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对,那啥,作者君还活着!

王敬豫现身一事自然非同小可,夫妇二人当日便将消息递至天子案前。得到消息后,众人又被请至皇宫,一如先前家宴一般,一家人全都到齐。

左右如今时辰已经不早,蒋婉柔便做主又备了第二席。酒肉上桌后,众人倒是没有急着说王敬豫一事,反而声讨起卫衍与王羡鱼二人至今还未替小若水取名。

之前忘了说,如今记起来,自然少不得要念叨几句。

卫衍倒是老神在在的释言:“取了几个大字,然至今未拿定主意,还请阿父阿母定夺。”

说着继续道:“一曰:琹qin,取琴之意。”卫衍与王羡鱼二人以琴相识,此字是缅怀当初。“一曰,桗duo,取花之意。”女子做花,以美示人。“一曰,棠,取堂堂之意。”小若水生辰八字缺木,故此以“棠”代“堂”。

卫衍对若水的大字,没有赋予太多的野心。比较之前取小名的时候,相差甚多。王羡鱼知晓郎君是见了孩子之后才将之前那些心思摈除,只希望孩子能平安长大。

说实话,对于卫衍这样的心思转变,王羡鱼说不动容是假的。女郎嘛,心思敏感,很容易被情绪左右。

卫衍说话的同时,以指占酒,在案几上写了三个字,身后的婢子识趣的拿来纸笔誊写过后奉至司马纯跟前,司马纯夫妇二人看过之后,又亲自递与王恒夫妇跟前,四人看过之后听虞氏问:“流之双亲可曾有中意之字?”

卫衍闻言与王羡鱼对视一眼,夫妇二人对视一笑,便听卫衍道:“阿父阿母言说让我们做主,待定下来,书信于二老,告知一声便可。”

说起卫介与司马氏,这一双父母也是妙人。若水毕竟是卫衍与王羡鱼嫡长女,二人因着太过在乎,反而不知该如何取字才好,因此恭请二老做主。谁知晓那二人却是大手一挥,言道:“既是尔等二人亲女,尔等做主便是!”

当真不管不顾起来,连入族谱一事也只字不提,好似真的忘了个干净。

在场众人听罢卫衍颇有些无奈的语气,嘴角扬起,忍俊不禁。最后司马纯说了句:“想来姑父、姑母二人不愿夺了你们二人趣事。”

确实如此,王羡鱼暗道一句,不过心中对卫介、司马氏二人的举动却是心有欢喜的。这是长辈疼爱他们夫妻,故此谦让呢。

卫衍与王羡鱼一道颔首,面上生出笑意。其实卫衍多少也知晓双亲这举动后面的意思,因着对他的愧疚,因此在这些小事上面,尽量不插手。

说过卫介与司马氏二人的态度后,虞氏开口:“琹一字不好,古人闻弦知雅,然知音难觅,此字便弃了罢!”

虞氏话音落下,蒋婉柔也有话说:“桗字也不好,花朵美则美,然花期一现不过半季,寓意也不好。”

于是便剩了一个“棠”字。卫氏阿棠,倒是不错的名字。王羡鱼与卫衍又是相视一笑,一齐颔首道谢。

一家子和乐融融,一顿宴席宾主皆是尽兴。等残羹剩菜撤下去后,司马纯终于提起正事,道:“王敬豫在公主府?”

说起王敬豫众人都看向卫衍与王羡鱼二人,卫衍颔首,道:“我们夫妇二人回公主府后,王敬豫便候在院内等候,听他话音,似是一直便在。”

司马纯轻笑一声,众人听不出来他情绪,只听他道了句:“难怪至今寻不到他。”

可不是么?谁能想到他便大剌剌的住在公主府?王敬豫倒是巧思,难怪至今觅不得他的身影。

王律起身对司马纯拱手,道:“臣这便带兵前去捉拿。”

司马纯与卫衍二人一同摇头,司马纯先开口,道:“若能捉到,流之与阿鱼如今也不会只身前来了。”

是啊,要是能捉到,如今王敬豫已然进了廷尉,哪里还有他们对立而坐商讨对策一事?

卫衍也开口,道:“王敬豫狡诈,此次机会我们未曾把握,想来短时间内,我们再难捉他。”

卫衍对王敬豫知之甚深,众人见他得出如此结论,自然不疑其他。室内沉默半晌,王恒道:“既然知晓他还在金陵,总有办法逼他现身。”说着看向上首司马纯,道:“便让阿律全城戒严罢!”

司马纯一顿,想说王敬豫手段了得,便是戒严也不一定能寻到他身影。不过转念一想阿父也是好心,便颔首应下,对弟弟王律道:“也好,阿律去办罢!”

王律应诺,身影不时便消失在室内。虞氏视线随着小儿远去,等不见王律身影才不可自抑的叹息一声。

身侧王恒见大妇叹息,也是不由自主生出叹息,握了握大妇左手,无声安慰。

夫妇二人互动落在儿女眼中,王羡鱼看向兄长,眼中生出疑惑。司马纯眉眼则是生出无奈,轻咳一声,道:“阿律如今虽是寡言了些,但本性未变,阿父阿母不必忧心。”

王羡鱼了然,王律本就不是话多的性子,如今突然遭遇毁容,又被朝堂中人指指点点,免不了会生出沉默。双亲这是担忧儿子生出郁郁之情,一如王羡鱼之前那般。

想到此处,王羡鱼也劝解道:“阿律是好孩子。”说着笑道:“阿父阿母若是担忧,不如早些叫阿漾嫁过来罢,有情人陪在身侧也好过一人暗自神伤。”

一物降一物的道理还是没错的。

王羡鱼话毕,蒋婉柔轻笑出来,颔首应道:“是啊,阿漾性子活泼,有阿漾在三弟身侧,想必三弟根本无闲他想。”

王羡鱼是知晓柳漾多话的性子,一想到那场景,多少也生出笑意。在场众人见姑嫂二人说笑,也是忍俊不禁,虞氏颔首道:“我回去便书信柳家,让他们早些将阿漾接回来罢!”

司马纯嗯一声,道:“便让阿律去罢,上次从苏州回来后,阿律确实去了不少阴鸷。”

见儿女对弟弟皆是上心,王恒与虞氏夫妇二人暗自颔首,心道一双儿女幼时多难,却也养成这般可歌的性子,心中升起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