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霍寂晟瞥了眼急诊室,看到傅奕薄出来,褚幂从另一边送上病房,他便找了人,强行将霍偃锦送进了急诊。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顾宅

顾涟将能打的电话都打了,警察还在顾宅外面等着,让管家挡了又挡,搪塞了很久,可外面的警察依旧不肯走。

顾涟心急如焚的在家里走来走去蹇。

现在的状况她也不清楚,不知道那群人得手没得手!

但她这次肯定要牵扯进去了,不知道她爷爷的人脉能不能帮她先将这件事挡下来,她正想着,已经有佣人通知了她,告诉她顾老爷子回来了!

惊喜之下,顾涟急忙跑下了楼,眼睛里几秒间就聚满了泪水,“爷爷!”

顾老爷子听到这声音,一抬头就看到顾涟跑了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一时间有些恍惚!

看老爷子脸上表情不对劲儿,顾涟咬了咬唇瓣哭了起来,“爷爷,我不知道霍三哥是怎么回事,他好像真的报了警了,爷爷我害怕怎么办?”

管家扶着老爷子坐下,给老爷子倒了杯茶。

顾老爷子喝了一口,这才抬起头看向顾涟,“阿涟,这么多年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爷爷?”

顾涟心中咯噔一下,心里慌了,可脸上还是保持着镇定,“爷爷,有什么话我们可不可以以后再说,外面警察一直追着我不放……”

很明显,顾涟在岔开话题。

顾老爷子一路上回来想了很久,看到领养资料,这个时候顾涟已经七八岁了,这个时候已经是能记事儿的年纪,可是她选择什么都不说!

顾老爷子招来管家,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管家快步走了出去。

顾涟心中一喜。

看来老爷子是要帮自己了!

想到这里,顾涟急忙依偎到老爷子旁边,“我就知道爷爷对我最好了!爷爷,我去帮您拿轮椅,你腿脚不便,今天还走了这么久的路!”

听顾涟这么说,老爷子的眼眶湿了。

“阿涟啊,小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多少?你的父母,还有没有印象?”

老爷子话刚说出口,顾涟一吓,脚步僵在了原地,随后,笑着回头看向老爷子,“只是有一些零星的印象,不太清楚,爷爷为什么突然在这样问?”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进来,赫然是管家,管家身后还跟着警察!

顾涟惊恐的后退了几步,转眸看向老爷子,“爷爷?”

“顾小姐,我们现在怀疑你和一起故意杀人案有关,涉案犯人已经抓住了,他们供出是受你指使,请你配合协助调查,和我们走一趟!”

警察例行公事般的口吻,让顾老爷子的脸色变了变。

“阿涟,故意杀人是什么意思!”顾老爷子已经大概猜到了,所以才让警察进来。

没想到听到了故意杀人这几个字!

故意杀人啊!

想想褚幂来霍家的样子,全身都是土,到处都是伤!

顾涟头皮发麻,嘴唇已经开始颤抖,“爷爷……”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孙女儿吗,你竟然买凶杀人!”顾老爷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他怎么能想到,哪怕顾涟不是顾家的孩子,可也是一直在顾家受教育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而且,对象还是褚幂,还是他的亲孙女!

经查验已经开始来钳制顾涟,顾涟吓的连连后退,只能寄希望于顾老爷子,”爷爷,你相信我,我没有做,我没有这么做……“

“阿涟,去警局吧,如果你是冤枉的,顾家一定会找律师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如果你真的做了,爷爷没办法原谅你!”顾老爷子说到最后一句,压下了心中的不舍,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做人,要坚守最基本的底线!

这是他经常告诉顾涟的一句话!

顾涟愕然地睁大眼,她爷爷竟然不救她?

“爷爷,她伤了我的脸,我不能就这

tang么轻易放过她……”

“够了!”顾老爷子忍无可忍,沉声打断了顾涟的嘶叫,看向一旁的管家,,颤颤巍巍的连说了两句,“扶我上楼,扶我上楼……”

管家不忍地看了眼顾涟,扶着老爷子往楼上走去。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身后是顾涟被强行带走的嘶叫声,响彻整个大宅。

管家看向一旁的顾老爷子,老爷子仿佛苍老了十年一般,不禁小心翼翼询问着,“老爷子,要不要请医生过来……”

“不用了,作孽啊……”

顾涟将褚幂掳回顾宅教训的事,他事后听说了,却没想到阿涟下了这样重的手,竟然要置褚幂于死地……

幸好褚幂没事!

不然,他差点害死自己的亲孙女!

霍偃锦的伤很严重,头上缝了二十多针,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没醒过。

宋泉已经出院了,她是没什么大事,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来病房里探望一下霍偃锦。

傅奕薄亲自送宋泉下楼。

原本宋泉还想着去褚幂的病房探望一下褚幂的!

这下好了,这俩夫妻竟然都住院了,这个顾涟还真是不作不死,霍家已经出动了律师,听说顾家竟然放任不管了,所以顾涟这次,坐牢是肯定的了!

停车场,宋泉突然想起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出来,“差点忘了,这是那天出事的时候,太太落在车上的,原本想着今天探望太太的时候给她送过去,不过,既然霍总和太太在同一个医院,那还是麻烦你给送过去吧!”

宋泉说完,将文件交到了傅奕薄手中。

“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文件!”傅奕薄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大概吧!”宋泉笑了笑,“傅少应该不会偷看吧?”

傅奕薄弯了弯唇角,“当然不会,偷看这种事,有损我的一世英名,low爆了!”

听了傅奕薄开玩笑般的话,宋泉掩唇一笑,道别之后转身上了车。

傅奕薄拿着文件上楼,正巧看到病房里杨皓正和霍蕴乔说明霍偃锦的病情,待杨皓汇报完之后,傅奕薄将手里的文件丢到了杨皓手里。

“看看里面是什么,然后把内容告诉我!”傅奕薄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了下来。

杨皓想问傅奕薄为什么自己不看,最后还是没问出口,打开文件袋。

亲子鉴定?

杨皓翻开来慢慢看着,看到最后,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

“怎么了?”

看杨皓表情不对,傅奕薄好奇心完全没勾了起来。

杨皓想说,可就是说不出口,实实在在震惊的说不出口。

霍蕴乔原本不太关心那边的情况,再看到杨皓这副模样,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然后,一把夺过杨皓手中的文件,惊叫出声。

“小爵,是我哥的儿子!”

傅奕薄一怔,“啊?小爵也是你大哥的儿子?”

“不……不……不是我大哥,是……是……我三哥!”霍蕴乔抓狂,低头将文件末尾看了好几遍,心中那种奇妙的,难以置信的感觉,几乎让她抓狂。

傅奕薄刷的一下起身,夺过了霍蕴乔手中的文件,愕然地睁大了眼。

是真的,是父子关系!

小爵是三哥的儿子啊!

病房里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傅奕薄第一个反应了过来,“这样一来,就解释的通了!添添和小爵长得很像,所以我们就误以为他们是双胞胎,可真实情况,添添是顾丽安和霍寂晟的女儿,小爵是褚幂和三哥的儿子,两个人是堂姐弟,堂姐弟长得像的情况并不是没有……”

傅奕薄觉得自己茅塞顿开。

可又觉得奇妙。

这两个人明明互不认识,可是偏偏还在一起生了一个孩子!

不过,这其中的纽带,必定是顾丽安!

他现在好奇的是,这个孩子,究竟是三哥和褚幂生的,咳咳,还

是和顾丽安生的呢?

小爵这么聪明,可千万别是遗传顾丽安才好……

霍蕴乔揉了揉自己的脸,仍然觉得难以置信,“难怪我那么喜欢狗蛋和添添,原来是我的侄子和侄女啊,狗蛋竟然是三哥和三嫂的孩子,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霍蕴乔话音刚落,病房的门一下被拉开。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霍炪面色复杂的走了进来,直接一路脚步带风的停到了霍蕴乔面前,吓得霍蕴乔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

最终,霍炪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从惊喜到无奈,最后,想问的话没有问出口。

他去过褚幂病房,可是只在门口就被拦下来了!

门口除了霍家人,还有顾家的人,顾家的保镖,是一个姓霍的都不让进去。

这世上能拦下他的,还真是只有那孩子的病房门口。

她对霍家,恐怕是恨之入骨了!

“我要见小爵那孩子!”

他一直想要阿涟和霍三能有好的结果,没想到两人阴差阳错之下,竟然会有这样深的纠葛,那个小不点儿,他又怎么会想到竟然会是霍家的血脉?

不对,现在细细想来,那孩子和小时候的霍三,有许多地方的确一样,一样的聪明机灵!

“好,我立刻带小爵来见您!”

傅奕薄说完,迅速离开,以免这位霍二爷再让他做什么吓人的事……

褚幂病房外聚集了好几拨人,房门左边站着一排,右边站着一排,搞得卫苏进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紧绷不敢说话。

带着从医院食堂打包的饭菜,卫苏飞快地钻进了病房。

现在已经是褚幂住院第二天了!

昨天幂幂一整天都不吃饭,就只是躺着,喂她水都不喝,整个人就睁着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一句话不说,就像是和整个世界隔绝了一样!

急的她上蹿下跳,没想到今天,幂幂就好了,神奇般的好了!

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蔫儿吧,但是至少肯说话肯动了。

“我刚和宋医生通过电话,那个顾涟你放心吧,恶有恶报,顾家都不护着她了,杀人未遂,绑架,她一定会坐牢的!”

卫苏看着褚幂胳膊上的伤口,眼眶又湿了,“那个女人才是神经病,才是疯子!”

褚幂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明明她伤的事左臂,难道右手也受了伤,卫苏当下起身,“我去找医生!”

褚幂拉住了卫苏的手,将她拉了回来,抱着卫苏痛哭出声。

“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

卫苏想到昨天褚幂被几个男人绑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不过医生做完检查告诉她情况的时候,没有提起这个,那就应该不是她想的最坏的那种情况。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外面那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褚幂哭的天昏地暗,卫苏好奇归好奇,一句都没问,也不想逼她。

等褚幂冷静下来,重新给她买了一些热粥上来。

外面,一个男人已经等在了那里,看到来人,卫苏只觉得眼熟,却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时候,病房拉开,褚幂压着嗓子开口,“进来吧!”

这话,是对门外的男人说的!

褚幂发话,其余人都没有阻拦,卫苏倒是觉得稀奇。

褚幂这几天谁都不见的,包括她给宋泉打了电话,褚幂也说不见,这是幂幂除了自己之外见的第一个人!

进了病房,卫苏将粥放到了褚幂面前。

霍纪林关上了病房门,将鲜花交给了卫苏,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铁盒子,打开了放到褚幂面前。

是一盒白色的麦芽糖。

她小时候经常吃的,她在霍家住的那段时间,所有孩子都不太喜欢和她玩,只有霍纪林不一样

他和霍二叔常年在外,每次回来一趟,都会给她带一些麦芽糖。

褚幂揉了揉额头,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现在脑子还有些乱……”

“我明白!“

霍纪林看着褚幂,脸色终于不再是阴郁的模样,带着几分感伤,清了清嗓子起身站起来装作参观病房的样子,背对着褚幂才敢开口。

“我竟然没有第一眼就将你认出来!”

昨天彻夜难眠,想了一肚子的话,到了这里,他竟然只能说出这样无关痛痒的话!

在国外,在飞机上的时候,他真的以为顾涟已经死了!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最想不到的人,竟然才是小顾涟!

“有什么想问的,你问吧,问完麻烦离开,我很累,想休息!”褚幂弯唇,揉了揉眉心,趁抬手的时候将眼泪逼了回去,“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她现在感觉也像是做梦一样。

就像经历了三段人生一样!

她不想见霍家任何一个人,可是必须要见,所以如果必须要见霍家人,她选择见霍纪林。

“好,无论什么条件,我拼死也给你做到!”霍纪林转身,深吸一口气笑了笑,尽量让面色和煦一些,“前天,我带回了一坛骨灰,是一个女孩子的骨灰!”

卫苏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云里雾里地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褚幂突然泪崩,“这就是我的条件,你把她的骨灰拿来给我!”

“她是谁,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才是真正的褚幂,我的养母养父当年是要来救我的,所以租了一辆黑车,却没想到褚幂那孩子早已偷偷藏到了车里,养母接到我之后,我们都在车子的前排根本没有注意后座,后面的车子一路跟着,最后转弯的时候发生了车祸,真正的褚幂没有带安全带,从后座撞出了车外……”

卫苏听得惊了,什么真的假的?

褚幂说道这里,眼睛刺痛的睁不开,“那个孩子没了呼吸,我养母当即就给我和那孩子换了衣服,一边失声痛哭一边换着,我养父当时就疯了,一直哭着骂我养母,说不会将女儿丢到荒山野岭,我养母就朝着我养父磕头,嘶叫,说孩子总要活下来一个!”

卫苏震惊的看着褚幂,看到褚幂虽然紧闭着眼睛,可眼泪还是汹涌的涌了出来,她急忙去拿纸巾擦。

褚幂推开了卫苏的手,“我现在还能想起他们的哭声,那么绝望,可最终我还是成为褚幂了,我很感激他们!”

也理解了为什么褚随善那么讨厌她,一直在外面找小三报复她的养母,甚至可以枉顾她的死活给她做手术……

因为她本来就不是真的褚幂!

因为她,他的女儿尸骨未寒!

怎么能不讨厌她,怎么能不恨她呢?

霍纪林沉默了许久,从口袋里颤颤悠悠地掏了许久,才想到这里不能抽烟。

“我母亲,病的很严重,她被这件事折磨了十七年……她虽然是罪有应得,可是,身为儿子,我还是想问一句,可不可以原谅她,我知道这件事我说出来显得我很卑鄙,可是她当年也是为情所困,我父亲那么喜欢你母亲,她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

褚幂捂着双眼笑了,“这世上有多少人借着爱的名义做尽丧尽天良的事?我妈妈没有半分的不规矩,霍炪喜欢她是他的事,可最后死的是我妈,她原本因为我父亲死了,抑郁成疾,为什么还要刺激她?”

褚幂想起了萧敬函,在顾家的时候,就每天以泪洗面,每晚都能看到她抱着父亲的照片在哭。

后来,霍炪说要接她去霍家散散心,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霍纪林语塞,这些他都清楚,他也知道说出这些话来,他是有多不要脸,可是他母亲病重了,哪怕他再不想承认她,再恨她,可她毕竟是他亲生母亲。不想让她这样抱憾离世!

“你母亲仗着自己有权有势,仗着我妈在顾家过的如履薄冰,不讨我爷爷喜欢,就越发的肆无忌惮……”褚幂说到这里,头一阵阵的疼了起来,“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麻烦尽快让人将骨灰坛送来!”

“阿涟!”霍纪林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女人,心口疼的抽搐。

小时候,他是将她当成最疼爱的妹妹来疼爱的!

他不想和她结仇!

“好,我离开,最后一个问题,霍偃锦和霍寂晟,和萧姨的死,有没有关系!”霍纪林说到这里,脸色稍冷了几分。

他记得当年萧姨去世之后,霍寂晟和霍偃锦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而且,当年的事就像是他们的痛脚一样,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这两人和他母亲的表情都是一样的,一样变的很难看。

褚幂拿起手边的粥砸了过去,“我都说了我头疼,你们霍家人不要再来了,都滚!”

霍纪林裤腿上被溅到了粥,深深地看了眼褚幂,转身走了出去。

什么都愿意说,就是关于霍偃锦的部分,不肯说啊!

出了病房,霍纪林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顾涟的律师打过来的电话。

说顾涟想再见他一面。

霍纪林下楼取车。

再见一面吧!

她和他,终究要做一个了断!

卫苏第二天一早恍恍惚惚的来了褚幂的病房。

她昨天陪着褚幂哭到晚上,也是恍恍惚惚走的!恍惚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褚幂的身世,她从来没有想过,褚幂的身世竟然会这么的复杂。

走到了小厨房,看到角落里放着一大堆丰盛的早餐,愣了一下,打开旁边保温桶看了一眼,里面的汤还是热的?

看了眼自己带来的有些寒酸单薄的早餐,卫苏果断抛弃掉,将丰盛的早餐盛给褚幂,“今天有谁来过了吗?”

褚幂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摇了摇头,“没有!”

“啊?”卫苏吓了一跳,那这些早餐是怎么来的?护士放过来的?

自己先尝了一下,好像没毒,这才将勺子递给褚幂,看到褚幂身上的伤,在心里将那个丧尽天良的顾涟骂了十几遍之后,才从包里拿出一堆东西来。

“你不是说最近房间里蚊子很多吗,我拿来了超级有效的蚊香,给你晚上用!”

褚幂揉了揉头发,“好像没了!”

蛤?蚊子也没了?

这里晚上蚊子多不稀奇,没蚊子才稀奇好吗?

这是怎么回事呢?

长此以往,每天都有丰盛的早餐在小厨房的角落里,长此以往,卫苏干脆十分自觉的不准备早餐了!

褚幂在混混沌沌好几天之后,才缓过劲儿来,盯着桌上的早餐出了神,“这些早餐是哪里来的,还有药膳,你是准备了一个晚上吗?”

卫苏堂而皇之的吃着褚幂的早餐,含糊不清的说着,“就在你厨房的角落里,我还以为你不问了,你不问我就不说……”

卫苏话音刚落,褚幂腾的一下站起来,拿起早餐全部丢进了垃圾桶。

“幂幂,大概是护士拿进来的,你这又是何苦呢?说不定是顾家拿来的!“

褚幂转身躺回了床上,直接用被子蒙了头。

夜晚,迷迷糊糊之中,褚幂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紧接着,病房门被拉开又合上,走廊的灯光有几秒钟的时间照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可褚幂还是看清了有个高大的身影进了这个病房。

本能的探到桌上防身用的刀子,感觉到男人慢慢走近,褚幂从床上跳了下来,“别动,就站在那里!”

褚幂的声音很冷,冷的就像是淬了冰一样。

霍偃锦脚步没有动,四周一片漆黑,他能听到她清浅的呼吸,很柔软。

“滚出去!”

褚幂死死地握着刀,哪怕咬着牙,眼眶还是红了一圈。

沉默,四周安静的可怕,末了,男人开了口。

“我还以为,你至少会问问,我是怎么进来的!”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原

本醇厚的嗓音带了几分沙哑。

“滚!”

“三个字变成一个字了!”霍偃锦弯了唇角,反倒在这件事上有些纠结,不对,是很纠结!

他依旧这样我行我素

“霍偃锦,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褚幂奔溃的笑了,就像是疯癫一样,又笑又哭,“为什么偏偏是你,原来以前的你这么泯灭人性啊……那时候,我求你救我们,你可以不救的,可你非但没有帮,还出卖了我们……我那么信你,你出卖了我……那是我们逃生的唯一机会……”

如果说,是霍家二太太一直将她妈妈往悬崖上逼,那么霍偃锦,他就是将站在悬崖上的他们重重推了一把的人!

那天,他们逃出来了!

被霍偃锦看到了,她求霍偃锦帮他们打开门,霍偃锦答应了,她和妈妈就一直等着,等了好几个小时,没等到霍家老宅那重重大门打开,等到的是来抓他们的人。

而霍偃锦,就站在那群人身后!——题外话——特别鸣谢:

谢谢【懒超超】宝宝的鲜花~~~狂么么么~~~

谢谢【泡菜爱泡芙】【18777417997】【小小小小小猫咪】【刷刷妞妞】四位宝宝的月票,狂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