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刚准备交代任务下去,突然外面就闯进一人来。

此地是聚义堂,是熊宗众位内门弟子商议要事的地方,寻常人等没有通传根本不能进来。

可是现在,大师兄正在谈太岁这等机密要事,却被人无端端闯进来,他脸色顿时就垮了。

砰!!!

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茶杯炸得飞起。

大师兄往闯进来的小厮瞥了一眼,呵斥道:“哪里来的混战东西,不知道这里在开会吗?若是说不出个理由来,今天非扒了你的皮!”

看到大师兄发火,在场的其他师兄弟也同样怒目冷对。

这里可是聚义堂,议事大厅,怎么也不能容许别人没规没矩的随便闯进来。

百兽门是个讲规矩的地方,熊宗虽然一个个彪形大汉,魁梧的体质,但却也有他们自己的规矩。

至于小厮,都是那种连黄阶都没有的弱鸡蝼蚁。

寻常小厮别说是看到在场的内门弟子,就算是熊宗的外门弟子,也是基本上看都不看他们一样。

小厮的地位很低,都是一些俗世的凡人,不能修武的废物。

之所以将他们留在山门,无外乎就是打杂的奴役。

这就好比古代一般,宗门弟子是少爷公子,而小厮们则是任打任杀的仆从杂役。

小厮分好多种,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有负责的专人小厮。

这位小厮是看守熊宗山门,专门负责传送各个山门之间消息的。

此时看到这么多大老爷们横眉冷目,当时就差点吓尿了。

他不是没来过聚义堂,但寻常传递消息的时候,都是在门外耐心等候。

等到里面的爷答应,他才能轻手轻脚的走进来递送消息文书。

别说是杂役在熊宗没地位,就算是在世俗界,就跟保安一样,也不见得地位有多高。

不过,这里是实力为尊的地方,他一日不到黄阶,就一日无法成为熊宗弟子,也只能忍气吞声。

只可惜,今天事情特殊,事关重大,即便是惹恼了众位爷,他也得硬着头皮上。

小厮一冲进来,直接哐当一声跪倒在地。

“报!报!!报告大师兄,小人不敢造次,实在是事情紧急!”小厮满头大汗,跪地抱拳,小厮慌慌张张道:“魂殿执事传来消息,熊宗弟子魂牌断了,特请宗主前去魂殿议事。”

“什么!?你说什么!?”嚯的突然站起,大师兄一脸震惊!

魂殿,那是百兽门存放弟子魂牌的地方,而且只有最为重要的弟子,才有资格将魂牌放进去保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百兽门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制造一块魂牌的材料相当珍贵。

即便是百兽门,也只有各宗宗主和真传弟子,以及极少数特殊人士,有资格制作魂牌。

而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是宗门最宝贵的资源。

如果哪个宗门的魂牌破碎,则代表着这个宗门的某位重要人物生死道消,绝对是大消息。

就比如在场的众人,连内门弟子之首的大师兄,都不够资格制作魂牌。

可见,在百兽门,拥有魂牌资格的人,得多么特殊。

现在,突然魂殿传来消息,熊宗弟子魂牌出了事故,难道是哪位真传弟子在外游历被干掉啦!?

“快说,是哪位师兄出事啦!?”

一声暴呵,大师兄冲过来一把拽住小厮的衣领,直接把他提留起来。

熊宗都是一群魁梧大汉,被他这么一提溜,小厮双脚离地,感觉有点呼吸困难。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他也知道形势危急,如果说慢了点,怕被发怒的大师兄生撕了。

“回大师兄,据说是……”小厮有点犹豫,环顾四周看了一圈,又有点欲言又止。

“看个屁,此地都是内门师兄弟,宗门出了如此大师,你但说无妨。”

魂殿传来的消息,那是极为重要的,但在场的都是内门最精锐的师兄弟,也是与他关系最好的几人,也有资格知道到底是谁陨落了。

“是,是……”小厮咽了口唾沫,宗主闭关期间,宗内一切事务皆有大师兄掌管,他回答道:“魂殿消息说,是……是……”

“是什么!?再吞吞吐吐,小心我一巴掌拍死你!”

“是熊霸,外门弟子熊霸的魂牌断了。”

一口气说完,小厮的脸色憋得半死,被大师兄一把甩开,蹲下大口的呼吸。

小厮话刚落地,聚义堂立马就炸开了锅!

“什么!?外门弟子!?怎么回事,有没有搞错!?”

“熊霸!?外门传说那垃圾!?十几年都晋级不了的废物!?”

“是他!?他怎么可能拥有魂牌!?”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那可是外门废物,被逐出师门了吧!”

一连串的问号脱口而出,在场的内门弟子中,有的人听都没听过熊霸这个名字。

他们是天之骄子,是熊宗的内门精英,对于外门的人,那是看都看不上的。

可是现在,竟然传出消息,外门的一个废物,竟然拥有魂牌,而且现在还断了,这让他们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砰!!!

大师兄一巴掌拍下去,桌子茶几应声而碎!

“闭嘴,都他妈给我闭嘴!!!”

一声暴呵,大师兄脸色涨得青红,整个人怒气腾腾,如同被激怒的一头暴熊。

不过,虽然面目狰狞,但效果还是有的,看大师兄发怒,在场的众人全都立马安静下来。

“小厮,你过来!”等到众人安静,大师兄努力平复自己怒气,朝小厮招招手。

小厮摸不清情况,见大师兄招手,乖乖的走到他面前。

“大,大师兄。”

“嗯。”平时内门弟子对外门不屑一顾,对这种杂役凡人更是看不上眼,没想到此时他和颜悦色拍拍小厮肩膀,笑着问道:“你来熊宗多久啦?”

“回大师兄的话,小人出生在熊宗,已在宗门有二十三年。”

小厮不知道他要干啥,规规矩矩答话。

“嗯,已经二十三年,不错不错。那你觉得,宗门对你如何?”

“宗门对小人恩重如山。”

别说是小厮不知道大师兄在干啥,怎么会对一个蝼蚁这么细细问询,连其他内门弟子也是没整明白。

“很好,那么宗门向你借样东西,你总不会拒绝吧!”眼睛微米,大师兄笑得更灿烂了。

“小人是宗门的人,宗门需要小人什么,尽管拿就是。”

“哈哈,很好!”

唰!!!

大师兄瞬间出手!

咔擦!!!

骨肉断裂,小厮瞬间被扭断了脖子。

“呵呵……宗门需要借你命用用,就当是这些年偿还宗门对你的照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