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苏桃沉默的看着他,那双眸子里透出明知故问的冷光,她如果没有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他是不是就打算这么一直瞒着?

“我问你,是不是?”顾予笙一把拽住她的手臂,一张脸绷出狰狞的弧度,见她被他吼得颤抖了一下,语气不由自主的软了软,“我只是不想你多想,今晚真的是去了医院,萧伯母也在,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去看。”

苏桃垂下眸子,很好的掩饰了她眸子里的嘲笑,“嗯。”

她的手臂还被他握在掌心,半点没有放松的意思。

“你能松开我了吗?”

男人菲薄的唇勾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单手抬起她的下颚,迎向她明显逃避的目光,沙哑的嗓音明显有些破碎,“苏桃,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

修长有力的手指将她散下的头发别到耳后,倾身,温热的气息暧昧的拂过她的脸,“告诉我,你是在吃醋?你发脾气,是因为爱我,你还没睡,是因为在等我。”

这段时间,苏桃虽然不再抗拒他的接近,但也不允许他有其他动作。

两个人之间除了偶尔蜻蜓点水的吻,其余时间就像是合租关系!

他想知道,她心里究竟还有没有他。

如果有,他们就结婚,明天就去领证,婚礼的事可以等见过双方父母之后再定时间。

如果没有——

那他就剖开她的心,硬塞进去。

苏桃被他眼里一瞬间的决绝冷意吓到了,使出全身力气挣开他的手,低垂着头,下一秒又重新抬起来直视他:“听真话?”

除了上次趁她醉酒碰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紧张了。

“嗯。”

“没有吃醋,发脾气只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耍,”她全然不顾顾予笙沉的要渗出水来的脸,点了点手腕上的表:“现在才十一点,正常的睡觉时间。”

隔了几秒,顾予笙才重新找回自己沙哑的声音,“那为什么,你默许了我住进这里?”

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吵大闹,更没有隔三差五的换锁、搬家,他曾以为,这是她慢慢接受他的表现。

苏桃耸了耸肩,嘲讽的眯了眯眼睛,“有用吗?就算我搬家换锁,你一样有办法,我还不如不折腾,就当两个人合……”

那个‘租’字还没说出口,顾予笙就低头下来就吻住了她的唇,不再像之前的蜻蜓点水,而是重重的压着她,一手噙着着她的下颚,迫使她微启唇瓣回应他粗暴的吻。

“看来,时间久了,你已经忘记自己是谁的女人了。”

一个经常出入健身房的男人,要制服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是再容易不过,苏桃对顾予笙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知道他是动了真格的。

身后走两步就是卧室,旁边就是沙发,她惊慌失措的想要从他的臂弯中逃出去。

好不容易躲开他的唇,气息不稳的叫道:“顾予笙,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是犯……”

话被他再一次堵了回去。

唇齿间,都是男人强势霸道的气息。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扣着他的后脑勺。

无论苏桃怎么用力踢打,他都纹丝不动,半眯的眸子透着幽暗晦涩的冷光!

“为什么要逃避?苏桃,你明明是爱我的。”

“你混蛋,放开我,你不能这么对我。”

“嗯——”

也不知苏桃踢到哪了,顾予笙闷哼一声,终于停止了亲吻的动作,但还是维持着与她鼻尖相抵,额头相触的亲密动作。

他微喘了几秒,似乎受够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弯腰将她抱起,大步跨进卧室,将她压倒在床上!

双臂撑在她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苏桃微微松了口气,声音明显的颤抖着,“顾予笙,你冷静点。”

她的手撑住他的肩膀。

“冷静?怎么冷静?”他微挑了挑眉,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掌心能感受到他加速的心跳,“我最爱的女人就在我身下,苏桃,你告诉我,该怎么冷静?”

苏桃心里埋藏的最深的那根线被他的话挑的轻微颤抖,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她和顾予笙的动作太暧昧,随时都有可能刺激到这个精虫上脑的混蛋。

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紧绷和肌肉散发的张力!

脑子里乱成一团,如果是以前,她还可以用萧随心来刺激他,但是现在没,这个方法只会让他更加肆无忌惮。

顾予笙眯了眯眸子,里面有让人畏惧的阴鸷。

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俯身吻住她紧咬的唇,口腔里,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

是她的牙齿嗑破了他的唇!

苏桃吓坏了,搁在他肩上手紧紧揪着他的衬衫,几乎尖叫着拍打着他的身子,“你放开我,顾予笙,你这个疯子。”

男人的手摩挲着她大衣上纽扣,耐心被磨得差不多了,双手握住她的衣领。

‘刺啦’。

苏桃身子一僵,惊慌失措的推嚷着不让他靠近。

前面有很多次,这个男人都在最后停了下来,她以为——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灵。

当男人的手探向她a字裙的拉链时,她已经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凭着本能挣扎逃避。

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她喝醉了,顾予笙做什么她都不知道。

甚至忘了,当时有没有感觉到痛。

她清晰的感觉到他掌心的薄茧磨过她的脖子,有轻微的、谈不上痛的刺痛,惊怒恐惧之下,她眸子睁大,眼泪不可控制的从眼角滑过头发中。

男人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指腹紧压着她的头皮,用力的碾磨着她的唇。

“我们结婚,苏桃,我们结婚好不好?”

一片混乱的苏桃根本听不见他在呢喃些什么。

感觉到湿意,他微微睁了睁眸子,看到她不停滚落的眼泪,心里一痛,像是被一双大手捏紧,又松开,再捏紧。

那种感觉,痛和快乐并存!

“sorry,”他吻着她,低声的道歉,“我停不下来。”

他要她。

今晚,一定。

就算他这段时间做的努力都会白费,他也要她。

也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她还是他的。

从心里到身体,都属于他。

这是男人的孽根性,就算是发生了,也是他强迫的,不能代表她就真真正正属于他了,但要她的想法已经在脑子里酝酿了无数遍,所以,理智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脸颊被她打湿的睫毛轻轻刷过,顾予笙脑子里紧绷的弦刹那间崩断,弹出一阵嗡嗡的杂响,他抬头,爱怜的吻着她的眼睑和眼泪滑过的地方。

“别哭,苏桃,乖,别哭。”

双手禁锢着她不停躲闪的脑袋,吻着她的眼泪低语。

苏桃揪住他的衣服,双腿曲起,做出一个防御的姿势,尖声叫道:“你还没洗澡,脏,放开我。”

顾予笙的动作停了停,身上都是在病房里粘上的香水味,他起身,衣服早就已经脱下来扔到地上了,胸口有几道鲜红的抓痕。

苏桃手脚并用的爬到床的另一头,顾予笙将她拉回来,“你也没洗,一起?”

也不是真的征求苏桃的意见,问完后,就直接将她抱起,大步走进了浴室。

水刚开始是凉的!

顾予笙将她压在墙壁上。

苏桃身上虽然还穿着衣服,但很单薄,刚一挨到冰冷的墙壁,就冷的颤抖了一下。

凉水溅在脚踝上,冻的她整条腿都绷直了!

“冷。”

这种天气,洗澡都要鼓起勇气,等水完全热了,才敢进浴室。

“啪啪”的两声。

顾予笙腾出一只手按亮了浴霸灯,刺眼的光线让两人都同时眯了眯眸子。

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别逼着我恨你,顾予笙,别碰我。”

她沙哑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冲着他嚷。

男人的眸子里透着扭曲的伤痛和落寞,手温柔的抚摸着她凌乱的头发,“恨吧。”

水开始冒白烟了。

顾予笙推着她,将她带到了喷头下,还有些偏凉的水从头淋到脚,她冷的直打哆嗦,“好冷,顾予笙,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她洗澡的水温偏高,热水器那边调好了温度,这边要将龙头调到最末。

现在的位置,才过冷水线一点!

“那就抱紧我。”

男人的声音透着水线,模糊的传来。

男女力量悬殊,顾予笙又是铁了心的要,苏桃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他。

她哭着厉害,闹的附近几户人家估计都听见了,指甲更是发了狠的在他身上乱抓一气。

水珠滚过那些伤口,再滴下来的时候,就变成了淡粉色!

顾予笙感觉到女人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男人伸手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一遍一遍亲吻着她的发顶,“sorry,sorry。”

……

早上醒来,她在床上,身上穿着睡衣,思绪明显还很迟钝,和昨晚的事接不上。

眨了眨眼睛,感觉到身后有异样,回头,顾予笙一脸安静的睡在她旁边。

她此刻是坐着的,被子中间空了个缝隙,很清楚的就看到他前胸横七竖八的抓痕!

昨晚的事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她抬手,一巴掌甩在顾予笙棱角立体、英俊非常的的脸上,“混蛋,你给我滚出去。”

顾予笙睡的正熟,被苏桃一巴掌打醒,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她第二巴掌已经扇过来了,伸手轻而易举的截住,往下一拉,她就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还想再来一次?”

男人的声音带着早起的沙哑慵懒,他半眯着眸子,翻身将气恼的苏桃压在身下,“昨晚才一次,如果你不想,就乖乖的躺好,早上的男人不能激。”

“厚颜无耻。”

顾予笙的手指在她掌心暧昧的划了划,“也只有对你才这样。”

苏桃感觉到威胁,绷直身子不敢轻举妄动,“既然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今天就从我这里搬出去。”

“我想要的?”他的唇摩擦着她的脸蛋,“我想娶你,你答应嫁给我了吗?”

“我不答应,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一个强奸犯。”

也不知是哪句话刺激了他,顾予笙被苏桃轻而易举的就推开了。

躺在床上,胸口的伤还火辣辣的痛,提醒着他昨天晚上自己有多卑鄙!

苏桃去厨房倒水,一只老鼠从她脚背上迅速跑了过去,她吓了一跳,水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一大早惊魂,她恨得牙痒痒,“顾予笙欺负我也就得了,连只老鼠也要欺负我,这么宽的路你不跑,偏偏从我脚背上跑过去。”

打开冰箱,拿了块面包,还是昨天出去吃饭时顺便在超市里买来当今早早餐的,又从橱柜最下面的一层抽屉里拿了包老鼠药。

她一时忘了这是毒药,直接用手抓了一把洒在上面。

顾予笙在房间里听到声音,以为是苏桃又晕倒了,急忙跑到厨房,“怎么了?”

慌乱中,连拖鞋都穿反了。

昨晚在浴室,她就直接晕过去了,王医生说是情绪过于激动,气血攻心,休息一晚就可以了,没什么大碍。

但看着他的眼神,明显是很怪异!

苏桃没理他。

顾予笙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低头在她耳垂上吻了吻,舌尖暧昧的在上面刷过,怀里的女人明显一僵,昨晚他悟出来的,这里是她敏感位置。

“还在生气?我都说了,我会负责的。”

苏桃咬牙切齿的摆弄着手里的面包,她恨不得直接塞他嘴里。

彻底堵住他的嘴!

“拿开你的脏手,我今天回来之前你要是还没搬出去,我就告到顾老爷子那里,打不死你。”

顾家老爷子对顾予笙的严厉,全公司都知道,有一次她就看到,老爷子在顾氏拿着拐杖揍他!

当时她还去劝,应该直接让老爷子把他打死。

现在悔不当初!

“不去告我?”

顾予笙强硬的掰过她的身子,眸子里的光很亮。

苏桃怨恨的盯着他道貌岸然的脸,冷笑,“法官不会认为是我主动勾引你的?”

上次她说他要去告发他,他就这么答的,人不要脸鬼都怕,何况是曲曲的法官。

顾予笙笑了,“不会,你如果去告我,我坐了牢出来还是要娶你,我会告诉法官,你昨晚在我身下有多热情,你的手环住我的脖子,双腿……”

“你给我闭嘴。”

在他没说出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浑话之前,苏桃气急败坏的伸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带着屈辱和憎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这个男人,怎么能睁着眼说瞎话?

她昨晚,什么时候对他热情了?

恨不得挠死他才是真的。

顾予笙一双眼睛里盈着璀璨的笑意,他就喜欢苏桃这么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她发怒、生气,说明,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她的手上很香,有面包和某种特殊的食材香味,伸出舌头,在她掌心里暧昧的舔了舔。

掌心痒痒的,苏桃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张脸瞬间变得通红。

他居然做这么bian态的举动。

她一激动,就忘了她刚抓过老鼠药!

顾予笙像上了瘾一般,细细的舔着她纤细的手指,“真香,你买的什么面包?”

喂老鼠的。

吃不死你!

她突然瞪大眼睛,‘啊’的一声大叫,急忙缩回手,“我手上有老鼠药,顾予笙,你这个臭流氓。”

为了保证效果,她还买的特效药。

糟了,会不会有事啊。

她前几次用来毒老鼠,真的捡到过几只尸体!

“难怪,我说怎么觉得脑袋有点晕。”

说着,他伟岸的身子直直的朝她倒来,苏桃被他压的险些朝后面仰倒,急忙伸手扶住他,颤抖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顾予笙,你撑住了,千万别死啊。”

她急坏了,费力的扶着他往外走。

男人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苏桃好不容易将他扶出厨房,就脚下一软,两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顾予笙的头结结实实的撞在地上。

‘咚’的一声闷响。

“顾予笙。”

苏桃抱着他的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脸色好像都泛青了!

连滚带爬的跑进房间里,在床头柜上找到他的手机,密码,密码是多少?

她记得以前顾予笙告诉过她,一急起来,就忘了。

拿着手机跑出去,拍了拍男人的脸,“喂,你先醒醒,密码是多少?王医生的电话是多少啊?”

本来昏过去的男人慢悠悠的睁开眸子,看到苏桃着急的模样,他心里就像是被人塞了一块蜜,很甜。

苏桃一愣,不敢相信他就这么醒了,下意识的问了句:“你装的?”

确实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至少,还没有到昏迷的地步,但看到苏桃脸上的怀疑,他肯定是不能认的。

难受的皱起眉,眼睑恹恹的耷拉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似的,“被你打醒的,好痛。”

“那你快告诉我,手机密码是多少?”

她急忙抓紧时间问,万一他又晕过去了,怎么办。

顾予笙勾了勾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2245,为什么要救我,如果我死了,就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他看见,苏桃输密码的手顿在了屏幕上!

她看着他,那一瞬间,他真的在她眼睛里瞧出了古装剧里,所谓的杀气。

心里一痛,嘴角的弧度也开始僵硬,最后变成一抹苦笑。

“我真不该告诉你密码。”

如果不告诉她,就不会看到她的犹豫。

他心里会觉得,她即使恼他怨他,但还没有恨到希望他去死的地步。

本来就晕,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这次,他是真的晕过去了!

苏桃颤抖的解开锁,在通话记录里找到王医生的电话拨过去,这个时候,打120怕那边会有耽误。

“你死了,我就要去坐牢,不划算。”

是的,为了他牺牲自己一辈子的自由,不划算。

她在心里给自己的着急找了个很好的理由!

医院。

顾予笙刚被送到,就推进了急诊室洗胃,王医生给顾家的人打电话,这种事,不能瞒着。

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谁都担不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