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人人皆知,龙性本好色,可偏偏这几任的长老不仅英俊,还是些洁身自好的,都**万岁的人了,还没有一个妻子,侍妾都没有,红颜知己也就那么一两个,还是特别纯洁的友谊。

这一下真是让凤卿莲很是无奈,个个没有媳妇却来凤卿莲这里烦,要凤卿莲赶紧嫁人或是娶妃子,凤卿莲不肯,就死命把那些个小仙往凤卿莲身边塞,又有男又有女的,每天艳妆浓抹花枝招展地在凤卿莲眼前晃,弄得她头都大了。

不过还好,凤卿莲有叶尘顷这个盼了那么多年的,额青梅竹马,不然现在寝殿里定然都是那些个恶心的莺莺燕燕。

凤卿莲执掌两族以来,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这种状况了,几乎每次都是逼婚逼婚逼婚,每次一说出娶媳妇,书房内就是鸦雀无声,所以她私以为这次也一样,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若是不敢,就全部给本帝君团成团用你们最常用的方式圆润地滚出去!”凤卿莲一拍书桌,震得堆成小山的奏折都掉下了几本,凤卿莲眼中蓄了几分怒气,意思很明显,你们要是再不走,本帝君就亲自请你们出去!

长老们这下还哪敢留在这,一溜烟地跑了,人影都不见了。

凤卿莲眉宇间含着忧色,为什么这任长老全都不大正常呢?堂堂龙族,不是应该纳很多妻子吗?为什么连个通房的都没有?

重新执起毛笔,满怀着对龙族这一任能不能开枝散叶的担忧继续批改着奏折,心中一边又暗暗欲哭无泪,早知道叶尘顷要批改那么多的奏折就不叫他处理龙族了,欠人情欠大发了!

“卿莲!”说曹操曹操到,虽然没说,但是凤卿莲觉得,大白天的还是不要想人的好,这刚想一下,这人居然就来了,万一自己大白天洗澡的时候想了一下苍澜,好死不死他出来的话……

她保证不拆了整个天界!

想到苍澜,凤卿莲的灵气环绕的眉间掠过一抹暗淡。

看到叶尘顷携着怒气的身影,凤卿莲微微歪了头,巧笑倩兮地问,“尘顷,怎么了?”

叶尘顷却不像往日那样温柔的回她一句,眼神复杂而深沉,“你昨晚在哪?”凤卿莲的心头划过一丝不对劲,昨晚她去了太元宫,莫不是那家伙还把这事……

不行,绝对要死咬着不说。

凤卿莲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我昨晚跟你聊完天后就睡下了,怎么了?”

虽然知道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但是从心底他就不相信这赌局的事情,于是也没有怀疑凤卿莲,只是皱着眉,十分苦恼的样子,“昨晚天帝去找苍澜帝座,结果看到他和一个红衣女子拥吻,恩爱非常,这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传了出去,天界兴起了一场赌局,赌这女子是谁。有人说是他的前未婚妻魔界姬阙公主,却不知为何,更多人说,这女子是你。”

凤卿莲恍若雷劈,靠!昨晚的还真是天帝那厮!白泠忆有多八卦她能不知道吗!

眼中怒火层层腾烧,拿着毛笔的手被气得发抖,这赌局,该死的赌局!她绝对不想这件事情牵扯到她半分,就算本来就是她。

苍澜应该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白泠忆再八卦也不可能把这事情传得满天飞,莫不是……宿豫?

宿豫乃魂涯峰峰主,位居上神,素来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跟她有得一拼,再加上跟白泠忆的关系着实不错,跟她也偶有攀谈,难不成还真是他?

凤卿莲眼中掠过一抹精光,如果是他的话,趁着解决这件事顺便去他魂涯峰顺点东西也好。

站起身,拍拍叶尘顷的肩膀,宽他的心,“尘顷,你放心吧,我跟苍澜不会有什么,这种空穴来风的事情就让我解决好了。”

“莫不是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叶尘顷有些惊讶之余也有些无奈,卿莲一般都不怎么需要他操心,放心之余也让他感觉有些挫败。

凤卿莲摇摇头,脸上自信的笑容依旧,“猜得差不多,不过如果不是他的话也不知道是谁了,我先去试探一下。”

听到这话,叶尘顷莫名地有种放心感,还好卿莲不是完全确定,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该对她怎么办了。

凤卿莲走到叶尘顷的面前,为了让他彻底安心,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印下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然后害羞似地跑出去了。

叶尘顷有些怔愣,摸了摸唇角,眉眼柔和。

凤卿莲召来朱雀,乘着它赶往了魂涯峰。

魂涯峰在北海之滨,临近春秋大帝的居所,风景优美,清幽自然,灵气浓郁,虽比不得天宫,却也是一处绝好的居所。

在快到魂涯峰的时候,凤卿莲让朱雀变成了一只红鸟,形似鸿浚鸟,停在她的肩头。

凤卿莲一身烈焰的张扬,明艳若骄阳,她隐在云雾袅袅中,踏着海风走向魂涯峰。

魂涯峰的守门人一见一位仙人踏着祥云而来,一抹嫣红隐约浮现,立刻就想去禀报宿豫,却被仙人一招定住了。

凤卿莲与他擦肩而过,淡淡的莲香弥漫在守门人的鼻尖,铺天盖地的晕眩感袭来,虽然想用意志强撑着,却溃不成军,晕了过去。

凤卿莲轻笑一声,带着无尽的冷意和怒意,扫了一眼安静的魂涯峰,“朱雀,宿豫在哪?”朱雀眨着一双火红的小眼睛,四周看了看,“在书房呢。”挽起一抹危险的笑容,直奔向宿豫所在之地。

一看到书房的门口就对着自己,凤卿莲脚下生风,一脚踹开了书房门,同时喊着,“宿豫你给本帝君滚……”出来。

后面两个字还没有跳出口,凤卿莲就立刻转身出去,顺便一把抓上还没飞出去的门关上了。

一片寂静,还有尴尬。

书房里,正上演着一场春宫大戏,就在书桌上,那貌美如花的上仙,如果凤卿莲没看错的话,是宿豫的妻子,看守灯火阑珊的守门人,秋晨。

凤卿莲背对着书房门,一脸尴尬,两朵红云飘上了她的脸颊,眼中仍有些愤恨的神色。

靠你个宿豫!她就说怎么往常十分热闹的魂涯峰今天那么安静,原来你这厮大白天的在书房上演活春宫!

去哪不好!去书房!新婚夫妻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