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其实骨折这种伤是不用住院的,可是因为有咱傅大参谋长的照顾,云冉滋润地在医院多待了一个周。贰.五.八.中.文網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云冉父亲冯教授亲自给傅邵阳打了个电话,于是傅邵阳便利索地答应了。当然也不敢私自扣留人家女儿嘛!

“傅邵阳同志,我不想回家。”看着傅邵阳利索地收拾好东西,云冉第五次说了这句话。直到手边上的事情都做完,傅邵阳才坐到她身边,认真地给她来了句,“不行。听冯老师的话,乖乖回家。” “唉,傅大参谋长,您要是工作忙,就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但是,千万别把我丢给我爸。”云冉现在是无颜面对老冯教授,那老头和她说过多少遍不许找军人当男朋友,可她全当成耳边风了。

“瞎说什么呢,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还要在这儿占着一个床位,别的病人怎么办?”傅邵阳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顺势站在她身后,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起梳子,轻轻拢了几下,再用皮筋绕三匝扎住。自从那次给她洗完头发之后,这种事情一直都是他来完成的。云冉的头发不长,扎住完全是为了舒服。

“我不回家,我不回家。”云冉趁机会赶紧躺在床上,还盖上被子,就露出两个眼睛贼贼地盯着傅邵阳。当然,不出意料,最后的结果还是被强制性地送回家了。到了楼下,云冉的脸色算是彻底阴沉下来了。

傅邵阳亲自把她抱回家的,准确的来说叫扛。云冉见挣扎无望,头一次严肃地叫了他的全名,“傅邵阳。”停顿一下,一字一顿地抛出来,“我说我不回家。”掷地有声,只不过因为人被他公主抱着气势弱了一点。“要不,现在你把我送到我部队宿舍或者我朋友家。贰.五.八.中.文網”傅邵阳没回答,径直走到她卧室把她放在床上。“渴吗?我给你倒杯水去。”他依旧面色如常,眼里波澜不惊。以他的观点来看,云冉这样躲来躲去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和爸爸真的有意见隔阂,直接沟通是最好的办法。傅邵阳端着一杯温水站在她面前好半天,云冉都没有接过去。他伸手摸摸云冉头顶,动作从容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云冉忽然有种感觉,很无力。仿佛在他眼里看见一个无理取闹的孩童,而他从来不理会这种顽劣,只是用他自己,一种成熟的思维在想这件事。

“那个……..”云冉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比较好,“我看了你的飞机票,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登机了。从这赶到机场还要一段时间,你先走吧。”傅邵阳皱皱眉头,早已察觉到她情绪的不对,可是该怎么办呢?低声叹了口气,坐在她床边,“我们云冉这是怎么了?笑笑,好好照顾自己,嗯?”最后一个字语调微微上扬,像极了哄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见云冉不说话,伸手又覆上头顶,胡乱地揉揉她的头发。“在家里老师和师母都可以好好照顾你,听话。” 云冉配合地笑了笑,点点头,“知道了,电话联系吧。” “云冉,下次我再回来估计就得是过年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去接我啊。冉冉,有什么话好好和老师说,你放心,不是还有我呢嘛!”傅邵阳出声,可却见她一副什么都不想听的样子。

直到听见傅邵阳出去后的关门声,云冉的笑容才在脸上渐渐消失。云冉不想回家是有原因的,因为一回家注定是受到老冯头儿的教育。冯教授脾气好是好,可就是不允许儿女犯那些自己承诺过绝对不犯的错误。再想傅邵阳,不由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无力感,今天这样一来,一时间竟然有些不习惯。两人在一起以后,一直是聚少离多,忽然一起相处了几天,云冉才猛地意识到原来两个人的事情真的是不好解决,好多年不恋爱了,这么简单常识的东西竟然忘了。自嘲地笑笑。出乎意料地是云冉想象之中的暴风雨并没有很快来临,冯教授代表学校去外地参加什么学术讨论会了,估计明天才能回来,所以能躲过一天就躲过一天。

云冉现在可谓是身残志坚,拖着那条伤残的腿还把晚饭做了。看着她妈云朵吃得津津有味,云冉不由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云冉,你的手机响了三遍了,你听不见是怎么滴?”妈妈云朵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要实在不想接,又不想挂,你就调成静音成不?看会儿电视都不让人消停。”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手机依旧不停歇地响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到傅邵阳的一袭军装,云冉对于自己不接电话的行为忽然有些愧疚。想想自己在这里心里不舒服,估计那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吧!撇撇嘴,接起电话,“喂,有事吗?”语速极快,略带挑衅。那边停顿了一下,轻轻勾起嘴角,笑声传递到云冉耳朵里,让她莫名地有些烦躁,“怎么,我们云冉吃饭了吗?”语调轻快。“吃了。”云冉回得更溜。“咱们傅大参谋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这个小兵随时恭候着您!”“主要就是想和你多交流交流。”傅邵阳披上外衣站在楼道里,一打开窗子冷气就扑面而来。望着远处橙黄色的灯光,再听着她不着调的话,心里暖暖的。“你好好养伤,等你痊愈了,估计那个时候我就能回家看你了。”傅邵阳说完后,没听见她回话,但还是能听见那边隐约传来的鞭炮声。“云冉,马上就要过年了。”略带有感叹意味的陈述语句。“嗯。”云冉躺在床上,把手机放在耳边。整个人懒洋洋的,听见他说了一通,才回了一个字。“傅参谋,你刷微博吗?”云冉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但是顿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知道微博是什么吗?”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声,“云冉,我有些奇怪,我在你心中到底是怎么一个形象?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还是不食人间烟火啊!记住,你傅师兄一直是与外界挂钩的,一直没有脱离这个世界。”这几句话说的那叫是语重心长啊。

“切,我就随便一问,再加随便一补充,你就开始教育我,是不是?不想和你说话。”冷哼一声。隔着电话傅邵阳都能想象出此刻她娇俏的模样,“不带这样的,好好聊天。你说怎么了,我立刻下载一个。” “关注一个人,专门讲异地恋的,我们可以分享一下经验,你说呢?有助于我们共同进步。” “成。那你说,那里面有没有说不接电话这事儿的。我感觉吧,咱俩主要靠电话联系,你要是再不接电话,这联系渠道可就断了啊。你说是不是?所以可不能不理我呀!”傅邵阳这话听着挺诚恳的,可就不像他自己的说话风格,倒是挺像陈团长那痞痞的劲儿。

“呦,我还以为你不和我提这事呢。咱陈大团长又教你的这几句话?!老傅同志啊,您自己说话可不是这种腔调的。行了,十点半了,洗洗睡吧。拜拜。”云冉说得倒是挺有礼貌,就是没给人家说话的机会就把电话挂了。没什么原因,就是心里不舒服。云冉心里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可就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

从开始到现在,云冉的心从来没有真正稳稳当当过,只要想起傅邵阳,就仿佛永远是浮躁的。他的人是沉稳的,做事亦是沉稳的,可是自己却从没有有过安定的感觉。可,两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云冉想。想象中的男女朋友应该是亲密无间的,即使吵架也应该是两个人大动肝火,而不是一个人在这边想这儿想那儿深刻反思吧!云冉从不敢承认,这种小心翼翼的感觉竟然溢满自己心头。一瞬间,忽然讨厌起傅邵阳的成熟,成熟得仿佛是个局外人一样。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没有落寞是骗人的。是啊,新年快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