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而在风韵身后,居然还跟着两个人,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石刚和独龙,“我说,石刚,不是说好要去教你那侄子吗?你到底走不走?”独龙无奈道。石刚回头一怒:“侄子怎么了?侄子有终身大事重要么?我这一走,万一女神跟了别人你让我上那哭去?”独龙郁闷道:“以你的实力,跟大半辈子都不见得有半分机会,你还是死心吧。”石刚怒道:“你闭嘴!”他回头一看:“他们走进包厢了,快跟上!”

辛乐一看包厢没来由多了五个人,一下子就懵逼了,“喂喂!我请的是阳开小弟弟哦,可不是你们啊!”步远途豪不羞耻的坐了下来,“丫头,菜还没上来?”辛乐怒道:“别自说自话!我还没叫你坐下呢!”风韵挨在步远途旁边:“没关系,钱我来出。”风素素坐在风韵边上,对着一脸愣愣的阳开挤了下大眼睛,事实上年过三十的姑姑如果能够找到如意郎君,她自然是最高兴的,但……眼前这个实力高强的年轻斗师,却对结婚一事不大感冒。看来,得从阳开那边说道说道了。

“阳开,你觉得这事能成么?”风素素利用先天血脉的能力,将话凝聚成一条细小的风送进阳开耳朵里。

阳开有些羡慕,他想了想,用旋转咒印力凝聚在指尖,在餐板上轻轻写了起来,递给风素素,素素拿起一瞧,上面写着:“我看悬,老师连觉得收徒弟是一种累赘,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有包袱,更别说结婚了。”风素素有些失望,随手抹掉字迹,立即就被餐牌上的食物所吸引,叫来服务员疯狂的点菜。

没过多久,辛乐点的菜已经上来,都是这酒楼的招牌系列,说是甲级酒楼,确实名副其实,无论是菜品的精美程度还是口感味道,都绝对称得上一流!

步远途吃了一口,脸上立即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风韵看了看,也吃了一口,脸上跟着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喂喂!没必要连表情都这样同步吧!我很受伤啊!”石刚悲愤的吐槽。

“单身狗节哀。”独龙拍了拍石刚的肩膀,吃了一口菜,瞬间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石刚。

一顿饭吃下来,花了八百多银票,不过却也算物有所值,各人脸上种种满足的表情便能知晓。

“阳开,”酒足饭饱,石刚忽然开口说道:“据我在天雨帝境的朋友告知,水城似乎有所行动了。”阳开一愣,看向步远途,斗师淡淡道:“我早已料到,在火城他们都费尽心机要除掉阳开,更别说他现在不在炎黄帝境,所以我才准备明天就走。”说要立即分离,阳开心中陡然一阵悲伤不舍,“哼!在神鹰镇他们还敢这么放肆?”辛乐冷冷道。

步远途淡淡一笑:“记住,我们是斗师,而他们是咒印师,更别说神鹰镇名义上还是属于天雨帝境的,神鹰镇在斗术圈子里还算有些份量,但在咒印师眼中就不值一提了。㈡㈤㈧中文网那江清鱼如果当场要砍了阳开,在场除了我和辛老爷子没人挡得住,只是一来他怕留下话柄,被炎黄帝境趁机开刀,到时候如果被交出去谢罪他就玩完了,毕竟他不是水城少主。二来,他也怕有所闪失,不敢冒险,总之,你千万别小瞧了咒印师,他们真的比我们强大。”

“在神鹰镇附近并没有咒印师驻扎,他们最快赶来也是大后天的事,你现在还能愉快的玩上一天半天。”这一句,却是对阳开所说,阳开默默点头,美食带来的好心情全然不在。

“你打算带他回炎黄帝境么?”风韵问道,步远途摇摇头,石刚吃惊道:“你难道以为凭你自己就能保护好阳开?”步远途道:“我是没这个能耐,不过我要带他去的地方,水城的咒印师可未必敢去,如果他们敢来……来多少,我就让他们死多少。”

他如此信誓旦旦的这么一说,顿时勾引起在场众人的好奇,“喂,自恋狂,你到底想带阳开去哪?”步远途看了她一眼,却不回答,气得辛乐翻了翻白眼。“吃过了,待会让那丫头带你去拜见一下老爷子,挑件宝贝后咱们明天就走。”步远途缓缓起身,交代阳开后便离去,腰兜里掂量着五千金,这让斗师走起路来都昂头挺胸,趾高气昂的。

阳开两人闲聊了一阵子后也跟着离开,辛乐却不着急带他回神鹰府,架着马车在市内兜风逛街,阳开默默的跟着,玩到五点,两人才堪堪回来。

“咚咚。”来到书房门口,阳开敲了敲门,门内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进来!”阳开应声推开门,微微一愣,里面不止坐着辛老爷子,连同辛音和南宫民几个家族掌门人都在,南宫吕四人对阳开点头问好。阳开也点点头,对辛老爷子一等长辈一一拜见。

“阳开,恭喜你获得冠军啊!”辛老爷子笑眯眯的说道。阳开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谢谢老爷子,我其实真论实力,抛开咒器方面,斗术修为上我也是比不上江清鱼的,能够获胜纯粹是幸运和加上武斗台的规则限定。”辛苦叹道:“那小子的实力,这里没几人能够压制得住他,讲真,我并不看好你获胜,这次你能赢,的确都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顿了顿,他笑得有些让人发毛:“不管怎么说,你赢得冠军,现在有机会做我辛家的上门女婿了。”

辛乐脸色一红,连忙瞄了阳开一眼,阳开立即会意,他顿了顿,扫眼一下,在场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阳开缓缓道:“老爷子,我现在的法定年龄还不到十五岁,按照帝境的法律,男子要到十八岁时才能结婚生子,所以老爷子,这件事还是三年后再说吧。”

众人面面相觑,辛苦道:“现在答应跟三年后有区别么?”阳开略微有些苦涩的说道:“您也知道,我那敏感的身份,很多人希望我阳开终结在这一代,所以……我能不能活到三年后还很难说,”他目光如炬:“因为我要变强!所以必须要冒险!”

辛苦静静地看着他,缓缓点头:“我明白了,三年后的武斗大会,你若能参加,便娶走我女儿,若不能,来时再见,她便是为人妻娘了。”这话一出,辛乐和阳开两人的心不约而同的一紧,勒得几乎不能呼吸。阳开垂下头:“我明白了。”

辛苦点了点头:“让乐儿带你去挑件宝贝吧,别跟我客气。”他一顿口气:“钱票的话,让你老师给拿去了。”阳开应声离开,和辛乐并肩走着,一路无言,“到了。”辛乐停下脚步,开声道。

阳开抬起头,这是独立在神鹰府后面的一处大院,周围伫立着一排排面色冷清的斗士,辛乐拿出一块令牌:“这是武斗大会的冠军,前来拿奖品的。”那两位面色冷漠的守卫目光转向阳开时,露出了一丝敬意,他们看过回放,毫不客气的说,这是他们见过,最激烈精彩的比赛。两人很快开门让他们二人进去。

走进大院,里面只有一间装潢华丽的古式老屋,辛乐道:“别乱碰哦,周围都是布满咒印术,一不小心你连尸体都留不下。”她拿出一把钥匙,小心翼翼的开了门,阳开咽了口沫,跟着走进去。屋内摆设了一张硕大的黑木桌,上面放置了一个个灵位,“中间那是神鹰镇历代辛家家主的灵位,旁边的则是四大家族供奉的灵位。”辛乐在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灵符,这是专门用来拜祭先祖的符纸,她递给阳开一张,两人跪在灵台前.

阳开见辛乐闭上眼睛,仿佛在祷告,过了片刻,她睁开眼,轻轻松开灵符,这张上面没有画任何符文的灵符陡然燃烧起来,那火焰赫然是蓝色的。阳开咽了咽口水,跟着辛乐的样子,也闭起眼睛,说些什么呢,哦,就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努力吧。半饷,阳开睁开眼睛,捏着灵符的手指轻轻拿开,灵符飘然而去,蓝色的火焰瞬间燃起。

阳开摩挲了下手指,暗道:“这灵符,刚刚在吸收我的咒印力。”辛乐起身拍了拍尘土,这房间基本上除了武斗大会冠军来拿奖品外,根本不会有人来,室内尘埃满垢也是正常。阳开跟着辛乐来到旁边的一处木门,早在灵符被烧完后,阳开就注意到,这木门悄然而开。辛乐拉开木门,“噗噗噗!”墙壁上的火焰一路亮去,这是一条通往地下室的石梯。阳开不由得想起在黑骨林的时候,那是第一次走进一代创奇咒印师乌王的墓葬。

两人一路走去,楼梯不深,很快来到一处石门前,石门边上有两个圆盘,石盘边上刻满了各种符文,辛乐手握两个圆盘,轻轻扭动起来,随着咯吱咯吱几声,石门缓缓移开。

石室内的天花板亮着一盏长明灯,将一排排柜子上的宝物照亮得闪闪发光。“左边是天材地宝,中间是咒器,右边是护甲。”随着辛乐的介绍,阳开的目光缓缓转去,左边放置的宝物最多,想来这种一次性消耗的东西对于斗士来说并不是特别需要,他们更需要的是一把匹配自己的强大咒器,中间的咒器区分隔了两边,一边是武器型咒器,另一边是消耗型的咒器,威力强大,但很多是一次性用品。右边放置是宝物最少,护甲是相当珍贵的咒器,,几乎每一个冠军都会选择,当然,有些比如江清鱼这种已经拥有护甲的人,他们则会把目标放置在自己更需要的东西上。

阳开亲身体会过护甲的厉害,不过他自身拥有的碧血自生,基本上不必担心身体的伤势,但护甲可不仅仅只是保护身体,中级护甲都拥有增强实力的咒印术,这才是阳开渴望的,但基本上护甲都是刻有属性咒印术,以他没属性的特征,也是发动不了,再次感受到处处受制的无奈,阳开走向天材地宝的区域,这是最不受属性制约的地方了。

一目扫去,大体都认得,这些年的书可不是白读的,阳开一层层看去,好东西是不少,但并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他想找能够增强或者补充咒印力之类的灵药果实,理论上只要他还有咒印力,他就不会死,他生命最大的保障不是什么咒器护甲,而是咒印力!

补充咒印力的果实灵药有一些,但增强类的就完全没有,太过珍贵了。而那些能够补充的,不说一次性消耗,而且补充的效果也没有墓穴里的果实好,更何况年份颇久,效力打扣,毕竟类似他这种没属性的人为少,很多斗士都掌握了一些用咒符恢复咒印力的手段,那种才是低廉效用高。用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来换这外面可以买到的玩意,实在浪费。

仔细分析过后,阳开正准备离开,忽然瞥眼架子下方一角放了一块黑土,他心中好奇,走了过去,这土块软绵绵的,闻着有炭味,大不过一拳,放在手里完全没有份量。“乐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么?”阳开问道,辛乐摇了摇头:“这东西是先祖留下的,没有任何说明,因为是先祖的东西,所以没人敢随便试验,我爷爷曾经请了百森帝境的一位药符师来看过,他也不清楚。”

阳开捏着手中的黑土,脑子里不断闪过以往读过的知识,终于,在记忆里的一个角落,搜寻到了类似的知识。“泥炭?”阳开眉头一皱,这是产自百森帝境的一处名为焦士的岛屿上,这不是矿物,而是一种植物的化石,那辛家先祖将这东西和灵药放置一处,也算是识货,只是或许他并不清楚如何使用,以至于让这块宝贝尘封了许久。

辛家先祖是古代的人,他不清楚,但不代表现代人不知道啊,咒印文明的发展,将以前的无法解释和理解的事物都剥析清楚,就比如阳开手中的这块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