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秒记住【书迷楼小说网 shumiloutw】,!

大家好,我叫祁承宣。

年龄:十五岁

职业:太子

用一句话总结: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至于我的家人?我姑且说之,你们姑且听之,就当听睡前故事吧!

我之所以能成为太子,说明我有一个当皇帝的老爹。

没错,我的父亲是南洋帝国皇帝,疆域内有很多的群岛,半岛和沿海诸地,以及越来越辽阔的海域和越来越多的殖民地,是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

怎么样?厉害吧!

还有更厉害的呢!

我的母亲不仅是我父皇的妻子,南洋帝国的皇后,她还是大佑朝的皇太后哟!

也就是说,大佑朝的皇帝,也是母亲的儿子,我的兄长。

当然,大哥的父亲,肯定不是我老爹,否则,那不乱套了吗?

我大哥跟我父亲很不对盘。听说,以前他们还是死对头,打得你死我活的。最后,父亲输了,退居海上,可父亲却把母亲抢过来了。

大哥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对父亲看不顺眼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此我很理解。易地而处,若我的母亲被人抢走了,我也会记恨那人一辈子。

我是在大佑出生的,在我三岁之前的记忆里,除了母亲,印象最多的就是大哥了。

大哥对我很好,并未因为父亲而迁怒于我,比起他的几个儿子也不遑多让,他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我缺失的父爱,是亦兄亦父般的存在,直到现在,我依然打心底尊敬他。

我三岁的时候,才被父亲接走,跟着母亲一起。

大哥虽然很是不舍,很是为难了一番父亲,但到底放我们一起离开了。

不过每年,我跟母亲都会回大佑住一段时间,只是后来母后因为生弟弟和妹妹,就没能那么频繁的回去了,但也没有断了消息。

今年,我又跟母亲万里迢迢地回大佑探亲了,也带上了八岁的弟弟和五岁的妹妹,这是他们第一次踏上大佑的土地。

母后回宫后,无论是后妃还是皇子公主们,都前来拜见,母亲只见了皇后和贵、贤二妃,其他嫔妃都只是磕了个头就退下了,皇子公主们倒是都见了见。

大哥子嗣极多,现在活下来的子女就有二十个,以后恐怕还会更多。

不像父皇,只有我们三个子女。

当然了,关于这一点,我是半点都不羡慕大哥的。毕竟,大哥的子女多,女人也多。

我可不希望多很多异母兄妹,想想就头皮发麻。

萧皇后和赵贤妃都是老面孔,打小就认识的。那个李贵妃倒是后来者居上,据说家世十分清贵,父亲也在朝为官,是个温柔似水的美人,让人看着十分舒服,最重要的是,她连生三子,又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晋升为贵妃,可见其所承恩宠之盛。

我知道,万年不挪位子的赵贤妃,大概又要找母后明着插科打诨,却暗中哭诉了。

以前,别的妃子再怎么升,也升不到她的头上去,顶多是平级,赵贤妃再不满,也能忍住。萧皇后压在她头上无可厚非,可现在她却被一个年轻后辈死死压在头上,以她的脾气,必定忍不下这口气,她在后宫最大的靠山就是母后了,肯定要想办法让母后替她出这一口气,将那李贵妃拉下来,就算拉不下来,也要给她个没脸。

可惜,母后如今也极少去管大佑的事情了,毕竟,她的身份已经不只是大佑的皇太后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懒得去管后宫这些破事了,定不会为了帮贤妃出口气就对付李贵妃。

果不其然,在贤妃再一次“诉苦”时,母后只装没听懂,还是萧皇后见赵贤妃不像话,打断了她的话,及时带着她们告退了。

晚上,大哥和萧皇后在慈宁宫设宴,为母后接风洗尘,皇子皇女们都不在。之后,萧皇后也以身体不适为由早早告退了。

对我们的到来,兄长显得很高兴,宴席上多喝了几杯,情绪难得十分外露。要知道,大哥一直都是神威莫测,喜怒不形于色的,但这一次,他却仿佛卸掉了所有的伪装和负担,整个人很是放松。

我知道,大哥只有在母亲面前,才会如此。

母后看起来对大哥十分心疼,只是碍于我们在,不好说什么。我很有眼色地带着弟弟妹妹退下了,离开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一向坚强的母亲似乎是落了泪。

那一刻,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愧疚感——

原本母亲是大哥的母亲,可父亲和我们,却把母亲抢走了,总觉心里很过意不去。

出了慈宁宫后,我带了弟弟妹妹去了我的宫殿——大哥一直替我留着,即便宫内的人口渐渐增多,也没有将宫殿给别人住,这一点,我很满意。

第二天,我带弟弟妹妹给母后、大哥请安后,正打算带他们去逛一逛皇宫,结果就碰到了特意来找我得二皇子和三皇子,只好先接待他们。

因我幼时在皇宫居住,再加上跟大佑几位皇子年龄相差也不大,经常一起玩,关系倒是都不错,只是后来我离开大佑,远渡南洋,大家长大后后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心思,这才渐渐远了,那时,跟他关系最好的就是赵贤妃所出的二皇子和萧皇后所出的三皇子。

跟大皇子倒是关系平平。

只是昨天没有见到大皇子,倒是让他有些好奇,我便问了两句。

没想到,大皇子竟然出事了。

大皇子本是大哥原配沈氏之子,可惜,他母亲死得早,后来被萧皇后收养,而大哥登基后,又迟迟没有追封沈氏为皇后,更别提封他为太子了,这让大皇子的身份颇为尴尬。

他自己似乎也对自己的处境很是不忿,心中颇多怨气,整天怨天尤人,大哥对大皇子的表现似乎十分失望,曾经训斥他多次,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至于将大皇子从天堂打入地狱。

令他彻底被皇上厌弃的是另一件事。

去年,大皇子不知听了什么谣言,认为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死,竟然偷偷跑到南京去寻找亲母,惹得大哥大怒,立即派人将他抓了回来,并圈禁在宫里,不允许任何人探视。

而那些传播谣言,鼓动大皇子的人,都做了刀下鬼。

我将这件事说给母后听是,母后只是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大皇子的母亲的确没有死,只不过犯错被关起来了,只是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大哥恐怕不会允许沈氏再活下去了。

自从母后回宫之后,以后很多人递牌子进宫求见母亲。

母亲见的大部分都是女眷,包括红莲军的女将,但也有例外,比如大哥的那些义子,还有母亲曾经的属下。

这一次,母亲却见了一位姓宋的侯爷。

那时,他正好也在。

他身体似乎不是很好,年近半百,两鬓斑白,看起来比父亲大多了。

那位姓宋的侯爷看自己的目光很是激动、欣慰,甚至还带着一点慈爱,就好像自己是他的后辈一般。

其实,我知道他是谁,只是回来这么多次,却一直没有见过他。

我对他印象不太好,为父亲曾经在宋家的遭遇感到委屈。

父亲一出生,就被宋家的人认为不祥,认为他会给宋家带来灭顶之灾,虽然没真得下狠手杀了父亲,却将他给送走了。

然而,宋家覆灭之后,却是父亲收留了那些残留的宋家军,救下了宋良秀,甚至还带着他们报了仇,颠覆前朝,最后,还帮宋家在新朝安家,即便比不得前朝风光,到底使得宋家的血脉得以延续,平安富足。

不过,再怎么看姓宋的不顺眼,我也不会对他失礼,这是个人修养问题。再说,以他的身体状况,说不定这就是他们唯一一次见面了。

见过这位宋侯爷后,我还特意查了查他的情况,然后我对这位宋侯爷唯一看得顺眼的一点是,他府中只有一位妻子,以前的妾室和通房,死得死,遣的遣,散的散。

听说还有一位从小伺候他,很得他重用的侍妾,因为暗害主母,被打了板子撵出去了。

我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个无足轻重的侍妾,是因为我查到这个侍妾竟然早就跟母后认识,曾经还对母后口出不逊,多有不敬之处,真是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最可气的是,这位宋侯爷明明察觉了,却一直念旧情纵容她,包庇她。

这让我对姓宋的再也提不起一点好感了。

另外,还有非常值得一提的一件事,大哥还带着我们一起南下了,回老家逛了一圈,看了看母亲和大哥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所以,这次,我们的归期无限期延迟了,可怜的父皇大概又要望穿秋水了吧哈哈哈!

好了,说了这么多无用的废话,也该结束了。

生活还在继续,我会努力做一个优秀的太子,将来做一个英明的君主,为天下人谋福祉。

最后希望父母、大哥、弟弟妹妹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最后的最后,希望你们不要觉得我太啰嗦、太幼稚,我只是偶尔才会抽风,真的!

------题外话------

感谢一路支持的你们,番外至此结束。

2016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崭新的2017正在向我们走来。新年新气象,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发大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