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

寒菲樱原本还准备继续在东海逍遥一段时间,哪知突然接到了妖孽染恙的消息,她实在放心不下,只得和石中天蓝心彤告别,匆匆赶回京城。nv生小说网

一回府,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小人就争先恐后地迎面跑了过来,大声欢呼:“娘亲回来了。”

两个孩子已经太久没见到娘亲了,见到的时候,都兴奋地跑过来,双双抱着寒菲樱的腿,用小脸蹭。

寒菲樱在外面的时候,最为挂念的就是妖孽和两个小宝贝,连忙一边一个地抱了起来,亲了萧衡一口,“衡儿乖。”

“娘亲偏心,璟儿也要。”

萧璟委屈地嘟着小嘴巴,极其不满意娘亲对哥哥的偏爱,直到寒菲樱在他胖乎乎的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小家伙才满意地咧开嘴笑,抱住寒菲樱的脖子,撒娇道:“娘,我好想你!”

寒菲樱还担心自己出去太久,两个小家伙会忘了自己,想不到此时一点距离感都没有,柔声道:“娘也好想你们。”

萧璟好奇问道:“娘亲,这么长时间你去哪里了?”

寒菲樱爱怜地看着两个小家伙,没有瞒他们,“娘亲在府里闷得慌,所以去了东海一趟。”

“东海?”萧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歪嘴巴,大声哭了起来,哭得寒菲樱心慌意乱,“怎么了?璟儿,难道有人欺负你了?”

一旁伺候的下人满心委屈,这两位小祖宗,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还有人敢欺负他们?

但眼前的人是太子妃,谁还敢申辩?全都跪下请罪,“请娘娘恕罪。”

萧璟还是哭个不停,寒菲樱急了,“璟儿乖,到底怎么了?”

还是另一边的萧衡身为兄长比较稳得住,冷不丁丢过来一句,“还能有什么?不就是娘亲自己出去逍遥快活,却把我们扔在府里不闻不问呗。”

寒菲樱脸色一沉,“这话是谁说的?”

萧璟继续哭,哭得寒菲樱的心都碎了,抽泣道:“是爹爹说的,娘亲去东海,也不带璟儿去玩,娘亲好坏…”

寒菲樱被他们两个闹得头疼,心里又记挂着妖孽的病,只得敷衍道:“好,娘亲下次出去的时候,一定带你们一起去玩。”

“娘亲说话算数,要拉勾勾!”萧璟这才止住了哭泣,一本正经地伸出小手。

寒菲樱哭笑不得,“好好好,娘亲说话一定算数。”

萧璟又道:“爹爹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娘亲一定不能骗人。”

寒菲樱还没说话,萧衡就小嘴一瘪,“你傻啊,娘亲又不是君子,指不定那天就又偷跑出去了?”

萧璟作势又要大哭,寒菲樱怕了,这小子比谁都能哭,安慰道:“放心,娘亲可是比君子还要君子的人,和你拉勾勾,肯定一言为定。”

见娘亲和自己拉了勾勾,萧璟终于破涕为笑,寒菲樱在心底哀嚎,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两个鬼灵精?

以后想要单枪匹马地溜到外面去,估计比登天还难,只能拖家带口地去了。

一想那画面,寒菲樱就有些不寒而栗,带上这么两个麻烦鬼,以后的日子别想安生了。

萧衡见娘亲那笑比哭还要难看的脸色,没好气丢过来一句,“都当娘的人了,怎么能光想着自己逍遥快活,难道你就没有母爱泛滥的时刻吗?”

被自己儿子教训,堵得寒菲樱哑口无言,怎么才几个月没见,这小家伙的口才有了质的飞跃?

寒菲樱决定要在他们面前树立母亲的威严,把两个小家伙放下来,正色道:“娘亲不在家这段时间,你们有没有乖乖听爹爹的话?”

不过萧衡似乎非常清楚娘亲的纸老虎伪装,微微一笑,“我们一直都有听爹爹的话啊!”

“真乖!”寒菲樱满意地亲了亲他们的额头,“娘亲给你们带了礼物!”

“有礼物!”萧璟立即欢呼起来,“璟儿要礼物,要礼物。”

寒菲樱给他们一人带了一串东海珍珠,“谢谢娘亲。”

寒菲樱心里记挂着妖孽,“你们爹爹怎么样了?”

萧衡一字一顿道:“爹爹病了?”

寒菲樱心里着急,立即让下人把两个小家伙带走,疾步回到内室,她要马上见到妖孽。

才短短几个月没见,萧天熠就不似往日那般意气风发,此刻正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身体冰凉,气息微弱,昏迷不醒。

寒菲樱大惊,连忙问夜离宸,“太子殿下怎么了?”

夜离宸道:“半个月之前,太子殿下就开始精神不振,身体时常冷热交替,已经让太医看过了,可还是时好时坏,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才请您回来的。”

寒菲樱心里想了无数遍久别重逢的情景,可是没想到一回来就见到铁打的妖孽也会变成这样,就是曾经他备受醉羽幻殇折磨的时候,也没见他这般虚弱过。

寒菲樱十分担忧,“药喝了吗?”

“太子殿下一直不喜欢药草的味道,勉强喝了,可还是不见起色。”夜离宸苦着脸道。

寒菲樱想起妖孽确实讨厌喝药,曾经石中天给他解毒,他也极为讨厌那一大碗黑乎乎的汤药。

看着生龙活虎的他如今躺在床上,寒菲樱忧心不已,暗自责怪自己若是早点回来就好了,有自己在,起码可以督促他好好喝药。

“把药端来,我来喂他喝。”

见太子妃正准备给太子殿下喝药,夜离宸闷着声音说了一句,“启禀太子妃,太子殿下这是心病,喝药也没用。”

寒菲樱的手一抖,一勺药洒在床上,“心病?什么心病?”

夜离宸不明白平日那么精明过人的太子妃今日怎么这般愚钝,只好道:“自从太子妃您不辞而别之后,属下就没见太子殿下笑过,这当然是心病,而且…而且…”

夜离宸虽然平日话不多,但说话向来都是铿锵有力的,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支支吾吾了?寒菲樱眉头一皱,“而且什么?”

“而且您和石中天出去巡游东海…”

寒菲樱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妖孽的身体冰凉冰凉的,让她心惊胆战,据夜离宸说,太子殿下这样已经好几天了,时冷时热的,实在让人担心。

他的身体越来越凉,寒菲樱给他盖了好几床被子也不见身体热起来,顿时急了,一个主意蓦然呈现在脑海里面,“你们都出去吧,我来照顾太子殿下。”

“是!”

寒菲樱握着他的手,这样冰凉,不再犹豫,站起身来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爬尚了床,躺在男人的身边,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用身体温暖他。

这些在外面游荡的日子,每到夜里,她都会想起妖孽,男人火热的激情,滚烫的胸膛,还有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甜言蜜语。

现在他真切地在身边,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身体,可他却一动不动,寒菲樱暗暗埋怨自己,不辞而别已经够过分了,可是还超时迟迟不归。

此刻,寒菲樱紧紧地抱着他,凝视他英俊的容颜,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她在外面,看似没心没肺,可每天都在思念他。

男人始终昏昏沉沉的,可薄唇似乎在嚅动,听不清在说什么,寒菲樱连忙把耳朵凑上去,听到的话让寒菲樱顿时湿了眼眶,“樱樱,樱樱…”

看着他明显消瘦的容颜,寒菲樱忍不住心疼,抱着他的手臂又紧了几分,柔声道:“我回来了,你赶快好起来,我再也不乱跑出去了。”

他的身体还是这样冷,冷得让寒菲樱满是愧疚,眼眸氤氲朦胧,心底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寒菲樱像往常一样趴在他胸口处,幸好还可以听到他有力的心跳,让她的心稍稍安了一些,“只要你可以好起来,我以后每天都陪着你,好不好?”

睡梦中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一个温热绵软的身体,僵硬的嘴角溢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暗自运功,用真气抑制体温上升。

寒菲樱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最初她就是被这张脸吸引的,这张龙腾王朝第一美男子的脸庞,这样熟悉,却又这样陌生,她从未见过他这般安静的时刻,安静得让人心疼。

她的手划过他的脸颊,他的鼻梁,他的嘴唇,轻声道:“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快些醒过来吧。”

男人还是没有动静,寒菲樱知道他的体魄素来强健,也明白夜离宸说得对,太子这是心病,更是万分自责,没想到自己不辞而别,还和石中天外出得理直气壮,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北仓茂那种粗俗的蛮夷之主只知道把女人当玩物,这把年纪了,女人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后宫里塞,可是萧天熠呢,龙章凤姿,权倾天下,却只对自己一个人情有独钟。

这件事,的确是自己的疏忽,没有考虑他的感受,寒菲樱深深凝视他的脸,这种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俊脸,怎么也看不够,低下头,在那绝美的薄唇上印上深深的一吻,“阿熠,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这种熟悉的感觉,近在咫尺,却又似乎那么遥远,几乎每次都是他主动亲吻自己,这次却是自己主动亲他,寒菲樱小心翼翼地用舌尖撬开他的嘴,他的唇还是冰凉,却仿佛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寒菲樱情不自禁地不愿离开,昏睡中的男人却仿佛有自知力的一样和她的唇开始纠缠,寒菲樱欣喜若狂,含糊不清道:“你醒过来吗?”

可是男人依然没有回应,只是嘴上的动作仿佛本能一般含住寒菲樱的唇,让寒菲樱的心一阵激动,喃喃道:“阿熠,我爱你。”

抱着的男人身体似乎抖动了一下,寒菲樱一惊,他有反应了?忙道:“阿熠,你听到了吗?”

可他又没反应了,寒菲樱有些奇怪,难道他的意识一会清醒一会不清醒吗?

听说他染恙的消息之后,寒菲樱虽然担心,但是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好在他的体温似乎有所回升,让她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开始和他说话,“我只是在京城待得闷了,想出去走走而已,我承认,我这次有不对的地方,出去的时间太长了,也不该和石中天厮混在一起,其实我本来以为可以有机会撮合石中天和蓝心彤的,所以才没有把石中天赶走。”

寒菲樱一字一句道:“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自作主张了,你一向大人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不管他能不能听到,寒菲樱只想和他解释,只想告诉他她心里真实的想法,“我在外面的每一天都很想你,想你和孩子们,你快点醒过来吧。”

他还是没反应,身体还是冷得让人心惊,寒菲樱想起刚才亲吻他的时候似乎有些反应,便又把嘴唇贴在他的薄唇上,果然,很快,他就有反应了,嘴唇开始与她纠缠,让寒菲樱惊喜不已。

被小女人亲吻的男人强烈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继续装作无意识的举动,若不是寒菲樱看到一向气宇轩昂的萧天熠成了这副模样,一时心急,乱了方寸,一般的伪装倒是很难瞒过精明过人的她。

小女人柔软的唇瓣滑润甜美,让男人忍不住加大了力度,咬住了她的唇。

不过这个时候,寒菲樱还是以为只是妖孽下意识的动作,仍然忘情地和他亲吻。

在小女人的主动下,男人渐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纵然有真气压制,可体温还是止不住上升,这个日思夜想的小女人终于回来了,还说了那么多平日不肯说的甜蜜情话,让男人心花怒放,对她的怒气也减轻了不少,但他以前已经把她宠坏了,要是不给她一个大的教训,以后此类无法无天的举动,恐怕还会连连不绝,所以,必须让她牢牢记住这个教训。

可是男人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因为在小女人的温柔多情下,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的身体,这般熟悉,这般温暖,这般柔软,这般能轻而易举地撩起他身体的情潮。

见他抱住了自己,寒菲樱又惊又喜,“阿熠。”

可他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寒菲樱心想只要她再努力,他一定可以彻底醒过来,小手在他胸膛上面温柔摸索,像往日浓情蜜意的时刻一样。

两人在床闱之事上,一向是男人主动,可没想到今日小女人主动起来,让男人身体的血液都有沸腾之势,这个时候,恐怕就是柳下惠也无法做到坐怀不乱了。

寒菲樱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果然感觉到他身体一阵阵紧绷,有了极为明显的反应,莫非他在骗自己?

一旦寒菲樱起了疑心,再想骗她就比登天还难了,想起自己刚才的举动,恼羞成怒,咬牙切齿道:“萧天熠,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一直装昏迷的萧天熠见败露了,乘樱樱还没有来得及发脾气,一个翻身,立即把她压在身下。

寒菲樱又急又恼,“可恶的男人,你居然敢骗我?”

萧天熠用身体压住拼命挣扎的樱樱,眼中盛满狡黠的笑意,“我就骗你一次,可你骗了我多次?”

寒菲樱一愣,“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萧天熠开始拟寒菲樱的罪状,“首先,你未经我的允许,私自潜逃,此乃罪一也,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石中天,可你居然和他巡游东海,丝毫没有把为夫放在心上,此乃罪二也,你之前说最多三个月必归,可是现在都四个月零五天了,你还没有回来的意思,此乃罪三也,三条大罪,条条都不可饶恕,我和你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寒菲樱弱势之下,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想起刚才尴尬的一幕,他居然骗自己说了那么多话,心中还是气恼难平,嘟囔道:“我是打算回来好好和你解释的。”

萧天熠倒不相信樱樱的诚意,“解释?如果我这次不装病,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寒菲樱一怔,本来一直闹着要和蓝心彤他们去烟波岛的,确实至少还需要两个月,不过这个想法现在她可不会让萧天熠知道,忙笑道:“其实我正准备回来的。”

“是吗?”看着娇美如花的小女人压在自己身下,俏脸晕红,气息紊乱,娇喘吁吁,再想起她刚才对自己的温柔妩媚,萧天熠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决定先做最急需做的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实在忍不住了,粗噶道:“你还记得你私自潜逃之前未完成的任务吗?”

“什么任务?”被他浑厚的男性气息包围,寒菲樱只觉得脑子一阵阵一阵阵发懵。

“要和为夫生个小公主。”他说完,就猛然低下头,含住了樱樱的香唇,很快就将自己没入了她的身体。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种久违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噬骨逍魂,令人沉沦……

而外面院子里,萧衡和萧璟还在讨论到底是要妹妹还是要弟弟,最终两人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还是要个弟弟省事,可以欺负他,要是爹爹和娘亲真的生了个妹妹,爹爹肯定对特别宠那小女娃,还严厉吩咐不得欺负她,这让小哥俩觉得不寒而栗,所以,一致同意,让娘亲再生个弟弟。

娘亲回来之后的第三个月,爹爹说娘亲又怀孕了,需要多休息,不准让小哥俩经常去打扰娘亲,他们就盼着盼着,只怕着小地弟赶快生下来,娘亲便可以再陪他们玩了。

九个月之后,让小哥俩十分失望的是,娘亲生了个小妹妹,爹爹抱着小妹妹爱不释手,小哥俩那一天笑得比一整年笑得都多,忍不住去看了妹妹一眼,只是一眼,他们就彻底爱上了那个襁褓中粉妆玉琢的小女娃,把想要小地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后来的日子,更是争着向小妹妹献殷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