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大师鉴宝》第二期如期播放。

几组嘉宾的精彩对决被剪辑一个半小时的综艺节目,当天晚上收视热度再掀狂潮。

一开始所有人都预测这一届《大师鉴宝》的冠军得主是陈华龙,谁知道朱光寿的表现就打了所有人的脸,以最快的速度夺得了晋级决赛的门票,刷新了人们对这位徐家天才的认知。

人们随后认为,陈华龙好歹也是新加坡的鉴宝种子选手,就算再不济也会顺利的把沈秋淘汰,结果沈秋以一辆二八大杠逆转乾坤,毫无悬念的淘汰了陈华龙,刷爆了所有观众的眼球。

“卧槽!这沈秋的操作太牛逼了!我服了我服了!他这个操作简直比朱光寿还要牛逼啊!朱光寿和陈华龙是来参加比赛的,人家沈秋就是来度假休闲来的!只要人家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晋级!"

“哎呀!那辆二八大杠是导演组从我家买走的!那是我家的五帝钱啊!”

“爱了爱了!我要跪在沈秋跟前唱征服!沈秋太帅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

一夜之间沈秋热度刷爆全场,连同轩宝斋的知名度也是一炮打响,这次沈秋不出意外的火了,粉丝量攀升到了第一位,足足甩第二名陈华龙一百多万的粉丝。

次日。

轩宝斋的大门打开,却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着两个小助理走进了轩宝斋:“沈秋在吗?我们找沈秋!”

来人穿着考究,面目表情冷淡戴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手上同时也拎着一只真皮公文包。

“几位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左小青出门招呼上门的客人。

西装男摇头说道:“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当面跟沈秋说交代,麻烦把沈秋喊出来!”

“不用喊了!我来了!”沈秋接着从里屋出来,抬头打量了眼前的西装男,发现是个陌生的面孔。

“沈秋是吧!我叫高阳!是燕京金马收贷公司的部门经理,有客户委托我们找你收一笔债,这是我们的催收单……”

催收单?

沈秋倍感意外,打从开始在燕京开古玩店,还真没欠过谁的钱,这突然的催收的单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炮爷也指着几个人大声嚷嚷道:“我们轩宝斋从来都不欠别人的钱!咱们店虽然小,但真不屑欠谁的钱!大早上的你们搞了乌龙了吧!”

高阳从皮包中抽出来一张复印文件:“这份文件沈秋你过目,是不是欠谁的钱,一看便知。”

沈秋也好奇莫名其妙欠谁的钱了,接过那复印文件瞅了一眼,这一瞅不由得眉头蹙起,催债人的空白处写着一个特别熟悉的名字,叶梅!

具体的情况并不是沈秋欠叶梅的钱,而是当初沈秋资金困难的时候,叶梅注入了五百万的资金入场,就当做是给轩宝斋投资,什么时候轩宝斋开始营业了,再还这笔钱也不迟。

原本叶梅是没打算要任何合同,是沈秋执意写下合同,万万没想到如今却收到叶梅的股金撤资的文件!说它是催收单其实也不夸张。

“沈秋先生,我现在代表叶梅小姐收回这五百万的入股资金,按照合约上的规定,我们随时随地都有权利收回这笔资金,我们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缓和,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将准时来这里收钱!”

“放你娘的狗屁!”

炮爷指着高阳几个人破口大骂:“你们搞什么鬼!梅姐会主动问我们要钱?告诉你们这不可能!先不说我们跟梅姐之间的关系亲如一家人!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梅姐失踪到现在都没消息,你们从哪拿到的公司印章?一个个不长眼的玩意!"

“对呢!”左小青开口补充道:“是谁给你们的勇气来轩宝斋要钱?我看你们就是来抹黑轩宝斋的吧!”

“这位小姐!”高阳冷哼一声纠正道:“我们是正规的催收公司,有专业的营业执照和手续文件,不存在任何欺诈的行为,另外叶梅虽然人不在了,但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催收这笔债,我们客户作为正统继承人,完全是有权利索取这笔款项的!”

“还叶梅的继承人?继承人……”炮爷正要回怼,突然联想到了一个人:“杰克?卧槽!这个催收单是杰克签的?是杰克让你们来要钱的?”

沈秋早就看出了这其中的蹊跷:“是他没错了!”

“这特么是个畜生吧!”炮爷气得浑身颤抖:“我们几个四处花钱托人找梅姐的踪迹,这家伙倒好!不关心梅姐的生死,倒先拿我们开刀?接着梅姐的名义要钱来了?这畜生现在在哪!我保证弄不死他!草!”

“不好意思沈秋,我郑重提醒你们一句。”高阳将催收单子放在轩宝斋的柜台上:“我不管你们和杰克先生之间有什么过节,作为叶梅女士的继承人,这是他的合法权益,合同上规定的是随时随地,杰克先生已经很大度了,宽限了你们一天的时间……如果你们明天拿不出相应的款项,我们有权利封了轩宝斋的店铺!”

不得不承认杰克的这招釜底抽薪太特么狠了。

轩宝斋刚开店不久,账面上基本上没有过多的资金链,当初叶梅入股的时候沈秋就把这笔钱用来扩充了藏品的种类,五百万的数目虽然不算大,但现在突然抽调掉这笔资金,对轩宝斋的影响是空前巨大的。

很明显,杰克分明就是借刀杀人!他不是真缺这笔钱,他是想借此打压轩宝斋!

“轩宝斋居然欠着别人的钱啊!”

门口随之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天输给沈秋的新加坡鉴宝天才,陈华龙。

沈秋眉头微微皱起:“陈华龙这事跟你无关,还有高阳你们先撤吧,按照合同明天来拿钱就是了!你们就先请回吧!”

“沈秋?我看你们是心虚吧!”陈华龙表情夸张的讽刺道:“哎呀我真没想到啊,大名鼎鼎的轩宝斋居然是欠钱不还的大老赖!”

“陈华龙你最好小声点,大清早的别在这嚷嚷,否则后果自负!”沈秋认真提醒对方。

“怎么?沈秋你是在恐吓我么?哈哈哈哈?被人抓到把柄了吧?欠钱不还还有理了么?让我瞧瞧,注册资金六百万,欠叶小姐五百万,原来你们轩宝斋的家当才一百万呀?你们不就是空手套白狼的啊!来来来!大家快来看看!堂堂的鉴宝天才沈秋,他家的古玩店就是个空壳子!”

“什么狗屁鉴宝天师,从头到尾就是个大骗子!大家都进来看看!天才鉴宝师沈秋欠钱不还了啊!沈秋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大师!”

助手也跟着起哄:“大家快看!轩宝斋的人欠钱不还,还要打人呢!快来看哦!轩宝斋要打人了啊!”

陈华龙喊的尽心,总算是找到机会出了这口恶气,他料定沈秋暂时拿不出这笔钱来,趁机落井下石,抓住机会把沈秋的名声搞臭。

啪!

陈华龙发疯似得抹黑轩宝斋,却不想从店里走出一个人,一记响亮的嘴巴子拍在他的脸上,大门牙立刻被拍飞了,狂吐一口老血。

走出来这人不是别人,嘴边上的八字胡特别的明显,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病初愈的三爷!

三爷这巴掌甩的果断干练,丝毫都不拖泥带水:“吵死了!影响我下棋!”

“你……你……你特么谁啊”陈华龙疼的嘴角发麻,瞪大了眼珠子。

“没规矩!这孙子欠抽!”

啪啪啪啪!

三爷左右开弓,甩手又是一套连贯的动作,几个耳光下来啪啪作响,清脆悦耳。

到最后沈秋几个人都看不下去了,陈华龙原本还算帅气的面孔,被抽的狰狞扭曲,右边脸蛋肿成一团,惨不忍睹。

“我说陈华龙,你这是何苦呢!早就让小声点,非要在这作死,三爷最恨有人打搅他下棋,那个高阳是吧,来来来!进来我们聊聊还钱的事儿!”

高阳大惊失色,当即吓得两腿发软:“还钱的事儿先放一放,明天……明天我们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