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还欠最后一事未了,与芸芸众生的缘分便尽了。

我来到冥界血河之岸,血河仍旧血浪涛涛。

血河沉积有六界所有不得解脱之执念。大凡在六界活过,存在过,哪怕魂飞魄散,最后执念皆归于血河。

我抬起手,血浪滚滚,一缕缕红色执念自血水中飘起,飘入我手中。

这些就是魂飞魄散之人沉入血河的执念。

然后我去了六界,寻找他们飘散在六界各处的念识,最后再将这些念识重聚为魂魄。

魂魄重聚,各归其道。

我疲乏之极,双腿无力跌跪于地。

突然,一道响彻天地如惊雷炸开的噼啪声,一道大力自九天而来,似天塌陷般砸在我背上。

然后我听见了自己脊骨碎裂之声。

我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又是一声接一声惊天动地的噼啪声……

我的骨头不断的碎,不断的碎,碎到没有一块完整。

我趴在地上连手指都无法再动。只见得流金羽衣轻晃,宝玉秀鞋缓步停在眼前。

少卜的声音,“孽障,竟敢私放魔族孽障出中天!”

我没有说话,仙侍将我从地上架起,迎面而来一个狠戾耳光。

少卜笑着,“你这肮脏污秽的东西不是很厉害么?”说着她抬手又给了我一耳光。

我没有吭声,也没有说话。

“带走。”少卜说完转身而去。

我被架着来到了血河。

只见一条长河清澈见底,泛着明净的粼粼微蓝之光。河两岸开遍微蓝花儿,妖鬼绝迹!那么美,美得惊心!

我浑身魔骨尽碎,已抬不起头,仙侍在后揪着我的头发迫我抬起头来。

少卜看着我微笑,“美么?现在这里是不是很美!”

我的眼泪快要落下,又给眼泪强忍了回去。

少卜死死盯着我恨恨说,“本宫唯恨不能慢慢的折磨你,天长日久的折磨你,以泄心头之恨!”说着又抬手,一巴掌狠狠抽在我面上,说,“青娥,去将地狱中最肮脏最丑陋的男人提出来,让这贱人享乐到死!要快,她的魔身很快就要散了!”

仙侍青娥领命而去。

我垂着头,想拖一时是一时吧!不过是几个耳光罢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轻易伤害老大爷好不容易为苍生努力来的安宁。

时光恍惚而过,那仙侍领来一众肮脏丑陋的男人。因灵魂肮脏,恶臭扑面而来。

仙侍放开了我,失去支撑,我仰面摔在地上。

少卜冷笑着捂了鼻子退开,那些男人个个目露凶邪**之光缓缓朝我走近。

呵呵,我是魔,就算被折骨鞭打碎浑身魔骨,依旧是魔!

我暗暗捏起诀。

忽然一道银光从天而落,抽在少卜身上。少卜被抽得惨叫着在地上滚了好几滚!

一道金光自天而降,金光中一位是少泽,一位身穿金甲的男子我不认识。

金甲男子不屑的扫了少卜一眼,“堂堂神族嫡女行事竟如此恶毒且下作。”

少泽沉着脸同金甲男子作揖一礼,“神君,日后定当严加管教!”

少泽行至我身前亦作揖一礼说,“对不起!管教不严,害姑娘受苦了!”

少卜已经站立不稳,被仙侍架着同少泽离去。

那金甲男子金光一闪,竟化作了老大爷那头金鳞神兽。

高大神兽垂头来看着我片刻,突然说,“要不要带你去魔族见神尊最后一面。”

我虚弱的摇了摇头说,“带我回白花山吧!”

神兽将我驮上了他的背。

我越来越虚弱,虚弱得似乎马上就要散去,连说话都没了力气,还去归墟洞让老大爷难过么?且也许未到归墟洞便已经烟消云散。

我缓缓问,“你怎么突然会来?”

神兽默了一刻,“神尊推算出你会有意外,可你的命运裹挟苍生,他无法推算出你会发生何种意外。而你知晓六界众生之心,谁若生加害你之心,你必然知晓,他想不出你会发生何种意外!便叫我来护着你,等他回来。原本我是想,你有何种意外,我也不会帮你,你最好死快点!”

神兽又默了一刻,“没想到最终的意外是你自己寻死!”

我心里惊了一下,问,“你怎么说是我自己寻死?”

神兽说,“你若不放任少卜杀祸方,她如何能取到祸方之心投入血河。”

是啊……我不放任少卜去取殿下的心,她如何能得手。

我每一次至死花毒发之时,就要被老大爷刺很多刀,血流成泊。

少卜用玄通镜将这些拿给殿下看,又将我与老大爷亲昵之举通通给殿下看过。她说如此厉害的魔花也迷惑不了我的心,我爱的依然不是殿下,问他还活着做什么?不是很爱我么?不如早些去死,我就不用再受花毒折磨。

殿下痴痴出神之时,少卜轻而易举的挖走他的心,逃入玄通镜,逃回中天,将殿下的心投入血河。

我下不了手,舍不得,只能借少卜之手。

只愿殿下来生不要记得我。

而正是那次少卜欲借魔花之毒想逼老大爷与他在一起,我没有成全她,还说老大爷会让我死。她便从中生了疑心,此后她去了人间,救苦救难,广积善德,提升了神阶。她本天份又善卜筮之事,终于叫她卜筮出了如何除去我。

连神兽都看得出来我是故意,老大爷也定然能。

我死后,中天六界不用多久,必然会重回曾经混乱。没有威胁,神族亦不可能再去为凡灵奔命。

神界不管不治,人心正邪参半,七情六欲,诸多利益**,任其蔓延,中天六界安平和乐就维系不了多久。

我叹了口气问,“神尊他会不会怪我?”

神兽说,“既已如此,他怪你何用。他要怪,也会怪我没看好你。”

我虚弱的笑了笑,“神尊不会那么讲理的。”

神兽闷闷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神兽驮着我回到白花山,我坐在那日同老大爷一起坐过的石凳上。一缕缕紫光红光绿光不断从我身子中飘出,散去。

我的身子越来越虚弱,忽然很多记忆如浪潮涌来。

往事纷飞,恍惚中我似明白了什么。

神兽站在我身旁,低沉的说,“神尊回来,你不在了,何其残忍,你还是给他留几句话吧!”

是啊!我该给他留些话的。我自石殿抽了块玉简出来,将我的话都刻了上去。

我说,“明珠是魔,是自私的,你爱苍生,可明珠爱你,对不起。不能完成你的心意。你若心疼苍生,以后就多去人间走动,为苍生消灾解难,正其视听。”

反复的想了想,我应该给老大爷一个盼头,于是写了上去,“你若愿意,就等明珠回来。明珠没有魂魄,回来可能要很久很久,若觉得等起来太辛苦,就不要等了。”

我的身体越来越稀薄,连这一点术法也无法施术下去,玉简掉落于地。

我只得对神兽说,“请您转告神尊,魔神已出生,明珠烦请他助魔神复生祸方殿下。”

神兽黯然,轻声说,“神尊向来公允,你放心。”

本想再道声谢,我张了张嘴,发现已说不出来话。

神兽看着我,静静安慰,“放心去吧!”

唉!是啊!该放手了。我闭了眼睛,沉浸去了回忆里。

记忆里神尊说我乃是众生心念聚化,一切皆为众生所有。

人之心念,来时天翻地覆,死去活来,去时,万般莫能留,无迹可寻。

我这以人心执念凝聚而生之魔,可会如人心意般,一旦散去,再无处可寻觅!无以求得回!

想来我也活了有些年头,不知可已有自己的执念?有属于自己的心意?若有属于自己的执念?可会有个来生?

我闭着眼,只觉身子越来越稀薄,双手已经散去,神尊送给我的琉璃珠掉落于地,连心铃亦掉落于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