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接下来的几天,慕容麟一直忙于朝政,披星戴月,鲜少有时间好好陪伴司徒君璞,对于安贵妃广招医士入宫为慕容影医治一事,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司徒君璞冷眼旁观着安贵妃招来一大堆胸无点墨的江湖骗子在皇宫之内穿梭,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深。她总觉得慕容麟对待此事的态度十分怪异,那种怪异,倒不是因为他看穿安贵妃等人借故拖延时间不过是为了给慕容奕争取时间的小心思,从而将计就计,诱擒慕容奕的计谋,而是他对慕容影和萧敏钰后事的处理方式。

慕容影与萧敏钰已然是两具毫无生命特征的尸身,司徒君璞相信慕容麟对此心知肚明。正常来讲,尸体存放的时间超过一周便会出现腐化,可慕容麟却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十天期限,这让司徒君璞内心的疑惑很深。对于慕容影和萧敏钰的故事,慕容麟到底知道了多少?他又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困惑缠绕了司徒君璞好几日了,她终于按捺不住了。子时已过,慕容麟如往常一样尚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前几天这个时候的司徒君璞早就服下弄月亲手熬制的安胎汤药沉沉睡去了,这一日,司徒君璞却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那晚安胎汤,命弄月准备了宵夜亲自送往了御书房。

“君儿,你怎么来了?”看到深夜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司徒君璞,慕容麟有些意外,随即便是责备地瞪了弄月一眼。“弄月,怎么伺候的?这么晚了,不好好服侍君儿休息!”他命太医特调的安胎汤药里面有助眠的成份,明明交代了弄月按时让司徒君璞服下,这弄月怎么竟点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满心委屈的弄月局促地低下了头,只呐呐地应了一声。“奴婢知错,请主子责罚!”

“不关弄月的事,是我坚持要来的。”司徒君璞开口为弄月解围,又挥手示意她领着一干宫人退下,亲手为慕容麟盛了一碗宵夜,递到他跟前。“你接连熬夜很多天了,国事固然重要,身体却更加要紧。”

慕容麟伸手接过碗搁到一边,却是拉了司徒君璞过来,让她坐到自己腿上。“送宵夜这种小事,何须你亲自动手,吩咐宫人就是了。你身怀六甲,太医也说了你操劳过度,对孩子不宜,应当好好修养才是。”

“为了让我好好修养,你不惜在汤药里添油加醋,可真是用心良苦啊!”司徒君璞轻哼一声,颇有些不悦。起初她以为她这几天入夜犯困睡得深沉,连慕容麟半夜相伴都好毫无知觉是孕期困顿的缘故,直到这两日她才发现原来是那每夜的安胎汤药在作怪。尽管对慕容麟忠心耿耿的弄月一口否认,可司徒君璞还是猜到了个中缘由,这才强势打翻了今夜的安胎汤药,寻上门来了。

小动作被发现,慕容麟也不恼,只微笑着圈住了司徒君璞的腰,轻轻抚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腹部。“君儿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为了你和宝宝着想么!你前些日子太过劳心劳神了,眼下大局安稳,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我们的宝宝着想,该好好安心修养了。”

“若真是天下太平,你至于对我耍这种手段吗?”司徒君璞气瞪慕容麟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暗中筹谋什么!”慕容麟无非是不想让她插手慕容奕的事!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我的君儿。”慕容麟轻叹一声,温柔地吻了吻司徒君璞的唇角。“君儿,我不告诉你不是想要隐瞒你,只是不想你为这我的家务事劳心劳神。”

“你的家务事?!”司徒君璞忍不住拔高了嗓音,冷笑一声。“哟,这还没怎么滴的呢,就开始区分你的我的了是吗?慕容麟,你行!你行!这是你的家务事,跟我无关,我管不着!”司徒君璞恼火地拂开慕容麟的手,挣扎着要走。

“君儿!”慕容麟起身从背后牢牢抱住司徒君璞不让她离开。“君儿,你这是怎么了?无端端地怎么生起大气来了。”

慕容麟有些不解,以他对司徒君璞的了解,她还不至于因为他故意让她避开慕容奕的事而发脾气才对。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司徒君璞劳累,单纯地想让她安心养胎而已。

“君儿,我并没有故意隐瞒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和孩子受累。”见司徒君璞沉默不语,慕容麟柔声解释道,试图安抚司徒君璞的怒气。“是我错了,好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然以后咱们的宝宝天生暴脾气可怎么是好?”

慕容麟的温言软语并未让司徒君璞消气。“宝宝,宝宝,现在你眼里除了宝宝还有我吗?我原以为,我在你心中占的份量最重,现在才知道,比起孩子,我什么也不是。”

司徒君璞多少有些憋屈,自打她随着慕容麟来了这千羽皇宫之后,慕容麟便派了弄月寸步不离跟着自己,她想干些什么都不自在,这些日子更是,为了让她安胎,慕容麟不惜在汤药中添加安眠成分,害得她连慕容麟是何时归,何时离都毫无知觉。明明是朝夕相处,可却连见上慕容麟一面都成了奢侈,更别说好好交谈了。

“君儿怎么会这么想!”慕容麟有些意外,见司徒君璞眼底的伤感不想作假,他又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与她四目相对,认真地到。“君儿,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我固然珍惜宝宝,可我更珍惜你,而且因为这是属于我们俩的宝宝,我才更加珍惜。”慕容麟说着温柔地抚上了司徒君璞的腹部,“我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我们的孩子。”

司徒君璞抿唇望着慕容麟,好半响才轻启红唇,淡淡地吐出一句。“不管孩子的母亲是谁,只要你的孩子,你都会珍惜吧!”

慕容麟闻言一愣,错愕地抬头。“君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孩子的母亲,除了你还会有谁?”

“还会有谁?”司徒君璞却是笑了,“后宫佳丽千千万,待你黄袍加身之后,有得是美人为你生孩子。”据她所知,那个当日在朝堂之上力挺慕容麟早日登基的江太傅正积极筹划着将自己的孙女送进宫来,其他朝中不少大臣也都暗暗摩拳擦掌,等着新帝即位之后,扩充后宫。

慕容麟了然地哦一声,明白过来了司徒君璞生气的原因,却是让他愉悦了起来。“君儿这是在乱吃飞醋吗?我是什么情况,别人不清楚,难道君儿你还不知道吗?除了你,我哪里还碰得别的女人。”他有十分严重的精神洁癖啊,尤其对女人。迄今为止,除了司徒君璞,他还真没对哪个女人下得去手过。

“怎么碰不得?”司徒君璞对慕容麟的卖笑不买账,依旧是一脸气愤。“别的女人你碰得碰不得我是不晓得,可我知道你跟你青梅终于的细妹却是亲厚得很。”

司徒君璞口中的细妹指的不是别人,而是青峰寨的三当家龙青瑛。别的女人,司徒君璞暂时可以不在乎,可龙青瑛却实在很难让司徒君璞不介怀。当初在青峰寨的大本营避暑山庄时,慕容麟就一改他不近女色的风格与龙青瑛纠缠不清,白日里司徒君璞又无意中从弄月口中得知,慕容麟暗中派了吟风去将龙青瑛接进宫来,这实在让司徒君璞很难淡定,很难控制住脾气表示不以为然。

慕容麟这才真正明白过来司徒君璞生气的原因,赶紧解释。“君儿,你别误会,我对细妹除了兄妹之情再无其他私情。如今颜悦失踪,风君飏回归北宁,无欢兄又无心打理青峰寨,青峰寨面临分化,细妹无处安身,我才想将她接到宫中照料。你也知道细妹患有哑疾,失去青峰寨的庇佑,她无法自保。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对细妹绝无其他想法,我只是想像照顾妹妹一样,好好照顾她。”

“你把她当妹妹,她却未必将你当哥哥!”司徒君璞冷笑一声。“慕容麟,你不会不知道她对你的爱慕之心吧?你这样大费周章将她接到身边,你或许无意,可却怎么能保证不让人家误会呢!”

“我……”慕容麟一时语塞,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再次开口,信誓旦旦地保证到。“君儿,相信我,细妹的事我会妥善处理,绝对不会让她误解的。”

司徒君璞静静地望了慕容麟一会儿,“好,你有自信能处理好这事就行,我不干涉。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继续忙吧!”淡淡说完这句话,司徒君璞推开慕容麟转身往外走去。

这画风不对啊!慕容麟赶紧上前,再次拦住司徒君璞。“君儿,你来找我,只是为了细妹的事?”慕容麟的语气很是怀疑,瞧司徒君璞兴师问罪的模样,这事情显然不止那么简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要问我?”

“那就得看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了。”司徒君璞平静地望着他。“你若有事隐瞒,我便有话想问,你若没有隐瞒,我便无话可说。”

司徒君璞一脸平静,慕容麟却听得胆战心惊。就这架势,是不把话说清楚,誓不罢休啊!慕容麟苦笑一声,再次拉着司徒君璞坐下。“好了好了,君儿你就别生气了,我将诱捕慕容奕的计划告诉你还不行吗?不过,你听归听,却要答应我,为了你和孩子的周全,一定不能参与进来。”慕容麟认真地叮嘱到。

“好!”司徒君璞毫不犹豫地点头。

“慕容奕已经回到千羽了,这几日正躲在安丞相府上。”慕容麟将他探得的情报如实相告。

“既然他已经到了,那安贵妃那边怎么没有动静?”司徒君璞奇怪。安贵妃不是捉急为儿子拉票嘛!

“他们在等。”慕容麟勾了勾嘴角。慕容奕在外面闯了那么大的祸,如此狼狈逃窜回来,在没有确保安全之前,安家人绝不会轻易让他现身。如今安家人一边以为慕容影寻医治病为借口拖延时间,另一边正暗中打探虚实,并积极准备着将突袭萧念璇的罪过统统推到君少瑜头上去。昨日里,慕容麟还刚刚接到探子来报,说安丞相密函给风君飏,供出君少瑜的藏身之地,欲借此拉拢北宁新帝风君飏呢!

“嘁……这可笑的老匹夫!”司徒君璞冷嗤一声,他当风君飏跟君少瑜一般蠢呢!“你打算怎么办?”

“等!敌不动我不动!”慕容麟笑得深沉。“在这种时候,安家人做得越多,破绽就越多,我掌握的把柄就越多!”

“你打算将安家人连根拔起。”司徒君璞微微挑眉。这安家在千羽的势力不亚于萧家在屡岚的根基,想要彻底铲除,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蠹虫不除,何以安国。”慕容麟对此胸有成竹,对铲除安家,势在必得!

“什么时候?”司徒君璞望着慕容麟。

“快了!”慕容麟微笑,“十日期限一到,我便会发布悼文,厚葬先皇和母后,到时候安家人必定会按耐不住,有所动作。”到时候,通杀!

厚葬先皇四个字让司徒君璞的心莫名一跳。“既然你已有周全计划,我便安心了。自己小心一点。”

“嗯,君儿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慕容麟一脸溺爱地望着司徒君璞,“别担心我,你只要安心养胎,好好照顾自己就好。”

“嗯。”司徒君璞轻应了一声,见慕容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忍不住发问到。“说完了?你没有别的话想跟我说了吗?”

“别的话?”慕容麟一头雾水,不由得小心翼翼地望着司徒君璞。“君儿,你还想知道什么,你直接问我就行,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司徒君璞抿了抿唇。“颜悦。你为什么这么轻易放过颜悦?”那日慕容麟眼睁睁看着她放走颜悦之后,却毫无反应,事后也没有再派人追击颜悦,着实令人生疑。

“这事啊!”慕容麟长舒一口气,伸手握住司徒君璞的手。“我相信你所信任的人,我也相信你的判断。既然你信任静安师太,放心将颜悦交给她,我也就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了。而且我也知道你答应过无欢兄和璇表姐,会护颜悦周全,我又怎么舍得让你为难。”

“只是这个原因吗?”情话听着固然美丽,可司徒君璞却依旧充满怀疑。

“不,还有一个原因。”慕容麟垂眸沉默了一会儿,转身从隐秘的暗格中取来了一封绢书递到司徒君璞面前,嗓音黯哑。“这是我母后留给我的遗书。”

萧敏钰留给慕容麟的遗书!司徒君璞惊讶地接过,展开看完绢书的内容之后,她只有呵呵的份了。

“我原以为,你会知道那个秘密是听到了我与静安师太的对话,可没想到,却是你母后告诉你的。”司徒君璞哭笑不得,枉费她绞尽脑汁想要隐瞒这一切,萧敏钰一封遗书却是道破了一切。

在萧敏钰的遗书中一五一十地陈述了她与慕容宇德和慕容影兄弟之间的恩怨纠葛,以及她对慕容麟的歉疚之情,言辞灼灼,情深意切,令人为之动容。

慕容麟轻叹一声,张手抱住司徒君璞。“其实那晚我并没有听到太多。我先从弄月手中得到了我母后的遗书,本想让你一同参阅,在寝宫没见到你,这才去寻了你。结果无意中听到了你与静安师太的对话,见到了颜悦。得知你一心为我,加之我心情失落,便没有再将绢书拿给你看。这几日公务繁忙,我也无暇顾及此事,这才没有告诉你,没想到却是让你郁结了。”

“对不起,是我小心眼了。”面对情绪低落的慕容麟,司徒君璞除了说抱歉,除了给予温柔的拥抱,不知还该说什么。

“永远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慕容麟轻轻按住司徒君璞的双唇,无限温柔地望着她。“君儿,我只要听你说你爱我。”

司徒君璞心中一暖,如他所愿地轻启红唇,温柔地吐出一句。“我爱你!”

“我也爱你!”一句我爱你,换来无限缱绻的拥吻。

数日后,安贵妃召集的无数医士都无力医治慕容影和萧敏钰,千羽太子慕容麟沉痛公布千羽皇帝驾崩的消息,在众臣的拥戴之下,宣布接棒帝位,下令厚葬先帝和皇后。

同日,安贵妃手持先皇遗诏,反驳慕容影篡位,真假难辨的遗诏显示先帝已将帝位传给二皇子慕容奕,震惊整个千羽,慕容麟陷入争议,登基一事不了了之。两派相争,整个千羽朝堂陷入混乱,就连慕容影和萧敏钰的葬礼都被草草了事。

又几日,北宁新帝君少瑾发函致哀,同时爆出安丞相欲以十城为盟,让君少瑾协助慕容奕夺嫡的亲笔密函,将安家人的不臣之心公诸天下,安丞相和安贵妃遭到群臣讨伐,安家满门遭诛。

同期,霞苍太子赫连敬因萧念璇坠崖一事对慕容奕和君少瑜发起讨伐,北宁新帝君少瑾和千羽太子慕容麟为表联盟之意,各自主动交出了二人,平息了风波。

同年除夕,慕容麟在众臣拥戴之下择良辰吉日登基为王,同时册封司徒君璞为后,并重新厚葬先皇和先皇后,除了将二人合葬皇陵之外,慕容麟还遵照萧敏钰的遗愿,暗中命人将慕容宇德的遗骸迁入了皇陵,完成三人合墓。

次年春,千羽皇后司徒君璞,顺利诞下龙子,并被册封为千羽太子。太子百日宴,四方来贺。屡岚太子萧璟宸,霞苍太子赫连敬纷纷携厚礼道贺,北宁皇帝君少瑾更是携新后亲自道贺,场面好不隆重。

司徒君璞与北宁皇后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甚至让自己儿子拜了干妈,更是被人传为一段佳话。君少瑾和皇后离去的时候,司徒君璞亲自到城门相送,以示深情厚谊,两国关系从此更加巩固。

是日,慕容麟与司徒君璞闺房作乐。

“怪不得当初你对拔掉安家人那么胸有成竹呢!原来你是把璇姐姐卖了,拉拢了君少瑾啊!”司徒君璞斜躺在慕容麟腿上嗔怪到。

君少瑾迎娶的皇后,明面上是北宁皇亲家的女儿,其实真正身份却是那个众人都以为其坠崖身亡的萧念璇。在司徒君璞与萧念璇的私聊之中,她已经得知了君少瑾早就认出萧念璇的身份了。换了一张面孔的萧念璇娇羞地抱怨慕容麟不厚道,害她失去了整君少瑾的机会,可眉眼之间却是满溢的幸福。

“我这是为了他们俩好!”慕容麟一脸理直气壮。“他们已经错过许多年了,何必再浪费时间相互伤神呢,是不是?他们应该感谢我才对!”

“你可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司徒君璞翻了个大白眼。“璇姐姐坠崖尸骨未寒,君少瑾就高高兴兴娶了新人,你当赫连敬傻啊!”司徒君璞可没忽视赫连敬看向萧念璇时的眼神。

“赫连敬知道又如何?如今我千羽,北宁,屡岚三国鼎足,小小霞苍又岂敢轻举妄动?”慕容麟一脸狂妄,示意司徒君璞不用将赫连敬放在眼里。事实上,赫连敬私下问过慕容麟这个问题了,慕容麟只是呵呵笑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根本不用明说,赫连敬对萧念璇虽有几分念想,可也不至于为了女人而伤了四国和气,如此得不偿失的事,他永远不会做。

“听你这口气!咋滴?是要纵横天下了,兑现你以江山为聘的豪言了呗?”司徒君璞打趣一声。

慕容麟微微一愣,随即咧嘴笑开了。“天下这事儿,君儿不必着急,只要我们多多努力,这天下迟早是我们的。”

“怎么努力啊?”司徒君璞挑眉。

“咱们努力多生几个孩子!然后与四国联姻,这天下不就是我们的了嘛!”慕容麟歼笑一声,低头吻住了司徒君璞。

我去!这就是慕容麟得天下的手段啊!可真是简直了!沉沦在慕容麟温柔里的司徒君璞只有在心底翻白眼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