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苏家,画室。

苏亦阳拿着画笔专心的在作画,屋里摆满了画架,而上面无一例外全是萧暮缇的画像。她工作的模样,她高兴的模样,她生气的模样……从襁褓中到如今年过半百,跨越了几十年的光阴。琳琅满目,祥尽到每一面以及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惟妙惟肖,宛如真人一般,足以见作画者之用心。

“舅舅,你在家吗?”

容缇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响起。

“我在画室,门没锁。”

苏亦阳拿着画笔的手顿了顿,答道。

随后画室的门被推开,已经出落的倾国倾城的容缇走了进来。

“我就知道,你一定又在作画。”

苏亦阳温和的一笑,手中的画笔未停,边画边说道:“我就这点爱好,一天不画就浑身不自在。”他微微一顿,又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你最近不是一直在忙着毕业论文的事情吗?”

“我这不是想舅舅了嘛!”

容缇如同小时候一样,从身后搂住苏亦阳的脖子,开始撒娇。

苏亦阳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笑着道:“少来!八成又是你爸和妈出门旅游了,想来我这蹭饭吧?”

“才不是!”容缇讪讪笑的道:“是妈妈出门的时候特别叮嘱我,让我多来陪陪舅舅。”

“真的?”

苏亦阳明显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想舅舅也是真的。”

“可算没白疼你!”苏亦阳伸手摸了摸容缇的头,说道:“你妈就是爱操心,我这么大一个人了,她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谁让你一直不找个舅妈呢?”

容缇小声嘀咕道。

“小丫头,居然打趣你舅舅来了?”苏亦阳依旧笑了笑,说道:“我所有的热情和精力给了画画,哪里还有时间分给别人?而且我现在这样真的挺好的。”

容缇没有答话,而是苏亦阳的身旁坐下,看着熟悉的轮廓在他的笔下成形于画纸上。她抬头,入目的便是满室都是同一个人的画像,心里不禁唏嘘。

她记得她第一次进这间画室的时候是五岁那年,当时看到满室都是自己妈妈的画像,觉得神奇的同时,也就此深深的爱上了画画。这些年,她一直跟着苏亦阳学画画,也经常停留在这间画室里。而她每进来一次这间画室,心里的震撼就会多一分,感动也会深一分。

小的时候,她总是会问舅舅,为什么要画这么多妈妈的画像?而他总是笑而不语。后来,她终于知道,那是因为爱。虽然舅舅从来都不说,可是家里人,包括爸爸和妈妈在内都知道,他深深爱着妈妈。他从未没有对妈妈说过一个爱字,却早已经在画纸上演练了千万遍。

她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爱可以无私到那样的地步:你爱或不爱,我就在这里,不离不弃,不惊也不扰。

“舅舅,妈妈真的很幸福呢。”

苏亦阳侧过头,对着容缇温柔的一笑道:“嗯。你妈妈值得最好的对待。”

“那舅舅自己呢?”

苏亦阳展颜一笑,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疮痍,他的笑容依旧干净,温暖。

“我毕生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妈妈能幸福,所以现在我很满足。”

容缇叹了一口气,换了一个话题说道:“舅舅下个月又要举行慈善画展么?”

“嗯。”

苏亦阳点了点头。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苏亦阳早已经成为了大师级的画家,而且在海内外都极负盛名。他随随便便一副画作都可以拍卖到好几百万的价格,这些年他平均每年至少要举办五次画展,单是卖出画作的收入都可以以亿来计算,可他却将这些钱全部捐赠给了慈善机构,而且十年如一日,从未动摇。所以,他不仅在国画上是泰山北斗极的人物,更是赫赫有名的慈善家。在京都,乃至整个G国提到苏亦阳,无人不竖起大姆指称赞的。

“舅舅,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容缇对于有这样的舅舅,很骄傲。

“丫头,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更谈不上什么慈善家,我做慈善其实是有私心的。”

苏亦阳目光飘的有点远,说道。

“什么私心?”

容缇不太懂苏亦阳的意思。

可苏亦阳却不打算解释,更不打算回答她。

苏亦阳所理解的慈善是发自内心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是不含任何杂质,也没有任何目的性的。而他做慈善,最开始的初衷也许确实是想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可能让他真正坚持这么多年的原因,却是因为萧暮缇。

她说,我从地狱归来,弃善扬恶,不死不休。他不明白,也不懂她的怨和恨,甚至无法理解她的性格大变,以及她许多处理事情激进的手段。他不懂她的世界,甚至也不愿意融入她的世界。哪怕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却这不妨碍他爱她。

她有她的手段,而他也有他处理事情的方法。即便他们一个为善,一个为恶是两个极端,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和冲击。可他依旧在这中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所以他才会开始做慈善。慈善于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她积福。

如果你因为一己之私伤害过这个世界,那么我就替去补偿这个世界;如果你满身的罪恶,那么我就替你积福祉;如果这个世界不曾善待你,那么我希望我的纯良,我这么多年所做的这一切,能换来这个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半晌苏亦阳都没有说话,容缇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突然说道:“舅舅,以后我给你养老。”

从小,苏亦阳就特别的疼爱她。再加上,他又是她的老师,所以一直以来苏亦阳也是她除了爸妈和哥哥之外最亲的人。对于这位舅舅,其实妈妈也特别无奈和惋惜,可却终究是无力做什么。现在舅舅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她思来想去,总觉得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苏亦阳微微一愣,然后又伸手摸了摸容缇的头,笑着道:“好!真是乖孩子!”

其实对于容缇的孝顺,他是受之有愧的。诚然,他很疼爱她,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可这些的前提却是,因为她是萧暮缇的女儿,她更像萧暮缇,甚至更像曾经的那个萧暮缇。这也是为什么容暮和她是双生子,他对容缇却明显比容暮要亲的原因。

……

就因为这份执念,他画了一辈子画,也做了一辈子的慈善,直到他逝世,享年七十五岁。

据说,他走的突然,也安祥——他躺在画室的藤椅上,手里还拿着画笔。

据说,他的画室里蕴藏着很多很多副未曾问世的惊世大作,那是他之前不曾涉足的人物画,画的全是同一个女人。

据说,那个女人是他一生的挚爱。他为她,终身未娶。

据说,他的遗嘱里有提到,他的那间画室里所有的作品全部留给他的外甥女容缇。

据说,他生前所画的最后一副画叫做《慈悲》。

……

一年后,容缇以苏亦阳的名义将他生前所作的最后一副画《慈悲》无偿捐赠给G国的博物馆。对于《慈悲》这副画,外界众说纷云,褒贬不一。有人说,这是苏亦阳转型之作,首次尝试抽象的手法,更脱离了之前单一的意境,将黑暗与光明相结合,意境深远。不管是在视觉上,还是在心灵上都是巨大的冲击,堪称巅峰之作;也有人说,这是他最失败的一副作品,笔墨粗糙,手法混乱,竟境凌乱,简直不知所云;还有人说,《慈悲》这副作品,其实是他自己最真实的写照——心存慈悲,一生为慈善;更有人说,他这是在向世人传达慈善的精神,希望世人能多多去帮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而萧暮缇则是每逢看到这副作品,都会黯然泪下。正如许多人所说的,《慈悲》这副作品笔墨粗糙,手法混乱,竟境凌乱,简直不知所云。然而,萧暮缇却知道,这副作品是苏亦阳画给她一个人看的。整张画的色调一分为二,一半光明,一半黑暗。在鲜明的色调里,一个男孩在因为踩死一只蚂蚁而哭泣。而在暗黑系的色调里,女孩满手鲜血,手中的匕首插在另一个人的心口上。而那个男孩却只是伸手摸着女孩的头,神色温柔,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苏亦阳想要告诉她的是:我一生对他人,甚至是自己都极为苛刻,唯独对你慈悲。只有你,是我唯一的例外。我渴望光明,推崇光明,却唯独能接纳你的黑暗。

一生因你而慈悲!

而他留下的那些萧暮缇的画像,除了少数几副被萧暮缇保留了下来。其他的都按照他的遗嘱,随他一起长眠于地下。

他说,小缇,这一生你都是容锐的,那就让它们陪着我吧!我不希望这些作品在百年之后被商品化,更不希望它被别人收藏。如果一定要被人收藏,那么请让我来!

关于苏亦阳,后人是这样评价他的:德艺双馨的画家,真正的慈善家。一生爱画如痴,终身未娶,一生为慈善而奔走,将他的一生都贡献给了艺术,也将他的一生奉献给了全人类。有他,乃G国之幸,更是世界之福。

------题外话------

暂时就打算写这一篇番外了,新文见!

如果不出意外,本周内应该会开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