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方西瑶在天快翻亮的时候做了个恶梦。

“你怎么弄的?”她努力提起兴趣问。

“有点意思吧?”霍斌很是自得,当然,他不会告诉方西瑶自己练了有多久,“其实很简单,你看我拿铁圈的手……”

他胸前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语气不善的呼叫声:“霍斌,霍斌,你在哪里?”

方西瑶吓一跳。

霍斌摁着对讲机回答:“a1区,a1区。”

“b区,b区,叫你巡b区,你跑那儿干嘛?”声音开始咆哮,“马上给我归位,归位!听见没有?”

松开对讲机,霍斌挠挠头,一边对方西瑶挥手再见,一边嘟囔,“怎么是b区?明明叫我巡a区的啊。”

听见这话,方西瑶下意识地回头望向靳予宁的房间窗户。

巨幅落地窗帘将房间封得连缝都瞧不着一丝,她想一定是她多心了,不过就是和保安说了几句话,他……应该不会通过物业队长干涉吧?

“我先过去了,哦,,这个送给你,”隔着绿化带,霍斌把链子和铁圈往阳台上一放,也不等方西瑶说话,转身就消失在了林荫道。

方西瑶模仿霍斌的手法,摆弄了几下链子圈,始终不得其法,铁圈每次都会落出来,多玩两次,她也没耐心了。将小细链举高在亮不亮、暗不暗的天色里,金属的冷光碰撞到阴晦的天光,别样萧索而凄凉。

说不出缘由的,方西瑶将那根细链子套进了脖子里,手上还有一个相同色调的小铁圈,她放在掌心里看了看,打开链子开关,将小铁圈穿进去。

她戴着这根“项链”忙里忙外。靳予宁下楼的时候,他的早餐已经放在了餐桌上,蔓越莓面包,煎鳕鱼,烤番茄,外加方西瑶最为拿手的八宝蒸蛋,丰盛营养鲜香得不要不要。

刚入坐,方西瑶就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摆在了他眼前。258小说网

靳予宁瞟了一眼她脖子上的东西,没说话。

“早。”方西瑶冲他甜甜笑,毫无做过恶梦的阴霾。

靳予宁细嚼慢咽地用了早餐,喝完咖啡,转身。

方西瑶提着熨好的西服领带,笑咪咪问,“这样配行不行?灰色西服,领带我给你选的带斜纹。”

靳予宁一眼扫过,可能是图清爽的原因,她把头发随意拧了两把,盘得高高的,穿件一个夏天只是更换了颜色和样式的t恤,运动短裤,她自己穿得随意而休闲,却把他的衣服搭配得妥帖又精致。

想起她自己每次陪他应酬时的着衣, 靳予宁的表情冷了下来。

方西瑶毫无察觉,她乐陶陶的把领带搭在手臂上,抻开西服,准备侍候陛下穿衣。

靳予宁的眸底有情绪涌动,默了默,他绕过方西瑶的西服,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收拾好了叫我。”

方西瑶傻眼,什么意思?他不去上班了?他不去上班……他不去上班……那她的安排怎么进行?还有,“收拾好了叫他”是了什么意思?

一万头带着问号的神兽从心头奔过,在靳予宁的背后嘎然止步,毕竟再借一万个胆子加上神兽,她还是不敢找他问个“为什么”。

方西瑶非常郁闷,动了一夜的脑筋,好不容易鼓起十二万分勇气,结果,被他一句“不上班”轻飘飘打败。

她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

靳予宁出房的时候,她正耷拉着头准备上楼去“叫他”,两人在楼梯口碰个正着,方西瑶脸上的沮丧还没来得及藏起来,也被靳予宁看了个正着。

“走吧。”靳予宁也不解释,越过方西瑶下楼。他一改正装风格,给自己选了件偏休闲的浅色衬衣配普通直筒裤,似乎想阐述某种亲和风格。

可在方西瑶眼里,他仍是高冷硬傲如初。

“去哪?”想到还没完成的计划,方西瑶硬生生把脸上的沮丧挤下去,替之以她能调动得出的最讨喜的笑,温柔问:“去哪儿啊? ”

靳予宁睃了一眼她的脚。

方西瑶恍然大悟,今天她的伤脚拆线。

“我自己就可以……”方西瑶客气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一记冷硬的眼刀劈断。

好吧,即便她战胜得了他的气场,也战胜不了他的顽固。

方西瑶垂头不再说话。

拆线,拆线,手法娴熟的老护士合作好像是在别人脚上动剪子动镊子的方西瑶,快速而完美。走出医院的时候,方西瑶迈着如常的步伐,对靳予宁说:“行了,我回去收拾收拾,晚点回简阿姨那儿。”、

她的意思其实就是:咱俩可以各走各的了。

方西瑶心里盘算的是,回别墅和去简阿姨那儿,中间还有段时间差,她可以……

靳予宁“上车”两字无情地扑灭了她的幻想。

他把她带到国贸中心,指着一楼的咖啡店对她说,“我在这儿做点事,你去给我和你自己买两套衣服,休闲一点,明天有聚会。”

方西瑶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来,靳予宁已经自顾而去,剩下她在原地发愣。给他买衣服?有没有搞错,居然叫她给他买衣服?

如果方西瑶没记错的话,靳予宁的衣物一向都是自己打理。当然,她所知道的“打理”,也就是倪丽差不多隔个季度抱来一打几大著名男装的新品目录,指着勾好几款问他,“这款怎么样?”“这件行吗?”而靳予宁,也差不多总是心不在焉的瞄几眼,“嗯嗯”两声,算是就此肯定了倪丽的眼光。

开玩笑,跟了靳予宁快十年的御用专秘,名牌大学毕业,自修了心理学、金融学,除了厨房系列活不会之外,几乎样样全能的黄金圣斗士,她那个段位的时装标准,也是方西瑶可以接近的?

方西瑶压力山大。

可是,**oss发了话,她敢违逆吗?

她在四贸四楼的几家顶级男装店间往返徘徊,想象靳予宁穿上这些橱窗货在那个人人眼睛都淬了毒的圈子里谈笑,额,不对,是被别人谈笑……

鼎沸人声中,方西瑶冰泠泠打个冷战。

与其这样,不如……

靳予宁一杯咖啡刚刚呷完,正准备打开电脑做事,方西瑶已经拎着两个纸袋回来了。

速度太快,令到靳予宁的好奇心战胜了矜持。

他取出纸袋里的衣物,一袋是她的,风格如旧,不用问也知道是花车上的打折货,样式老旧,色彩斑斓,让人对着衣者的品味立马看了个透穿。另一袋是他的,一件纯白棉质t恤,一件纯白休闲衬衣,一条灰色长裤,看着普普通通,可靳予宁心里有数,要说选橱窗货,即便是倪丽来,也只能且只会选这些。

一边是给自己买的最不入流的衣服,另一边,是从整整一层楼的品牌男装里甄选出最适合他的那几件,该说她运气,还是,聪明得过了头?

靳予宁脸上流露出意料之中的了然。

“不喜欢吗?”方西瑶观察他的脸色,小心翼翼问。

一直以来,靳予宁虽然冷硬,但从没埋过话锋设个陷阱什么的,所以方西瑶就没想过他会下套试探她。她为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本能的努力迎合他、讨好他,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白色搭什么都好看,况且,你个头这么高,又不爱……唔,我觉得吧,穿白色衣服挺衬你气质的。”

方西瑶没敢说他傲娇寡言。

只不过,一句“挺衬气质”还是赢来了靳予宁玩味冷笑,很好,色调搭配,她其实并不是不懂。

她懂的,是装傻献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