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王仙师闪电出手,一下将她的穴道点住,“想咬舌自尽,门都没有。”

然后转向木玥昃,“给你半柱香的时间考虑,逾期不候。”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把药末,一扬手就撒在了四周。

然后他将若楠随手一扔,自己也随意的坐在了地上。

五皇子等人一见他不管王妃了,一个个就想上前抢人。

木玥昃一伸手,直接将众人拦住。

端妃着急了,红着脸喊到,“岳王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让大家趁此机会将王妃救下来?”

木玥昃冷冷的瞅她一眼,“不想死就上去试试。”

别人不知道王仙师的厉害,他们知道。

王仙师江胡号称“毒仙”,下毒功夫天下一绝,到现在为止,就没有几人能逃过去。

别看他就是那么轻轻一撒,那绝对是致命的剧毒之物。

东方和楼清尘面色沉郁的盯着地上的王仙师。

“昃没有迷人醉的解药,没有必要骗你。”

王仙师拿白眼瞟他一眼,“有没有我知道,不用你们两个打马虎眼。如果他不想他的女人出丑,那最好现在乖乖的交出我要得东西,否则待会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任。”

能看出来,王仙师根本就是有恃无恐,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艺高人胆大呢!

若楠被点了穴道,身子虽然不能动弹,但是脑子却不糊涂。

根据自己身体的反应和变化,肯定刚才那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就连他们周围撒的白沫也不是简单之物。

迷人醉这东西她也研究了一阵,并且还真研究出了一味解药。

不过这解药的配方却不能让外人知道。

原因就是这配方需要用到自己的血液做引子。

她相信,头脚他知道了这方法,后脚自己就得没命了。

若楠满脸期盼的看向木玥昃,一边看,还一边朝他使眼色。

木玥昃一直在密切关注若楠的情况,随时都在寻找着营救的机会。

看现在这情况,影子杀手不用是不行了。

木玥昃眼神冰冷,他身边五米都不能站人。

“本王再说一遍,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

“一手交药一手交人,其他的免谈。”

王仙师那说话办事叫一个绝,连个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楼清尘凑到木玥昃身边,“你有什么打算,我看嫂子快坚持不住了。难不成你真要等到她出了丑再做决定吗?”

木玥昃阴沉着脸,低声说,“有没有解药你比我清楚,这个是我说了就算的吗?”

此刻他比谁都迫切的希望能将人救下,但是这一切他都做不得主。

“要不你找些药先凑合过去?”

楼轻尘小声的耳语。

“如果是别人还有可能糊弄糊弄,但是如今是师傅,你觉得可能吗?”

王先师活的比猴还精,就算他现在将解药给他,他也未必就完全相信,然后乖乖交人?

为今之计,就是赶紧想个办法,让他先给若楠解药,然后再另想良策。

若楠闭眼躺在地上,将众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原来这老东西想要迷人醉的解药。

可是这解药只有自己有,木玥昃也没办法啊!

那现在自己是说还是不说呢?

若楠正在天人交战,突然她感觉身上的那股子燥热慢慢的消退了,刚才的难受劲也居然消失了。

若楠就纳了闷了,难不成他给自己吃的不是春药?只不过是用来迷惑木玥昃他们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自己刚才明明难受的不行,她很确定自己是中毒了,只不过好像现在药性正在消失中。

若楠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脑海中划过。

自己的血液本来就异于常人,就连迷人醉的解药也要依赖于自己的血液?是不是说她的血液本身就带有解毒功效?

若楠仔细想想,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自己也曾经中过迷人醉的毒,但是却不药而愈,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本身就自带解毒系统。

想通这点之后,若楠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不用担心待会会出丑了,忧的是自己待会毫无反应,肯定会引起他的猜疑,到时候没准会陷入更大的危险中。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若楠睁开眼睛,看看木玥昃,然后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啊!”

若楠突然呻吟出声,然后又紧紧地咬住嘴唇,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王先师朝她瞥了一眼,“你倒是能忍,现在才有反应,不错。”

说完笑着点点头。

木玥昃猛地往前一大步,“你到底给楠儿用了什么?赶紧将解药交出来。”

看若楠那样子,显然已经要忍不住了。

“哈哈哈,没什么,只不过是些让人飘飘欲仙的东西。好徒儿,这岳王妃长得并不出众,却独得你的青眼,显然是本事了得,今天不妨在大家面前施展施展,你觉得如何?”

王先师在说此话时,哪里还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完全是一个猥亵老头的恶心模样。

“师傅,你怎么能这么做?好歹我们也曾经是您的徒弟,您就这样对待我们吗?难道您就不顾念一些师徒情份?”

楼轻尘一听王先师那番话,脑袋瓜子就是轰得一下,原本心中那高大威严的师傅形象,瞬间倒塌,对他的敬佩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鄙视。

“好啊,如果你们真当我是你们的师傅,那就将解药乖乖的交出来,一切好商量。”

木玥昃黑眸中闪过伤痛,“师傅,我们真的没有解药,没有骗您。”

王先师脸色一沉,“哼,若是别人说没有,我没准还相信,但若是你们说没有,我绝对不相信。上官洪中的是迷人醉之毒,五皇子中的也是此毒,如今他们两个人都好好的站在这里,你告诉我这要如何解释?”

楼轻尘看看木玥昃,然后转头看向王先师,“他们怎么解得毒,我们怎么知道?不过您要真想知道,我可以替您问问,只是求你,先给王妃解了毒。”

“少拿我当三岁孩童,不用多说了,如果真想救人,你就赶紧拿解药,其他的免谈。”王先师显然也有些不耐烦了,烦躁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他这一坐起来,木玥昃等人就变得异常紧张。

“且慢,这位先生稍安勿躁。”

关键时刻,上官洪果断出声。

王先师冷冷的瞥他一眼。

上官洪淡然一笑,不在意的说,“在下曾在回岳城的途中被人暗杀,确实中了毒,不过现在之所以安然无恙,不是吃了什么解药,而是全靠我自己熬过来的。”

王先师听后,眼珠子登时就瞪圆了,“你说什么?你自己熬过来的?”

上官洪笑笑,“确实如此。毒性刚开始并不是很难受,可是时间一久,我整个人都会变得暴躁不安,还具有攻击性。在一次毒发时,我大哥将我一棍打昏。当我再次醒来时,就完全清醒了。所以下次我毒发时,看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大哥就会将我打昏。刚开始这方法确实帮助了我,再后来,这种方法也不行了,那时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识了,就像猛兽一般,见谁打谁。为了防止我伤人和弄伤自己,家人将我锁在单独的院中,用锁链绑起来。这样我虽然会弄伤自己,但却能让我冷静下来。后来我就知道,只要我能够忍下来,迟早会有清醒的那一刻。”

“果不其然,几次验证之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忍受的过程是煎熬的,但只要我坚持住了,就一定能解了毒。”

上官洪越说越自豪,一点都不做作。

王先师也是迷惑了,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上官将军所言不假,本皇子也是靠自己的毅力才能一点一点的将毒戒掉,这个所谓的迷人醉根本就不需要解药。”

五皇子慕兰御也适时的开口附和。

这回木玥昃明显看到了王先师的犹豫。

“以您的能力,擒住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人轻而易举,何必要为难王妃一个弱女子?”

三皇子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也开口帮腔。

王先师在三皇子的脸上停留了约莫有十来秒钟。

“老夫绝不会轻信你们的话,你们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相信。”

王先师虽然有片刻的犹豫,但最后还是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王先师光顾着跟木玥昃他们说话了,一时间也就没多注意身后躺着的若楠。

因为被点住的穴道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一到就会自行解开。

王先师也不过是点了若楠的哑穴和定穴。

如今时间到了,慢慢的若楠感觉她的胳膊腿又能动了。

既然胳膊能动了,那嘴肯定也肯定能说话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若楠故意呻吟出声。

哎你还别说,真就猜对了。

王先师光顾着跟木玥昃他们说话了,根本就没管若楠这边。

若楠不会武功,又知道他刚才在四周洒下的都是剧毒之物,为了以策安全,暂时若楠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此时。王先师的耐性好像也即将用完了。

“好啦,说了半天,你还是舍不得你们的解药。看来你对这个女人并不像老夫想象中那么在乎,既然如此,多说无益。”

说道这里,王先师大步来到若楠的身边,粗鲁的将她的手臂抻住,一下子就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抓住这个机会,若楠猛地用手一推,王先师被弄了个猝不及防,蹬蹬蹬向后退了几步。

借着这个力道,若楠也向后退了几大步。

眼瞅着就要踏在撒了毒药的线圈上了,木玥昃等人惊呼出声。

这时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在若哪落地的瞬间,一把将她抄起,腾空而起。

此时,木玥昃和楼轻尘相视一看,猛地起身,楼轻尘扑向了王先师,而木玥昃则向黑衣人飞去。

在空中,若楠能感觉出从黑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嗜血气息,可是很奇怪,她不害怕。

“接住你的女人。”

若楠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就被黑衣人从空中扔了下来。

“完啦,这回得摔成肉酱了。”

若楠也不叫了,直接捂上了脸。

瞪了一会儿,没疼。

睁开眼睛从指缝中往外一看,木玥昃宠溺的黑脸就在跟前。

“木玥昃!”

若楠大叫一声,一把搂住他的脖子。

“我以为要被摔死了。”

甜甜腻腻的声音里,带着委屈和害怕。

“没事了,我不会让你摔到的。”木玥昃本打算训他两句的,可是见她这小可怜的样,心一软,出口的话全变味了。

周围的人见王妃安全脱险,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楼轻尘眼角余光一直扫着木玥昃这边的,见若楠安全救下了,跟黑衣人使个眼色,虚晃一招,就撤了下来。

黑衣人也随即跳到一旁,冰冷的瞪着王先师。

王先师见二人跟他不打了,气的胡子都立起来了。

“混蛋,居然使诈骗老子,看老子不废了你们。”

说着就要伸手拿毒药。

“如果你不想事情没法收拾了,您就继续闹,现在您可没什么把柄在手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木玥昃将若楠往怀中一揽,冰冷的声音随即飘向王先师。

“哼,老夫果然是低估你了,想不到连江湖排名第一的影阁杀手你都能请得起,真是人不可貌相。”

王先师那是老江湖了,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瞅出来。

刚才他只不过跟对方交手了几下,那高低立马就现了出来。

楼轻尘只是想缠住自己,而那个杀手也是同样的目的。

否则他们二人联手,岂有自己活命的机会。

“谁如果想伤害我的人,我绝不轻饶,您也一样。”说完恶狠狠的盯着王先师。

王先师气的浑身打哆嗦,“我就不信你能天天将她护在怀里,总有你照顾不到的时候。”

王先师说完这句,就想飞身离开。

木玥昃朝影魄使个眼色。

影魄还没等王先师的脚离地,他的身子就已经扑了过去。

王先师暗叫不好,刚想拿毒药,可是一切已经晚了,冰冷的匕首已经按在了脖子上,沁凉沁凉的。

“既然我不能时时刻刻的守着她,那就先将威胁到她安全的隐患一一除去,这样不就安全了吗?”

说完嘴角一掀,笑了。

“要杀要剐,随便,吭一声都不是好汉。”

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风水轮流转。

刚才是他威胁木玥昃,现在他反倒变成人家案板上的肉了。

“不要伤他。”

若楠突然出声。

影魄蹙了一下眉头,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她说话的份?

影魄那是一千一万个瞧不起这个长相一般的女人。

还有就是这个女人前段时间一直将影魂困在身边,害得他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他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若楠。

木玥昃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只要是若楠开口了,他都要听得。

“有什么事情吗?”

木玥昃低头轻声问道。

若楠笑笑,起身从他怀里站了出来。

“你刚才将我的穴道点了,还喂我吃了乱七八糟的药,现在就这样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若楠说完,撅着嘴看向木玥昃。

“不能这样便宜了他。”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楠公然撒娇耍横,一点负担都没有。

木玥昃就是喜欢若楠这样的真性情,笑着点点头。

“你想怎样?”

那意思就是你要怎样,就怎么处理王先师了。

王先师本来就很郁闷轻易被制,如今又被人当众讨论如何处理自己,那面子里子都是挂不住了。

“木玥昃,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办事情还需要女人来教吗?”

如果王先师不说这话,木玥昃还不恼,可是他居然作死的这么说了,浓浓的嗜血之气在院中弥漫。

若楠轻轻拍拍木玥昃的手臂,“老公,别生气,狗咬了你,你还能咬狗一嘴吗?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若楠这嘴也是够毒的,直接就将王先师归到了畜生一列。

“你说什么?”

木玥昃还没吭声呢,王先师倒先不干了,这杀就杀吧,还被人挖苦埋汰,他可受不了这口气。

“看你仙风道骨,人模狗样的,原来耳朵有问题啊!”

“你才耳朵有问题?”王先师气不过回了一句。

若楠冷笑一声,“看来你不是耳朵有问题,而是脑袋有问题,不是傻了就是呆了。本来还打算好好整整你,看在看你这样,本王妃怎么好意思欺负一个弱智之人。”

说完看向木玥昃,“老公,这人你看着随便处理了吧,我不跟傻子较劲。”

周围的人听若楠这么一说,都噗嗤一声笑了。

“你才是傻子呢?”王先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骂做傻子了,气的眼珠子都瞪圆了。

“傻子永远都不承认自己是傻子,大家都明白,你不用解释。”

若楠一脸同情的说了句,惹得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木玥昃实在也是忍俊不住,噗嗤笑了,低头点点她的鼻头,“不许这么调皮,怎么他也曾经是我的师傅,这样太不尊重老人家了。”

“尊重?他刚才还喂我吃那乱七八糟的药呢?那时候他怎么不念及我是你的妻子啊?我看他就是一个为老不尊的老色鬼。”

要不是自己身上自带解毒能力,那现在出丑的肯定是自己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若楠这句话,让众人重新关注她。

“楠儿,你身上不难受吗?”

木玥昃一脸的好奇,刚才光顾着救下她高兴了,也没理这茬,现在发现不对劲了。

王先师刚才还觉得哪不对劲呢,现在也发现了。

“你中了老夫特制的迷幻散,居然无事?”

若楠看看自己的手,砸吧砸吧嘴,“你确定刚才给我吃的是毒药?不是拿错了?我刚才确实难受来着,但是你点了我的穴道,我就没事了。”

“不可能啊?”

王先师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劲,觉得这女人身上有古怪。

“怎么就不可能啊?你能有预谋的来害人,难道我就不能提前服用解毒丹,你说是吧,老公?”

说完笑着看向木玥昃。

木玥昃虽然也很好奇,但还是很配合的点点头。

相信待会自己就有时间将这一切搞清楚,现在可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

“王妃,您来了。”

正在此时,木宝儿的房门打开了,三嬷嬷抱着孩子走了出来。

若楠等人朝她望去。

三嬷嬷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王先师身子一矮,随手扬出一物。

“啊!”

三嬷嬷痛呼出声,孩子随即脱手。

王先师一拧腰身,一把将孩子抄在手中。

“再动,我就摔死他。”

说着也不顾孩子的大哭,一把将孩子高高举起。

“宝儿。”

若楠的心一下子就揪得老高。

“不要伤了我的孩子。”

千防万防,居然还是有疏漏。

事情发生在瞬间,所有人猝不及防。

木玥昃身子一僵,“先将孩子放下,我立即放你离开。”

“哈哈哈,都这时候了,你还敢命令我?现在我也不要什么解药了,只要你肯将这个女人交给我,我就将孩子给你。”

王先师现在很确定,这个女人身上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门都没有。”

让他拿楠儿来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最好想清楚了,这个可是你的嫡长子,女人没了可以再娶,可是孩子没了······”

王先师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你简直是放屁,亏你还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

上官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在旁边插言。

“一个大男人,想要什么,自己去抢就是,先是威胁女人,现在又来伤害一个襁褓中的孩子,你简直不是人。”

王仙师的老脸一红一白的,分外精彩。

“木玥昃,你决定了没有?”

王仙师将脸一沉,直接看向木玥昃。

“你摔吧,如果孩子出了事,我让你全家陪葬。”

阴狠的话,不带一丝温度。

若楠不觑木玥昃会如此说话,顿时就慌了手脚。

“木玥昃,你疯了?”

然后她扭头看向王仙师,“孩子还小,不懂事,你将她放了,我跟你走,绝不耍花招。”说完就要挣脱开木玥昃的怀抱,往前走。

木玥昃一把将她拉住,然后紧紧的揽在怀中,“让他将孩子带走吧,不会有事的。”

“你说什么呢?孩子才多小啊?我觉不能让他离开我的身边,你放开我。”

说着使劲一甩,然后看向王仙师,“刚才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吃你的毒药,我藏在嘴里了,你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料你这丫头也没这么大本事,这是一粒药丸你先吃了再说。”说着朝着她就是一丢。

若楠伸手接了,没等木玥昃制止一仰脖就给咽了下去。

“你看,这次我是真吃了。”

说着居然将嘴巴张开。

王先师点点头,然后将孩子放了下来,“一个小子家家的,怎么这么爱哭,麻烦。”

木宝儿因为受了惊吓,一直哭闹不止,这让王先师很头疼。

“你跟我走吧,你放心只要咱们安全了,孩子自然给你送回来。”

若楠一听这话,虽然很失望,但是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那你将孩子给我抱,我跟你走。”

若楠现在就想将孩子抱在自己怀中。

“你走过来,我就将孩子给你。”

王先师直到现在还是有些担心,自己这徒儿藏得太深,他总有些害怕的感觉。

虽然他不想承认。

若楠要往前走,木玥昃一把将她拉住,“只要你有命活着离开,那你将孩子带走吧。”

若楠很不满意的回头瞅瞅他,“都这时候了,你再胡说什么?”

木玥昃没有搭理若楠,一瞬不瞬的盯着王先师。

“木玥昃,你还真是狂妄,难道你就真觉得老夫离不开你这岳王府吗?你难道就不怕我真宰了这小子?”

木玥昃冷眼盯着他,没说话。

王先师心里的小鼓敲得是七上八下,“木玥昃,你太狠心了,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要了,看来这孩子也未必是你亲生的。”

王先师也就是这么顺嘴一说,根本就没想具体是啥意思,可是他这么说了,木玥昃居然没反驳。

这一幕让周围的其他人看了,纷纷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向焦急的岳王妃。

怪不得刚才王妃和孩子出事之后,岳王能如此淡定,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一桩内幕啊?

原本对若楠各种羡慕嫉妒的夫人小姐们,如今却是浓浓的不屑与鄙视。

岳王妃看着恬静淡然,原来也是个不安分,风流放荡的女子。

若楠当然注意到这一切了,失望伤心那是肯定的。

不她心中就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这些日子一时是耿耿于怀。

原本她还以为木玥昃是真的不在意,可是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了。

想通这,若楠惨然一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孩子是我的,不用你管。”

说着一使劲,顿时就挣脱开了,撒腿就跑到了王先师的身边。

“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孩子,将孩子给我吧,趁现在还有机会,我跟你走。”

心已死,在什么地方实际已经无所谓了。

“王妃,你在干什么?”

绿竹和三嬷嬷在旁边喊着,很是纳闷为什么王爷不出声反驳。

周围的人也被这惊人的转折给吓到了。

木玥昃沉着脸,冷冷的看向若楠,“你真的要跟他走?”

若楠笑笑,“那是我的孩子,他在哪里,我在哪里。”

说完一扭身,脸上的笑容散去,浓浓的悲伤浮上脸面。

若楠轻轻走到王先师身边,伸手将哭闹的孩子抱在怀里,“别哭了,妈妈带你离开。”

轻声的呢喃,像是一种告别。

“只要我跟你走,你想要什么都能实现。”

若楠这话的意思是只有她才有迷人醉的解药。

可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却是别的意思。

“居然生了别人的孩子,还好意思说大话,真是不知道羞耻。”

就算耳语的声音再小,还是能让周围的人听见。

若楠听了,苦笑一下,然后看看黑着脸的木玥昃,“从今日起,你我再无关系,我要跟你离婚。”

“轰”

人群立即就炸开了。

在场的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什么时候听说过女人要跟男人求合离的?真是世间少有。

“岳王妃,贼人胡乱说了几句,离间你跟岳王的夫妻感情,您怎能当真?合离,这样的大事可不是随便能说的。”

端妃娘娘一本正经的劝了两句,然后看向王先师,“你这贼人,扰了人家的宴会不说,还在这里胡言乱语,妖言惑众,也不怕遭雷劈。岳王大度不与你计较,还不速速离去?”

端妃的意思是给双方一个台阶,好让这件事有个结局,但是心是好的,但是事情却未必如此发展。

“你真要离开?”

木玥昃这回开口了,可是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你我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勉强不来。”

若楠说完这句,看向三嬷嬷等人,“你们的卖身契我早就给你们了,今日我离开之后,你们也可自行离开,岳王府无权干涉你们,以后你们好自为之,过你们自己想过的日子吧!”

香儿等人听了,立即嚎啕大哭起来。

“王先师你还不走吗?”

王先师戒备的朝影魄看看,然后将若楠挡在身前,慢慢的往外走。

“岳王,难道你真让那贼人将楠丫头带走?”

此时此刻,上官勋再不能坐视不管了,愤怒的出声质问。

“她想离开,我不拦着。”

木玥昃也是一肚子的气,气她对自己的不信任。

“什么叫表妹想离开?你难道没看见她是为了救孩子吗?那可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就不着急啊?”

上官文也急了,张口就是埋怨。

木玥昃冰冷的瞟他一眼,“她不相信我能救出孩子。”

“师傅,将王妃放了,我让你离开,否则别怪徒儿手下无情。”

楼轻尘也糊涂了,不知道木玥昃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昃的,他门清,绝对是错不了的,百分百昃的种。

他就纳了闷了,昃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哈哈哈,你若敢请举妄动,我现在就弄死这小崽子。”

王先师说着一把将孩子夺回手中。

孩子刚不哭了,如今被这样一夺,再次嚎啕大哭。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若楠的眼睛都红了,凶狠的盯着王先师。

“你让他们都退下,否则休怪我无情。”王先师说着,手上一使劲,孩子的脸立即被憋的通红。

“你们都退后。”

若楠凶狠的往后一挥手,“木玥昃,不要让我恨你,让你的人退后,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木玥昃听若楠口口声声说她的孩子,她的孩子,跟自己完全撇清关系,气的他牙齿咯嘣响。

“影魄,动手将人给我擒了。”

木玥昃一下令,四面八方顿时飞出无数黑衣人,顿时将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先师一看这阵势,浑身就是一哆嗦。

一伸手,一把毒药握在手中,“你们再动一下,我先弄死这小的。”

说着就将手放在了孩子的小细脖子上。

“不要!”

若楠一见,发疯似的扑了上来。

下意识的,王先师手一扬,一把粉末全都扔在了若楠的身上。

“啊!”

若楠尖声痛呼,双手猛地捂住脸面。

与此同时,影魄等人也迅速出手,场面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木玥昃也飞身欺进王先师,一伸手,直接就抓向他怀中的孩子。

电光火石之间,王先师狰狞一笑,使劲一扬手,孩子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朝远处落去。

“不要!”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若楠猛地扑向孩子落下的方向。

“咚”

孩子径直落进了院中的水塘中。

若楠想都没想一下子就跳了进去,根本就没想自己实际并不会游泳。

影魄等几大杀手,一同围攻王先师,很快他的身上就带了多处剑伤,但是影魄他们也吃了苦头。

王先师浑身都是毒,一出手必伤人,丝毫顾忌也无。

再加上院中还有众多的夫人小姐达官贵人,场面更是乱成一团。

木玥昃眼瞅着孩子和若楠先后落水,等他到了近前下水将人就起之时,孩子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原来在王先师将孩子扔出的瞬间,已经对孩子下了毒手。

寒冬腊月,木玥昃将浑身湿透的若楠紧紧搂在怀中。

“楠儿,你醒醒。”

说着猛拍她的脸颊。

一连咳嗽几声,若楠呛出两口水,然后挣开眼睛。

“孩子,我的孩子呢?”

说着四处寻找。

很快就在旁边的地上,看见了孩子的襁褓。

“宝儿。”

若楠猛地扑向孩子。

此时襁褓中的孩子面目紫黑,已经没有了声息。

“啊!”

歇斯底里的喊叫,响彻整个清雅园。

打斗停止了,声音没有了,四周变得一片寂静。

若楠感觉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入目的只有孩子冰冷的身体和紫黑的面目。

“啊!”

凄惨的痛呼直刺人的耳膜。

“你还我的孩子。”

若楠猛地站起身来,凶神恶煞一般看向打斗中的王先师。

顾不得浑身湿透的衣衫和脸上的毒伤,若楠猛地扑向王先师。

此时王先师已经是做困兽斗了,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若楠发疯的冲过来,王先师冷笑一声,“找死。”

说着就要伸手伤人。

木玥昃猛地拔身而起,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若楠披头散发的到了跟前,“你不是会用毒吗?你用毒害了这么多人,现在我就让你尝尝毒药的滋味。”

说着从自己的袖带中拿出一堆药瓶,胡乱的拔开瓶塞,梦头盖脸的就撒了过来。

“啊!”

这回换成王先师痛呼出声了。

“哈哈,这些毒药都是我研制出来的,还没找人试过,你就尝尝味道吧!”

一边说着,陆陆续续的从自己身上翻出了很多的瓶瓶罐罐,五颜六色的药丸全都散落在地。

“绿竹,将她按住,将这些药丸都让他吃了,还有她不是要迷人醉的解药吗?将这几瓶迷人醉全都给他喂了,我也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绿竹也被若楠的癫狂吓坏了,但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王先师一代毒王,居然被人押着灌毒药,这话传将出去,羞也得羞死了。

至于周围的其他人,全都是吓傻了。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文弱淡然的岳王妃,居然也是摆弄毒药的高手,而且连害人无数的迷人醉都有。

王先师本来就是用毒宗师,早就练就了百毒不侵,可是如今被人这样胡乱灌药,那也是招架不住,很快就难过的在地上打滚。

若楠冷眼看着这一幕,“你害了我的宝儿,我要你陪葬。”

声音清淡,冰冷,没有半点感情。

“王妃。”

三嬷嬷在旁边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若楠一个眼神飘过去,她立即就吓得住了口。

“好好地你不在屋子里待着,跑出来做什么?白白害了我儿得命。三嬷嬷,你对我不错,我无以为报,今日之后,你我再无半点情分。”

“王妃!”

三嬷嬷一听若楠如此说,害怕的一哆嗦,扑通就跪倒在地。

“王妃,你听我说,孩子,孩子······”

三嬷嬷想说孩子没事,那个死了的根本不是她的宝儿,可是若楠根本不让她说完。

“闭嘴,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你走吧!”

“王妃,您误会三嬷嬷了。”香儿也在旁边帮腔解释。

但是此时若楠根本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香儿,剩下的事情就全交给你了,不要将我的心血白费了,好好经营它们。”说完从怀中摸出一块印章猛地掷向香儿。

做完这一切,只见她一脸木然,悲伤的走向已无气息的孩子身边,轻轻的将他抱起来,“死了也好,省的将来煎熬,妈妈没了牵挂,也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说完低头亲亲孩子已看不出面目的脸蛋,凄惨的一笑。

自始至终木玥昃都没有说话。

若楠决然的转向木玥昃,“来到这里纯属偶然,嫁给你非我本意,爱上你更是意料外之事,所有所有这一切,原本就是个错误。现在好了,就让这个错误画上句号,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木玥昃,若有来世,我绝不再遇见你!”

说完这最后一句,若楠抱着孩子,猛地奔向河塘。

“不要!”

等众人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的时候,若楠已经抱着孩子撞向河塘中的巨石。

红,殷红的鲜血,瞬间染满整个河面。

“啊!”

野兽般的哀嚎响彻整个天空。

宴会过后,没有流言蜚语,没有议论纷纷。

大家好像都在一夜间忘记了什么似的,没有人敢提起那个让人震惊,也让人害怕的血腥宴会。

从此之后,朝廷中再没人见过岳王此人,岳王府也从此归于沉寂。

五皇子和三皇子两股势力在朝中好一番角逐,最后被太子突然袭击,然后纷纷落马。

一月之后,绣衣坊被人收购,传说是女人坊的老板做的。

同时影阁这个江湖霸主也正式浮出水面,影阁阁主元傲天第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四年以后

“木宝儿,你在哪?快出来。”

绿竹和剑雪气喘吁吁的,一边跑还一边左右张望。

“这小鬼头,一溜烟又跑哪里去了?真是欠收拾了。”

绿竹一边碎碎念,眼睛却没停着,左右的寻找。

“你这话都说了一万遍了,你说的不烦,我听的都烦了,别唠叨了,赶紧找人吧!”

剑雪也是服气了,你说她们好几个大人看着一个小萝卜头,居然还给看丢了,隔三差五的就得来上这么一回。

“谁叫你们教他什么武功的?人不大,满肚子鬼心眼,我看迟早你我被他卖了,还给他数钱呢!”

绿竹气的口不择言了,一跺脚,“不找了,等他饿了,自然会回来,我今天回去就将满汉全席做好了,我就不信这臭小子不自己跑回来。”

绿竹说完,果真停下脚步,然后扭身往回走。

剑雪四外张望一下,肩膀一落,“小祖宗,你若在这附近,就赶紧回家吧,绿竹发飙了,小心以后再也吃不到她做的饭菜了。”

说完这句,她也耷拉着脑袋离开了。

等她们都走后,约莫过了有小半炷香的功夫,一个小脑袋从一棵大树上露了出来,漆黑的眸子满是狡黠的光芒。

“臭小子,又让绿竹她们着急了?”

突然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从大树后面传了出来。

“你还不是一样,是不是又去找呻吟姐姐了?这次搭理你了吗?”

坏坏的声音,就不像一个孩子该有的语气。

“嘿嘿,知道就行了,何必说出来?”

此时若有人在肯定会发现,我们的楼大公子脸红害羞了。

“我去看我娘了,她还没醒。”

木宝儿一纵跳下大树,声音有些落寞的传了过来。

“爹每天都守着娘,我都没机会。”

听得出来,声音里是浓浓的抱怨。

楼轻尘看着孩子远去的背影,叹息一声,“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这话是说别人,也是自己的写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他现在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影阁后院

在一幢幽静的竹楼里,木玥昃一脸深情的盯着床上闭目睡觉的清秀女子,温柔的开口。

“楠儿,你都睡了这么久了,还不醒过来啊?咱们的宝儿没死,他还活着,现在活蹦乱跳的整天跟绿竹他们瞎折腾,影阁都快被他拆了,你快醒过来,教训教训他。”

可是不管他说什么,床上依然毫无动静。

四年前,若楠伤心欲绝,抱着孩子跳水自杀。人是救过来了,但却从此沉睡不醒。

木玥昃遍寻天下名医,苦无结果。

“楠儿,今天我要去趟青山寺,听说那里来了一位神尼,可治天下奇症,我一定将她请来,为你治病。”

说完俯身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起身离开。

青山寺

青山主持正在陪着一位老态龙钟的尼姑说着什么。

“你这次回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青山主持说着,脸色古怪的看向闭目的尼姑。

“我要等个人,他快要来了。”说完嘴角掀起一个微笑。

“主持,寺外有人求见神尼。”

小沙弥突然进来禀报。

“请他进来。”

神尼突然睁开眼睛,一到精光乍现。

小沙弥见了,先是一惊,随即弯身退下。

“好,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我忙完了就要走了。”

神尼突然对主持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再次闭上眼睛。

主持神情顿了顿,随即点头起身离开。

待他走后,神尼睁开眼睛,朝他离去的方向看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切都晚了。”

木玥昃刚来到禅房,里面就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我等你多时了,进来吧!”

木玥昃先是一惊,随即推门而入。

背着阳光,木玥昃只能看见日光中一个苍老佝偻的身影坐在那里。

“她本不属于这里,现在是从哪来,回哪去了,你这样勉强霸着她的身子,对她没有好处,该放手还是放手吧!”

木玥昃一愣,很是不喜欢那句“她不属于这里”。

“她是我的妻子,无论生死,一辈子都是。我绝不放手。”木玥昃坚决的说着。

神尼叹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随即产房中陷入一片寂静。

木玥昃扑通跪倒在地,“求神尼救救我的妻子,不管付出何种代价,我都愿意。”

神尼看他一眼,“她本来就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阴差阳错附在了相府嫡女的身上。如果你们能够惺惺相惜,坦诚相待,也倒能长长久久白头到老,可是说到底,你们之间还是多了一层不信任。如今你还是放手吧!”

这样的话再次听人提起,木玥昃悔不当初。

神尼看了他的反应,笑着说,“想来她应该留下了只言片语,对不对?你还是放手吧!”

“我绝不放手,上天入地,我都要将她找到。”

“既然你如此决绝,方法倒是有一个。”

神尼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向他掷来。

“拿着这枚铜钱,在月圆之夜,抱着她从她跳河的地方跳下去,你心中所想,自然能实现。”

木玥昃接过铜钱握在手中,刚想再问什么,突然刺眼的光芒亮起。

等一切恢复之后,木玥昃哪里还能看见什么神尼,只不过手心里紧握的铜钱,清楚明白的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三日后,月圆之夜。

木玥昃将一切都安排停当之后,淡然的看向自己的好兄弟东方和楼轻尘。

“以后宝儿就多让你们费心了,告诉他,我去找他娘亲了,我们永远爱着他。”

楼轻尘一改吊儿郎当的样子,严肃的说,“你确定不当面跟宝儿讲清楚?他虽然小,但什么都明白。”

木玥昃摇摇头,“还是不见了吧,等他长大了再将一切都告诉他。”然后他看向自己的好友,“珍惜你们身边的人。”

说完这最后一句,转身将床上的若楠抱起,然后朝外面走去。

此时绿竹她们已经等在了外面。

“王爷,你真的要如此做?”

绿竹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件事怎么听来都是骇人听闻。

木玥昃点点头,“以后麻烦你们照顾宝儿了。”

说完,抱着若楠,大步往河中走去,没有半点犹豫。

说也奇怪,木玥昃抱着若楠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道亮光闪过。

等众人再次睁开眼睛时,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

“爹,你一定要将娘带回来。”

木宝儿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出来。

原来这一切都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病房里

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满眼都是白色。

一侧身,床头各种精密仪器滴滴答答工作的声音敲击着若楠的耳鼓。

若楠闭上眼睛,然后睁开。

还是满眼的白。

使劲眨巴眨巴眼睛,环顾四周,顿时一股水汽氤氲在眼角。

“我回来了!”

有兴奋,有酸涩,还有浓浓的悲伤。

“楠儿,你醒了?”

突然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循声回头望去,那个梦里出现过千百回的慈祥面孔此时正满脸惊喜的望着自己。

“妈!”

多么甜蜜的称呼啊!

想不到自己还能再次喊出这个称呼。

“楠儿,你真的醒了。他爸,他爸,你快进来啊!楠儿醒了。”

李母一边端详女儿,一边朝外面喊道。

随即走廊里传来各种踢踏的脚步声。

一个星期之后,若楠重新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家里。

也就在这一个星期里,她大概知道了自己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她出事后被迅速送到了市医院,但是那里的医生不收治,她又被转送到省医院。

来到省医院之后,她一昏迷就是小半年。

在这半年里,医生想了各种办法,都没办法将她唤醒,眼瞅着医生都要让她父母放弃治疗了,在这关键时刻,她居然奇迹般的苏醒了。

可是谁也不知道,虽然她醒了,但却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开心快乐无忧的英语老师李若楠了。

回到家后,若楠并没有立即去学校上班,而是又请了一个月的假。

有些事情,她真的需要弄弄清楚。

现在她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正穿越过?还是这一切只不过是她的黄粱一梦。

这天早上,若楠告别父母,独自去了省医院,因为今天又该复诊了。

到了医院脑外科之后,经过检查,她身体一切正常。

告别了医生之后,她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来到了妇产科。

她曾经在古代有过一个孩子,现在只要检查一下,就真相大白了。

可是检查的结果令人失望,她还是处女。

若楠迷茫了,懵懵懂懂的走出医院,坐到医院外面的凉亭里发起了呆。

也是,自己只是魂穿,有问题的也应该是古代的那具躯体,跟现在的自己根本没关系。

还有,没准自己就是黄粱一梦呢?看来平常穿越小说看多了,这是中毒了。

若楠本来就是个乐天派,既然有些事情想通了,她就不会再纠结。

若楠猛地站起身来,一攥拳头,“李若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加油!”

说完这句,她背起背包,乐呵呵的去坐车了。

此时医院大楼的顶层办公室,一人站在窗前,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楠儿,这次你跑不了了!”

------题外话------

文文终于完结了。

舒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