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不管白事喜事,对于木木来说都是好事,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基本不用考虑是否饿肚子的问题。大山村有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狗娃的媳妇哭了几天已经累得没有一丝力气了,躺在炕上昏睡着,她的两个孩子也算懂事,不去打搅她,自个坐在门槛上,望着外面发呆。房子盖了一半给塌了,老李虽然有钱,但毕竟是出了人命,他这几天也没心思再动工盖房了,整天叼着烟斗,拿着锄头在他家那半亩菜园子里捣腾。

出了大山村,木木往自己村走去,也许是因为要回家了高兴吧,边走还边哼着秦腔小调,路上碰到田地里的几个男人老汉在播玉米,他还给人家打招呼,站在路边想和他们聊天,但人家很忙,根本无暇搭理他,说了几句后,不见人家回话,他也不觉得扫兴,又继续哼着秦腔,往家里走去。

木木所在的村子叫水沟村,因为村前有条小河,因此而得名。不管干旱还是雨闹,水沟村永远是附近唯一不缺水的村子,虽然不缺水,但前后都是山,村民们住在半山腰上,就连吃水,也要拉着骡子或驴去河里驮,跟别提干旱年份浇田救苗了,实在是太不方便,因此水沟村的人不是很多,只有十来户,不到二十户人,他们的孩子上学都得每天早上翻一座小山去大山村里。

村口最下面的那家就是木木家,一座还算够标准尺寸的三间上房,青蓝色的瓦砾上门已经长出了瓦松,高高低低的,房檐下有两个麦秸搭麻雀窝,里面的小麻雀发现有人来了叽叽喳喳叫着,老麻雀在院子里飞着,观察着木木的动静,木木把背上的东西放在了台阶上,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打开门后朝屋里走去,老麻雀们见这个不速之客对他们并没有敌意,于是又落在院子里,边啄食,边唧唧叫。

虽然房檐下有个大窗户,可早已被木木用他捡来的衣服烂布挡住,屋里一片漆黑,但木木毕竟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他熟悉里面的一切,把外面台阶上的东西拿进屋里后,他就倒在地上分拣起来,衣服之类的不管好坏都扔在了炕上,炕角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其他的杂物他都堆在外边的墙根处,烂锅废铁啥的都有,里面竟然还有一辆烂自行车,虽然只剩车架了,两只轮子都没了,但车座还在,上面还套着一个红色毛线织的座套,也不知道他是在哪捡的,又是怎么拿回来的。

东西都分完了,木木进到里屋,坐到了脏烂的炕沿上,炕上并没有铺席子,只是铺了写麦秸和厚布衣物啥的,炕中间还有一小部分塌陷了下去,几只蛐蛐可能是从外边的炕门爬进来的吧,在炕上趴上,有人过来,它们并没有爬动,很明显是已经死了,现在这个季节并不适合它们生存。木木也不去理会炕上的那几具“干尸”,他坐在炕沿上开始脱期衣服来,随着一件件衣服被他扔出落在炕上,炕上的尘土都噗一下飞了起来,木木也没有理会,继续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