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燕景齐带着夜玄过来的时候,无双刚刚亲自给夕夕喂过母乳,只是小家伙依旧没怎么吃,似乎真的和大人没有食欲一样。

无双也很担心,但是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发现什么不适的地方,除了不吃东西以外,夕夕好像没什么变化,眉头不禁也渐渐蹙起。

这一刻她深深感受到小孩子其实也是有他们的难处的,因为不懂事、不会说话,连最真实的感受都无法表达,一切全靠大人猜的,也真是不容易。以后绝不会单纯的只用‘无忧无虑’来形容他们的生活了,他们心里的苦谁有理解?

“怎么样,夕夕没事吧?”

燕景齐是敲了门的,但只一声后就直接推门而入了,外表平静,视线却急切的追随着夕夕而去。

只听到他的声音还没回头看呢,无双整个人就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想到刚刚小书房里自己魔障般疯狂的举动,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想找个耗子洞钻一钻。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接话,使得屋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怪异僵持。

还是姚金花打破了沉默,冲燕景齐摇头,回答:“还是不怎么吃,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言语中带着明显的担忧。

燕景齐眸色有些深沉,看了眼对他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的女人,而后招手示意夜玄,“检查一下,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是!”

夜玄领命上前,无双给他让开了位置,几人都屏气凝神的静待着检查的结果。

不知为何,无双的心跳有些加快,心里有些不安。她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一片懊恼,脑子里哪还有一点儿之前的片段?

“怎么样?”夜玄刚收回手,她就紧忙上前询问,同时心里不停地祈祷。

夜玄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眉头更是自打摸上夕夕的脉就没舒展过。没有直接回答无双的问话,而是看了她身后的燕景齐一眼。

燕景齐本来就很担心夕夕,这会儿见他这样,心口就是一紧,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问道:“夕夕怎么样?”

这回夜玄没有犹豫迟疑,略有些沉重的说道:“小少爷现在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身体也很健康,只是……”

“只是什么?”无双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不明白什么叫‘看起来’,心里更加紧张了。

“只是……属下没猜错的话,小少爷这样的反应是要出天花的征兆!”

“天花?”

夜玄的话一出,屋里的三个女人同时大惊失色,唐婉和姚金花更是吓得腿软差点儿跪倒在地上,只有无双还相对好些。

燕景齐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口一跳,担忧的看向无双。见她呆愣不动,似乎被吓傻了,不由心疼的走到她身边,轻声安慰,“别担心,有夜玄在,会没事的!”

别怪他们会这么大反应,这个时候的‘天花’可不是什么小病小灾,相反却是让人谈之色变的恐怖疾病。成年壮汉得了次病想要治愈的都寥寥数几,就别提那尚在襁褓里的婴孩了。

如果真如夜玄所说,夕夕是要出天花,那真就是让人害怕的消息了。

无双听见燕景齐的声音了,但她没动也没有回应,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她并没有被‘天花’二字吓破胆,更没有因此而害怕绝望,与唐婉和姚金花的失魂落魄不同,她则是通过脑子里有限的了解回想有关‘天花’的一切。

如果没记错的话,清宫剧中可怕吓人的‘天花’,实际上就是二十一世纪为人们所熟知的水痘,而它也并没有那么吓人,治疗和处理得当,几天就会痊愈的。

上辈子的无双有幸出过一回,十来岁的时候,毫无防备,等发现状况的时候连耳朵里都有了。不得不说出水痘是个非常痛苦的经历,因为会痒,所以想挠,挠破了也就麻烦了。

总结起来,出水痘不可怕,可怕的是处理不当感染了引发别的病变就糟糕了。之所以古代人都畏惧它,也正是由于不会处理。

无双的心落下了,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再次问向夜玄,道:“你了解天花吗?有没有把握可以治疗?”

夜玄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严肃的开口回答:“没有绝对的把握,当曾经治好过得天花的人,有些经验!”

无双笑了,点头:“那就好,我相信你的医术,同时也相信我儿子的运气!”

听了她的话,夜玄点头,心里却颇为疑惑,怎么感觉她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呢?这是为什么呢?

太不合常理了。

有着如此疑问的何止夜玄一个,唐婉、姚金花,包括燕景齐在内,谁都理解不了,定定的看着无双,看她是不是因为悲伤过度而做的反常之举。可惜,最后他们也没发现她有什么悲伤和反常,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无双看着他们,忽然笑了,说道:“你们不用那么看着我,我正常得很。其实也不是啥大问题,天花就天花呗,咱们这儿有大神医呢,还怕啥?”

唐婉和姚金花想了想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同时点头,然后同时松了口气,神情上都恢复了几分鲜活。

燕景齐和她们就不同了,他可不认为‘神医’夜玄就能包治百病,但是无双这样倒是他乐见的,于是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又看了看躺在炕上已经又睡过去的小夕夕,然后带着夜玄出去。

临出门时对无双说:“我们回去商量下治疗方案,这里你们好好照看!”

“嗯,放心吧,这里有我们呢,不会有事的。”

燕景齐点头,开门出去。

这回除了睡觉的夕夕,屋里就剩三个女人了,唐婉一屁股坐到炕沿上拍着胸脯,道:“呼,吓死我了,幸亏夜玄在!”

“是啊,我们夕夕就是造化大!”姚金花也是心有余悸,无比庆幸有个神医能住在家里。

无双笑了,看着她们二人,眼神越来越柔和,尤其唐婉,竟让她内心里充满成就感。

只是,她的成就感还没感受多久,就被唐婉接下来的话生生打散了,荡然无存,只剩下满腔的……怨念。

就听后知后觉的唐婉想到什么、拧着眉头不解的小声嘀咕,道:“凌少是咋知道夕夕的事儿的呢,好像没人告诉他呢?”

……

天花的事可大可小,不想因此害得大家都跟着惶恐不安,于是在知情的几人商量过后,决定暂时不告诉其他人,包括唐初和林氏。

而针对年年的治疗方案无双也看过了,夜玄写的很详细,并且与她的许多想法都不谋而合。无双很高兴,点头应允。

“夜玄,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确实担得起‘神医’的名号!”

“多谢无双姑娘夸奖,属下的本分而已。”

……

这一天事情真是挺多的,被燕景齐色诱得兽性大发丢人丢到家不说,又被夕夕吓了一下,无双觉得有些疲累,吃过午饭就爬到炕上准备睡觉。

可惜啊,天不遂人愿,正在她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家里又来人了,不是一个两个,是一群。

无双有些头疼的看了看几乎和之前差不多人数的村民,心里很烦躁。他们家难不成什么时候变成村支部了?不然怎么人总是都往这儿凑呢?

和之前闹事儿的时候不同,这回人群可老实多了,不该说话的都闭着嘴,该说话的也绝对井然有序。无双的眼睛不禁往这回的带头人姚广田身上看了看,暗暗点头,真的挺有领导范儿。

姚广田自然不知道无双暗自给了他很高的评价,他这回来目标明确,是专门来找唐初和无双的。至于他身后的人群,多数也是闲的和好信儿。

正好唐初和林氏还都没离开,姚广田三两步上前,冲唐初抱拳,“在家呢啊唐老弟,恭喜恭喜啊!”

“恭喜?姚大哥说的啥意思?”唐初是个实心眼的,并没有听懂姚广田的喜从何来。

“还能啥意思?提前恭喜你们家粮食大丰收啊,哈哈!”姚广田心情仿佛很好,继续道,“我昨天有事儿没在家,不过你嫂子把一切都和我说了,没想到啊,你家无双种地还是把好手!”

唐初听出姚广田是真的为他们家欢喜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不过倒是不忘谦虚客气。“姚大哥过奖了,庄家苗还没出全呢,现在能看出啥?无双那丫头就是瞎琢磨,还不一定啥样呢,呵呵!”

听他这么说,姚广田倒也点了点头,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自己和村民的来意。

“老弟啊,今儿哥哥来不为别的,就为看看你家那已经轰动全村的庄家苗,你不会介意吧?”

唐初立马摇头:“姚大哥,看你说的,谁家的地还不能看看是咋滴?走吧,我现在就带姚大哥去,说实话,我也没有比较过,也跟着好好看看!”

就这样,唐初和姚广田,带着大部队来到了唐家已经出苗的田地。

这一看,还真不太一样呢。远远望去,竟比村里的田地要浓绿许多,整体给人的感觉更强壮、更充满生命力。

还需要再比较吗?结果显而易见。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