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到了夜里,庞淼才终于明白他那句今夜都听我的是什么意思了?

她先沐浴,他后去沐浴,沐浴之前不知从哪里搞出一本书来给她,让她好好看看。

书的封面上什么都没有,空白的,连书名都没有,她还以为是什么书呢?

结果打开一看,她吓住了,竟然竟然都是夫妻之间的房中秘事。

还图文并茂,说明详尽。

她羞得一把将书合上,并捂上了眼偿。

看来,男人都不可貌相,郁临旋真真是她见过最正经最冷漠最不近女色的男人了,原来,原来却是个衣冠楚楚的登徒子啊,竟然看这种书。

心里一边嫌弃着,一边狂跳得厉害。

沉淀了好一会儿,听着屏风后面传来的男人沐浴的哗啦啦的水声,她又情不自禁地将手拿下来,轻轻翻开书。

那些姿势

真的是看得她耳热心跳。

看到后面,就有专门针对夫妻之间不能正常行房的情况下的一些做法了。

男女是分开的。

如果男方不行的情况下,可以用手,用工具,还可以用口。

看着上面的说明和配图,庞淼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看得手心汗都出来了。

如果女方不方便的情况下,比如来月事,或者那里不舒服的时候。

可以用手帮对方,也可以用身前的沟渠,还可以用臀部的沟渠,当然,也可以用口。

庞淼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将书给扔了。

面红耳赤地滑下被褥,拉起被褥蒙在头上。

羞死了,羞死了!

男人沐浴完,从屏风后出来,就看到书被扔在地上,床榻上的人蒙头大睡的情景。

不对,是蒙头,没有大睡,因为被褥里明显在动。

唇角勾了勾,他弯腰将书从地上拾起来。

举步走到榻前,将书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拉下被褥,就看到女人小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都有细汗冒出的模样。

然后,还紧闭着一双眼睛装睡着。

其实,两排颤动的长睫早已将她出卖。

男人笑,脱了鞋子,掀被上去,自后面将她抱住。

庞淼一副睡得正沉却被打扰的样子,不悦地嘟囔:快睡,困死了

说到最后,口齿不清得像是又睡了过去。

男人唇角笑意更浓,凑到她的颈脖边,轻咬上她的耳珠:装得还真像。

庞淼心颤得不行。

见他根本就没有因为自己睡着了就放过自己的意思,她只得睁开眼睛,翻过身,面对着他。

你为何会看那种书?她问他。

男人不以为然,抬手,将她因为翻身沾染到脸上的一些碎发撩到耳后,男人都看的。

可是,你还让我看!庞淼觉得自己的两颊都要涨破了。

我们是夫妻,看看无妨。男人依旧一副不觉得有什么的模样。

可是我不想看!庞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没事,不想看就不看,我们做就成。

男人说完,已翻身将她压住。

啊!

庞淼惊叫,想起书中种种,吓得不行。

男人低头,封住她的唇,将她的呜咽和惊叫尽数堵在喉中

翌日起床,庞淼看着身上的片片痕迹,简直不忍直视。

她想,如果不是身上有毒,那个男人一定是这方面需求很大的人。

太能折腾了。

换着法子地来。

不过,好在没有用她不能接受的那种——口,那种她太不能接受了,想来他应该也是不能接受。

用过早膳,两人便一起来了天明寨分镖局。

萧鱼正好出门回天明寨总寨,她跟郁临旋便跟她话别了几句。

之所以说是几句,因为她就道了声再会,没有多说,不想有讨好之嫌,而郁临旋也只是交代了两句天明寨的事情。

萧鱼应着,目光却一直在她的颈脖处盘旋。

她心虚得很,其实,她今日已经专门挑了件立领的衣服,但是,她知道,那些痕迹还是不能完全掩盖住。

萧鱼走后,她就不免抱怨起郁临旋来,都是因为他,她的脸都丢尽了。

郁临旋一脸无辜,这不是天下所有夫妻都会做的事吗?

可是,不是天下所有的丈夫都将妻子的脖子弄成这样吧?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

你嫩。

520云在小西的带领下进屋的时候,郁临旋正坐在桌前对账,而庞淼则是倚在窗前的躺椅上晒着太阳,懒洋洋地昏昏欲睡。

因为躺椅是背对着外边,且特别大,而庞淼又完全缩了下去,从后面看,根本很难发现上面有人。

所以,520云也没发现她,进门见到郁临旋就抱怨起来。

旋弟,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

见到是他,郁临旋欣喜起身,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前几日不是说在边国吗?

还说呢,你那般火急火燎地传信给我,让我弄瓷牙,说急用,我还敢耽搁吗?

见小西退了出去,他又微微眯起眸子看向郁临旋:那尺寸一看就是女人的牙,老弟,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是给皇后娘娘的。

郁临旋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咳咳了起来。

题外话第一更,跟昨天一样,剩下的更新晚上十点来哈,不好意思,周末素子真的很忙,见谅谢谢亲的大荷包亲爱滴太破费了啊啊啊,扑倒,狂么么么

看就上一丝文学,无广告无弹幕一丝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