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马车摇摇晃晃,君池透过烛火看着坐在门边一身青灰色裙衫的小丫头,临走时她提着灯笼站在他的马车一旁,说是原清道长送来的婢女。贰伍捌中文

灯笼的光映着那张清丽的脸,他想起,好像是常跟汝慈在一起的那个小丫头。

“你自己呢,想跟我一起离开还是想留下来?”他柔声笑着问道。

清颜一脸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了看君池,明亮的眸子眨了几下,又暗淡下去,她盯着地面,声色清冷的道:“愿意追随世子回卫国。”

君池像看透了她心底的秘密一般,无奈的笑着,拉她上了马车。

“你会武功?”打量了清颜许久,君池轻笑着道。

“会……一点。”

君池满意的点点头,侧身躺下,轻撑着头,闭着眼睛轻声道:“那我先睡会儿,你可要保护好我。”

清颜闻言,绯红着脸,侧头看着君池,张了张嘴,那句什么,终是没有说出来。

天色完全暗下去的时候薛朗独自一人立在沈园门口的大榕树下,望着眼前暗红色的大门,手中的纸条捏紧了又松开,往复几次,最终还是狠心走上前去,将手中的字条交给了沈园的门卫。

嘱托那人字条一定要亲自交给沈晏琛后他便转身朝着城外的方向离开,晚风清凉,吹起他的发带,缠绕着青丝,如心绪般翻乱,快步走了许久,他才停下来,仰头看了看天边的星空,繁星璀璨,一如他十二年前他从陈国回到梁国的那个夜晚,长叹一口气,夜空下的男子扯了扯嘴角浅笑起来,“你满意了吗,母后?”

夜深时,城外山路中的凉气有些重,君池一行人的马车停在半路上,众人升起篝火撑起帐篷,君池早早便入了帐篷去睡觉,清颜只安静守在门口,望着漫天星辰,周围不算寂静,但她还是听见了不远处的程紫衣的抱怨声。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这样的环境我们家主子怎么受得了?再往前赶上几个时辰的路就到红枫岭了,那里有驿站,好好的屋子你们不爱住,偏要在这荒山野岭受一夜的冻,我要跟你们世子谈谈!”

“姑娘请回吧,世子已经歇息了。”

“他倒睡得着……也不管别人死活。”

“王爷若是觉得冷,我们可以多派人在王爷的帐篷周围多燃点炭火,姑娘就将就一晚吧,山路难走,又是晚上,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总是不好的。”

“……紫衣,别闹了,回帐篷吧。”有极其柔和的男声入耳,清颜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望,可是前面隔着帐篷,她什么也看不到。

“王爷若是觉得冷,我这就派人在您的帐篷周围多点些炭火。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有劳孙将军了。”

听着那男子轻柔好听的声音消散在夜风里,清颜打了个哈欠,转头瞬间,却望见了一席黑衣的蓝玉。

蓝玉快速略过清颜身旁,清颜手中便多了一张纸条,观察了周围后,清颜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张纸条。

——明日清晨,城外截杀

沈晏琛的字。

日升月落的时候,清颜穿着一件黑色的外衫,蒙着黑布遮面,与蓝玉一同埋伏在靖州城外的第一道山路转弯处。

听见有马车声来,两人立即提高了警惕,紧紧盯着眼前的山路。

“全杀?”清颜握紧手上的佩刀,低声问道。

“截杀车夫,车中的女子由我带回去,等候少主发落。”蓝玉的话刚说完便见山路上有一马车摇摇晃晃的驶了出来。

清颜闻言皱眉,她跟在沈晏琛身旁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奉命对女子下手。

蓝玉扳动了手中的弓弩,短剑对准那车夫,出乎意料的,却被那人挥鞭当掉了。

“居然会武功。”蓝玉轻叹一声,拔剑与清颜一同飞身杀了出去。

感觉到马车剧烈的颠簸起来,薛长宁才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

手还没来得及掀开车帘,就听见阿萍的父亲车夫孟大叔大喊了一声,“阿萍,你带姑娘先走。”

薛长宁听见阿萍慌张的声音,就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心里一颤,立即掀开车帘,只见孟大叔已经和两名黑衣人打斗起来了,薛长宁的手有些颤抖,阿萍使劲挥鞭赶那马,薛长宁只死死拉住车帘,只是没多久就有一黑衣人飞身上了她们的马车,举剑挥向阿萍。

“阿萍,小心!”

在薛长宁的惊呼声中,阿萍起身一躲,扬起手中的鞭子便朝那人狠狠挥了一下。

没打中,那黑衣人回身又是一剑,阿萍再扬鞭,将那人的剑打偏,长剑刺中了奔跑中的骏马。烈马受惊,马车猛烈的一晃,将阿萍与那黑衣人一同摔下了马车,薛长宁抓着车帘慌忙起身却又被摔趴下,她回头看向阿萍摔下的地方,正好看到黑衣人的长剑从阿萍身上砍过。

马车急速朝前跑去,薛长宁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阿萍离自己越来越远,有眼泪从眼框里掉下来,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太阳已经越过山顶,清晨的山间鸟雀成群,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清颜提着从溪边打来的水到了营帐口处却被程紫衣拦了下来。

“这位姑娘看着眼熟啊,怎么?太清观里待得不舒服,准备去卫国转一圈?”程紫衣收起拦着清颜的手,抱在胸前,冷笑问道。

“我奉原清道长的命令,在世子回卫国的路上照顾世子,姑娘是不是可以让开了?”清颜也不理程紫衣的挑衅,云淡风轻的解释道。

“昨夜去哪里了?”程紫衣一脸了然的轻笑问道。

清颜皱了皱眉,没有答话。

“她昨夜一直在我的帐篷里啊。”君池走出帐篷伸了个懒腰,看着争持不下的两人,浅笑着道。

“今日清晨,我才见她回来的,世子是不是昨夜睡得挺早吗……”

“昨夜清颜一直在我身边,你也知我睡得早,那你肯定认错人了,程姑娘。”君池笑着向前,一把拉住清颜的手,将她带离了程紫衣的视线。

入了帐篷清颜便怯怯的将手缩回来,提着打好的水倒进脸盆里,完事后又恭恭敬敬退到一边。

君池看着她,笑着道:“姑娘这手,不应是做这些的,这样的活,以后还是不要再做了。”

清颜有些惊慌的盯着地面,却不知道君池说的是自己提的这桶水,还是指,她清晨在山道上的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