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秦犯夷罚黄龙一双,夷犯秦输清酒一钟,但羁縻之策行之并无实效,其因在于与之并推的‘树其酋长,使自镇抚’,既能自治便处处分庭抗礼,无复统辖之制。贰伍捌中文才疏学浅,覃某不敢妄称人师,偶尔与公子清谈悬论或可为之。”

“和公子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巴二爷过来插话道。

“闲聊而已。”覃藻笑道。

赵政对巴二爷道:“先生大才,我想请他多教教我。”

“老覃是不是大材我不敢断言哪,我就知道他家的书简多得用车拉,公子以后想看书随便拿,我做主了!”巴二爷拍着胸脯笑道。

艳阳西坠,不知不觉已过了小半个时辰。覃藻看了看天对二人说道:“该动身了,今日与公子聊得畅快,改日接着聊!”

三人往驿道上去,天佑和姬寻安已回喂过马,此时正在套车。给覃清按摩腰背的赵姬见了,忙带秋儿扶覃清回车里。

“聊吧聊吧,你那一肚子书文是得找个人倒一倒,这些日子都把你憋坏了。公子啊,你听烦了就跑,千万别为难自个儿啊!”巴二爷道。

赵政笑道:“求之不得,愿听先生教诲,不知先生家都有些什么书?”

“哎呀,他那些书可杂了,哪国的都有。不怕公子笑话,好多字儿我见都没见过,更别提认了。”巴二爷道。

赵政问:“这是为何?”

“列国壁垒相望因袭已久,即便同一个字也是各写各的,难怪二爷不认识了。”覃藻道。

“如此阻滞多多,岂不碣事?”赵政摇头。

“公子一语中的啊!”

异人公子若自比鲲鹏,其子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覃藻意味深长地看了赵政一眼,无端想起那块玉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