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痞子无敌 >   024
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刘飞明白这一刻的时候也晚了,现在是有苦无处诉,有口却不能言,真是遇到了这爷孙倆就沒有一天的好日子过,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对‘打包不平’的夫妻,更是无缘无故的听小恶魔一哭,不仅报警还要揍自己,真尼玛是比窦娥还冤啊。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刘飞赶紧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瞎眼老头’,希望他赶紧跟人家解释清楚,不然今天自己的小命可就难保了。

叶锦乐呵呵的看着即将要被中年男人狂虐的刘飞,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一种奸计得逞的样子他在中年男子的大脚即将踢到刘飞屁股蛋子的时候出手了。

一丝细如发丝的淡黄色气体,掺杂在树荫折射下来的阳光中,如果不是刘飞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他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或者发现了也只以为是阳光呢。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瞎眼老头’会出手帮他,正准备承受更大的打击伤害呢,只听见‘哎哟一声’中年男子倒地了。

“哎哟,老婆我脚突然抽筋了,快过来帮我看看。”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根本就沒有想到这一切会是他们眼中‘受害人’一方搞的鬼。

看到老公脚抽筋难受地坐到了草地上,中年妇女,赶紧松开了叶梦菲跑了看老公去了。

叶梦菲知道是爷爷搞的鬼,不满意地嘟着嘴,等着一旁幸灾乐祸的叶锦天。

“小老弟,其实这是我不争气的孙子,因为突发羊癫疯了,所有被我鱼线暂时捆住了。”叶锦天干嘛解释道,他也不希望事情闹大了,而破坏自己的计划。

“对了,老爷子我也学过点医术,可以帮你先生看看。”其实他哪里学过什么狗屁医术啊,不过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知道。

“那就先谢谢老先生了。”

“小事。”叶锦天说着,走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边,手往他脚上一抓,左右来回的一扭,装地是像摸像样的,其实只是在等时间到了,他自己就不疼了,不过就是几分种而已。

“好了,你自己试试看还疼不。”叶锦天拍了拍手上的土,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中年男人试着活动了几下,兴奋的对着媳妇说着“老婆真的一点不疼了。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哈哈”

“老先生谢谢你了。不过你看这小子,哦不是应该是你孙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原来都是一场误会。”在老婆的搀扶下中年男子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都怪小孙女不懂事,瞎胡闹。哼,一会回去我在好好的说说她。”叶锦天装着一脸生气的样子,其实心里头早就笑的肚子疼了。

“哦,沒有事情就好了。我姓侯,在湖心开来一家小小的饭店,还望老先生有机会可以过去坐坐,我好谢谢老先生。”说着侯孝天递上了一张名片。

叶锦天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就收了起了,“客气了,侯先生,有机会一定去。不过现在实在是有点不方便,你看…”说着瞟了一眼一直还倒在地上的刘飞。

侯孝天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也就沒有在说什么,向老爷子辞行离开了。

叶锦天也沒有在说什么,毕竟只是刚认识的人,所有相互之间寒暄了几句,根本沒有把这些放在心上。他现在只是关心着他的计划。

渐渐远去的侯孝天突然跟自己都老婆停了下来,“芳华,你看是不是他。”

被叫做芳华的中年妇女,此时也不在一副家庭主妇的摸样了,两眼透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我看有点像,特别是武功手法,虽然有点刻意的掩饰,不过就算不是哪个逃走的余孽,也可能是有关系的人。我们也可以通过他找到…”说着声音突然的降低了许多。

侯孝天一直静静地听着芳华的分析,同时也心里也有些兴奋,毕竟找了许多年了,一直沒有一点线索,要不是饭店服务员的描述,他们真以为此人已死了呢。

晨练路过的人还以为侯孝天是个‘妻管严’呢,这不一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倆了,媳妇就埋怨起来自己的老公了,“你看人家老公多好啊,老婆说话老公就安安静静的听着,哪像你啊,我说一句你顶十句。哼。”

“我说老婆啊,虽然我是你说一句话我顶十句话,可是我也是一次顶他十次啊,你明白的,哈哈哈。”小青年得意的笑了起来。

“哼,你好坏啊。嘻嘻。”媳妇脸红的继续慢慢地跑起步来。

“媳妇儿等等我啊,我老妈还等着抱大孙子呢。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嘿嘿嘿。”说着话就一脸猴急去追媳妇去了。

“诶呦我的屁股。”突然小青年的叫了起来。

小青年媳妇赶紧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自己的老公,“你又想骗人家,人家才不上你的当呢。哼”说着话又准备开始自己跑步了。

小青年看自己老婆不信着急了,“媳妇我说真的呢,骗你是孙子。”

发现老公却是不像是装地,赶紧跑了过去,“老公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屁股蛋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疼的要命。”

“活该叫你再背后说人家坏话,现在得到报应了吧。”小青年的媳妇一边帮老公揉着发痛的屁股蛋子,一边不忘了奚落他一番。

“好了,下次我不是就是了,不过我就是比他强吗。”话音刚落又是‘诶呦’一声就跟杀猪一样。

“叫你在胡说八道。”小青年媳妇赶紧用手挡住自己老公的嘴巴。

“你小子不是一次顶我十次吗,这回我叫你一辈子也起不来。”侯孝天冷哼了一声,这是他的死穴本来自己都不愿意提起,本来就在芳华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沒有想到这小青年一句玩笑话却歪打正着,刺痛了每个男人的忌讳说他不行的底线,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

看到侯孝天有点发怒了,芳华赶紧制止住了“好了孝天,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我们不是一直以来都在遍房天下名医吗,此事不能着急。何况现在我们应该以大局为重。”

“知道了。”

当小青年夫妻两人回头再看被他嘲笑的人时,却发现早已沒有了踪影。除了一脸的震惊,在也沒有了别的表情。不过他此生注定要是做不成‘真男人’了。

当然这一切叶锦天是并不知道的,现在他只是想着怎么样让刘飞当自己的徒弟而已。

“臭小子知道老爷子我的厉害了吧,还不赶紧的拜师。”说着一脸的得意,自认为这小子铁定的一定会拜自己为师的。

“老爷子就是要拜师你也得先让我起来再说吧,你有见过又这样拜师的吗?”刘飞显然有些怕了,不过心头却生出一计。

“也对啊,就让你小子先起来,反正你也逃掉的。孙悟空再牛,他也没有逃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去吧。”说完还不忘在刘飞的面前露了一手,显然是想让这小子彻底地心服口服。

刘飞心里暗暗的想着自己的计策,不过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缓缓地上升,却不是被老爷子扶起来的,而是被一股很强劲的力量,直接从地面上拉了起来。

他当然不清楚这是这么回事,不过这应该是‘瞎眼老头’的手笔,这个是刘飞可以肯定的。连续两天的接触,虽然吃了不少的苦头,心里虽然不满意爷孙两人的整人手段,不过老爷子显露出來的武功,可是刘飞做梦都想得到的啊。

一道金色气体,缓缓地带着刘飞垂直而起,就在马上就要站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小伙子你要是敢不同意……”‘意’字拉的特别的长,这是叶锦天有意而为之的。

刘飞正在庆幸的时候,身体再一次的快速的前倾,再一次的垂直向地面倒去。他突然被着一下惊到了,不过他这一刻能做得只有闭上双眼,迎接‘瞎眼老头’的再一次的戏弄了。

就在刘飞准备迎接再一次的亲吻大帝的瞬间,突然身体停了下来,“记住这种感觉啊小伙子。”叶锦天的话语出现在了刘飞的耳朵了。

“知道了。”刘飞挣开了紧闭着的双眼,看着面前的草地,脑袋上混合吉娃娃尿骚味的汗珠子,不停的留了下来,有的都流进了嘴里,这种滋味他是彻底地记住了,这辈子发誓再也不想在遇到了。

“老爷子求求你了,我服了。”

看到了效果已经达到,叶锦天就沒有在继续的折磨刘飞了,手指轻轻地一动,刘飞的身体再次的被提了起来。

不过这次刘飞留了个心眼,他怕在被着变、态地‘瞎眼老头’戏弄一次,心里那根弦始终是不敢放松。

不过这一次叶锦天并没有再次捉弄刘飞,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剩下的就好说了。

刘飞平安无事的从地面起来了,可是浑身上下还被鱼线紧捆着,他向老爷子使了使眼色。

叶锦天也沒有说什么似,乎明白了刘飞的意思,右手冲着刘飞的方向轻轻地一摆,一团淡金色的薄雾状气团从掌中涌出。

看似绵软无力的薄雾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一阵微风吹散,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不但沒有被微风吹散,而且连带着柳树上落下来的柳叶都被其给震开了。淡金色的薄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五彩缤纷的样子霎是好看,虽然沒有接近实质性,但是这样更加的诡异。

刘飞正欣赏这完美的气团时,被他的华丽所震惊了,真正的电视剧里的场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且还是现实世界中,这一切好似在做梦一般,如果不是手脚都被鱼线捆住,他真想用手去手去掐一掐自己的脸,因为听人说如果掐疼了证明这一切就是真实存在的,反之就是证明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此时震惊为时尚早了,真正的应该是当那个金色气团由小变大,慢慢地笼罩在刘飞的全身时刻。

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就像是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一种无以言表的舒爽感,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可以感受得到,甚至都可以说是没一个毛孔都舒畅了很多。最为奇特的是自己身体的伤痛感慢慢地消失了,特别是重灾区屁股蛋子上的伤口最为明显,刘飞沉浸在了从未有过的世界里,嘴里忍不住的都发出了声响。

叶锦天看到了眼前的一切,颇感意外的是,自己一招龙翔气,竟然会让这小子舒服,他也想不通,不过就是一个缓解他伤痛和震碎鱼线吗,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不同人的眼里,看出來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叶梦菲曾经也被叶锦天使用过龙翔气疗伤过,可以说是无数次了,从来也沒有这样的享受过的,难道说是第一次吗?

叶梦菲有些沉迷了,此时的刘飞就想是即将破壳而出的仙人一样,虽然她也沒有见过。刚开始看还不怎么样,可是突然被爷爷的龙翔气这么给一罩,立马就有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难怪人们唱说佛靠金装,人要衣装呢。

薄雾中越是看不透,人就越想看清楚,越想闹明白,这时候的叶梦菲就是如此。

刘飞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叶锦天和叶梦菲心里面的想法,此时此刻他沉浸在一种无我的状态之中,就连鱼线被震碎自己全身解脱了都不知道。不过他不知道的还有就是,龙翔气已经被他身体哪一微米金色气体所吸收了,不过外人是看不出來的,即使是叶锦天也看不出来,更别提了。

就在龙翔气消失的瞬间,刘飞好似从梦境中醒来一般,淡金色的龙翔气犹如破碎的玻璃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來一片虚幻的金幕。

叶锦天呆住了,叶梦菲痴迷了,刘飞却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