要殿上为臣出将入相了啊。”公主看这两个江湖人真的好像是在状况外的样子。

“我堂堂一个……给他姓李的当臣子?”傅承义这是要怒了,他完全就是为了红梅才会理这些破事的好么!!

他这一怒,倒是让公主受到了些许惊吓,他好像对姓李的意见很大的样子。

“你怎么说话的。”红梅这又只能教育起他要讲文明懂礼貌了。

“你不会想去长安做什么命妇之类的吧??”这回轮到傅承义受到了惊吓,哎呀要是红梅想去可怎么办啊。

红梅嫌弃地望了他一眼,说:“命你个头啊,我有说要去长安么?”

“听两位的意思,还是打算远离朝堂,过自在的日子了?”公主看他们相互之间的打情骂俏,心想红梅和高宁的绯闻果然都是乱传的。

“我们江湖中人本来就不该过问朝廷之事,这次机缘巧合救了高公子才被逼淌了这浑水。现在天下安定,我们也自该过我们的日子去了。”

红梅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不会再问朝廷之事,然而江湖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她总会想起那日甘露殿上那个老去的霸主失落的眼神,她无法面对昭延,无法和太子妃一样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傅承义见红梅这么坚决甚是开心,他才不想去当什么大臣啊将军的呢,他只想和红梅过安乐的小日子,生儿育女什么的。而且红梅这么坚决地不理朝廷之事,看来对那个姓高的书生也没什么意思,前阵子看他们眉来眼去真是胆战心惊。

“这样,恐怕高宁和太子哥哥要失望了,那日我听他们对你们似乎有好些计划呢。”公主只当闲谈,其实对这事没太放心上。

太子和高宁的确是各有各的失望。

“听说你和傅大哥不打算与我们去长安了?”

高宁这才回府,听公主一说,便立刻跑来与红梅核实一下。

“嗯。”红梅闷闷地回应了一声。

高宁本来准备了千言万语劝红梅留下,但听到红梅这声“嗯”之后却一个字也讲不出来。这不是女侠一贯地豪爽与决绝,这一声“嗯”带着感伤、无奈和黯然。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你么?”高宁知道红梅去意已定,但想到今后再也不能她,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

他想起那日民宅之中见到红梅的第一面,他想起两人逃难时的相助相依,他想起在张亮房中红梅听他诉说着济世安民的理想,他想起大军一路走来与红梅的并肩作战,他说不清这是友谊还是爱情,只是,如果今生再也见不到她……

红梅没有回答。自懂事以来,她就知道她会嫁给傅大哥。但是在青春萌动的时候,高宁从天而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明明手无缚鸡之力,但一言一行却充满力量;明明已经到了必死的绝境,却还心怀着天下苍生;这么地足智多谋,这么地博学善谈,她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可是他是别人的丈夫,她突然想到……如果……会不会……可惜,永远不会了。

“红梅姑娘,你为何就不和我去长安呢?”

太子的出现拯救了陷入诡异尴尬气氛的两人,太子自然也是在公主口中听说了红梅要远离朝廷之事,赶紧过来问问。

“太子,我和傅大哥毕竟江湖中人……”其实最近红梅最不想见到就是太子,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在长安就不能做江湖中人么?你们若是不想当官,我可以封个闲散的爵位与你们,照样逍遥自在,不也挺好?”太子对江湖这套说辞显然不以为然,以至于高宁都想不通太子为何这么想留下红梅和傅承义。

“实不相瞒,那日请我娘出手对付沈桐飞的时候,红梅早已答应她事情结束之后就和她回积仙谷,从此不再问朝廷之事,也不再与朝廷中人有任何瓜葛。”红梅到这时只能和盘托出,随太子起兵已经把聂大娘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天下既已由昭延做主,你娘为何还怕你牵涉朝廷之事,莫非是觉得我会步……先帝的后尘么?”李昭延像被泼了一头冷水。

“怎么会呢,娘说过,太子将来一定会是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谢谢。”

太子淡笑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很多事,最终也只能是这样了。

傅承义安排好高溢之事后,便与红梅离开洛阳。

太子与高宁百忙之中前来送行。

此时,红梅与高宁已经看开,将万事都交给缘分。

但太子还是觉得对劳苦功高红梅多有亏欠,便再次问到:“那至少,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吧?”

“那不如……把我那十八州通缉令给撤了哈。”红梅想了老半天终于想到一件靠谱的。

“这事太小了,换个大点的。”

“我真的想不到了啊……”红梅绞尽脑汁,可还是不知道太子想要多大。

“那你想到之时,再与我说吧。”太子将一块石子交到红梅手中作为信物,那是他们一起打水漂结下的情谊,“李昭延今日有话在此,他日红梅女侠若有需要,爱民如子的大夏皇帝必鼎力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