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眼皮微微跳动,费劲的睁开眼,周围混沌一片,呆了片刻,撑着坐了起来,举目望去,漆黑充斥着这个空间,在遥远的天际,有一丝光亮影影绰绰,休息了一会,站了起来,伸手摸索着,脚步慢慢的挪向那发光的地方,逐渐接近那光亮了,刺眼,刺眼的光芒,他眯起眼睛,犹豫了片刻,抬起脚迈进了那团光芒。二五八中雯 闲暇时,拿出一个小板凳,戴上一顶草帽,坐在湖边垂钓,偶尔打打瞌睡,或者看着群山与密林。钓鱼,除了要选好地方,就是得有充足的耐心,可能会一坐一下午,才会钓到几条大的,然后把小鱼放回湖中,拎着大鱼回家煲鱼汤。晚上,伴随着湖面的波浪声与风吹动树林的沙沙声进入梦乡,梦里也一定是美的。在这种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就应该这样子生活。他这么想着,脚不自觉的向木屋走去,走近了,才发现木屋门前有什么东西,定睛看着,发现木屋前有一个坐着的背影,背对着他钓鱼,这个背影不算强壮,反而稍显瘦削,但却绝对不是弱不禁风,裸露出的小臂肌肉线条分明,且紧绷着,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挺直着背,脚中规中矩的平放着,连手都是保持着一种拿鱼竿的姿势,一动不动。他走近那个背影,站到旁边,看着钓鱼的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水面上的浮漂,一动不动,也不管身边多出来的这个人,他席地而坐坐在边上,也盯着那个浮漂看,金灿灿的阳光照在脸上,微风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全身,土地松软干燥,树叶之间沙沙的声响好似彼此之间的喃喃轻语,但更像小时候妈妈唱的摇篮曲,这使得他有些困倦,紧紧盯着那个浮漂的眼皮也开始逐渐合拢,阳光缓缓下垂,光线逐渐变暗,最终,那最后一点光亮也躲起来消失不见了,天空漆黑一片,终于,浮标动了几下,钓鱼的人立刻全身一震,呼的站了起来,把昏昏欲睡的他也给惊醒,睡眼惺忪的看着站起来收鱼线的钓鱼人,就这么单调的收着鱼线,良久,枯燥乏味,当他又要睡过去时,一声嘹亮的破水声使得他清醒了过来,“是钓到了大鱼吧,那么响的出水声。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可当他看清被钓鱼人拽出水面的东西之后,立马就呆了——那是一条星河,无数的繁星组成的一条浩瀚的星河,这个钓鱼人竟然钓出了一条星河!钓鱼人似乎没注意到他的震惊,自顾自的继续收着鱼线,那条星河被全部拉出,钓鱼人把鱼钩从星河上扯下,虽然不知道鱼钩是怎么上去的,但就是能勾住扯下,钓鱼人双手捧着这条星河,庄严肃穆,突然他手一抖,将星河抛入空中,星河飞向空中,很快漆黑的天空便被繁星取代,群星荟萃,映亮了他的眼眸。他不知不觉伸出了一只手,星穹中的一颗星球降落到他的手心,那小小的星球安然的躺在他的手中,他侧过头,看着漫天繁星,问钓鱼人

”这是你的力量吗?真是强大啊!“

钓鱼人这次回应了他,对他摇了摇头,指了指他

同时手便伸向他的心脏,他低下头,突然发现心口的位子是一个空洞,血流满了全身,“我是要死了吗?”瞬间,他感觉全身都软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眼神也涣散了起来,钓鱼人的手就这么插进了他空洞的心口,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钓鱼人口中传出,透着一股沧桑

”你还不能死去,很多事都需要你去做,你的力量很强大,但还没觉醒,如今的你,太弱小了啊,蝼蚁一般的苟延残喘,被几只跳蚤追的穷途末路...“

钓鱼人插进他心口的手逐渐热了起来,他感到了痛苦,好像千万只毒蛇爬进身体啃噬内脏,这痛苦逐渐游遍全身,每块肉都痛的好像被切下来了一样,这痛楚是的将死的他恢复了意识,他紧皱眉头,因为疼痛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你要干什么,额,啊...”

他痛得双手抓紧钓鱼人插进他心口的手,哀嚎着

“放手,快...放手...“

钓鱼人不为所动,那双手坚固的像钢铁,丝毫掰不动,他慢慢绝望了,手慢慢从钓鱼人的手上滑落,垂了下去,他只能就这么等死。可预想中的死亡没有如期而至,钓鱼人把手从他的心口抽了出来,他瘫倒在地上,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在发生,他诧异的审视全身,发现胸口的伤口已经愈合,全身的皮肤泛着光芒,隐藏多时的肌肉浮现了出来,原本厚厚的脂肪正在逐渐稀薄,更奇怪的是,当他仰望星空,群星都在对自己俯首称臣,意念一动,挥一挥手,星群就逐渐移动,在空中组成了他的名字:蒋云翔。身边一声低沉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去吧,你是强者,强者天生不用躲避,遇到碍脚石,只需要以绝对的暴力碾压过去,不要想着逃避,你的后面是悬崖,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你是生来的王者,王者就应该坐在宝座上,把所有杵逆自己的人全部都杀光。”

这些话说的声如洪钟,震得蒋云翔耳朵嗡鸣,他眼前的光景逐渐发生了变化,场景从绿树环绕的湖畔变为了多如海潮的潘星军队和灰白的废墟,他回过头,匆忙的吼道:“我很感谢你给我力量还救了我,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叫蒋云翔,下次如果有缘见面,希望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看着面前逐渐消失的蒋云翔,钓鱼人坐会小马扎上,看着湖面低语道

”我哪有那种力量给你,那是你自己的力量啊,我只是激发了你的十分之一。你不用对我说谢谢,我是过去的王,而你是新生代的王,你注定要比我优秀的,我也是辅佐你登基的人,当你登基那一天,必是踩着我的尸骨,我,只是你的垫脚石罢

蒋云翔走过那扇门,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趴在凌伤背上,面前是数以万计的敌军和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