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美意,你别哭,你姨丈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一定不会让我们孤儿寡母受委屈的。”钱金银泪雨俱下,各种道德枷锁齐上。

“还做主,都没发生什么事情做什么主。你家闺女明知道我女婿今日定亲,还在这个点不知检点地过来,我看你们是居心叵测才是真。”张大花没好气一脸,觉得这事一定跟她们脱不了干系。

她就说嘛,这个钱美意前后突然变得不一样,只怕之前是为了取得信任,等的就是这一天。

“文彬,你说说怎么一回事?”

孙强盛问蓝文彬,他是当事人。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不相信蓝文彬的为人,只是现在钱美意这般模样,钱金银非要他给个交代。

“爹,是钱美意往我的夜宵加了东西,她想让我碰她我不愿意。”蓝文彬站了起来,指着钱美意母女。

“文彬,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分明就是喝醉了酒想对美意不轨才是。”钱金银不愿意承认,这种事情打死也不能承认。

钱美意仿佛受到了羞辱一般,她突然拿起桌上的匕首横在脖子上,“姨丈,如果你不我的话,我现在就以死明志。”

这一次还真的豁出去了,剪子刺进肉里,流出一丝血来。

当场的人被她吓了一跳,没想到钱美意为了诬陷蓝文彬,会做到这种地步。

就连钱金银也是吃惊了一下,随即附和,她大喊大叫:“美意,你不能做傻事呀。”

“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已经没脸见人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钱美意表现得一副受尽屈辱的样子,蓝文彬气得握紧拳头。

怎么也没想到她们母女无耻到这种地步。

钱美意以死相逼,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

蓝文彬下意识地看向张莲珠,生怕她会因此误会。

谁知道张莲珠握紧他的手,坚定的眼神,“我相信你。”

“怪我以为她们是真的变好了。”如果当初他不心软,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她们装得太好了,跟你没关系。”张莲珠之前也预料到她们母女肯定贼心不死,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简直卑劣到了极点。

为了当孙家的女主人,她们无耻到这种地步。

与此同时,田荷花和叶天麟的目标都落在那夜宵上,桌上并没有任何碗,不过走进屋里的时候发现地上都是碎片。

趁着众人没发现的时候,两人很默契地捡起了一块,上面还淌着汤汁,叶天麟凑近闻了一下,里面真的是有合欢散的味道。

事实真相已经摆在眼前了。

叶天麟本想为蓝文彬揭开真相,被田荷花阻止了,“她们母女这会越博出彩,等会下场更糟糕。”

继续看她们演,等会只会更难堪。

这样的人留下孙家不得,她要帮莲珠清除出去。

“姐夫,你一定要救救美意呀,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跟她一块死得了。”钱金银也一块要挟着,“反正我们孤儿寡母的,就算惨死也没人替我们讨回公道。”

哭到最后,还拿着过世的孙夫人起来说事,“姐姐,我和你外甥女很快就要来陪你了。”

孙强盛听着这话,眉头皱了皱,“金银,美意跟着胡闹就是了,你也跟着胡闹,你还嫌事情不够乱是不是。”

孙强盛私心里还是相信蓝文彬,可钱美意如今以死要挟,让他陷入两难。

张大花真的是看不过下去了,“得了,你死呀,你当初死给我们看我们就信,若是你敢死我就让我女儿不嫁给文彬。”

不就是想死嘛,就死来看看。

别说,这会也就钱金银一个人在拦着,谁都没有想插手的意思,仿佛要印证钱美意死的决心。

钱美意剪子拿在手里,因为轻轻划了一道这会都痛死她了,更何况她是装的,她哪舍得死呀。

这会死也不舍,不死也难。

这些人怎么就那么没良心呢。

就连孙强盛也装作很头痛,无力去管的样子。

“张大花,你心怎么这么恶毒呀?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钱金银吼了吼。

张大花哼了哼,不屑一顾,“要是真的想死早就死了,拿着破剪子比划在脖子半天也不见她下手。

当我们是傻子呀。”

想死的人早就毫不犹豫下手了,分明就是想要挟人。

她们可不上当。

“娘,女儿这辈子无法孝顺你了,唯有来世再报你的养育之恩。”钱美意咬着牙,她就不信他们还能眼睁睁看她死不成。

她豁出去了!

“不要呀!姐夫,你救救美意呀。”

钱美意的狠确实比钱金银更厉害,连自己的命都可以拿去做赌注。

钱美意闭着眼准备用力的时候,突然一根银针准确无误地扎在她手里,她双手一下没了力气,只听“砰”的一声,刀子倒在地上。

张大花快速去把刀子给捡了起来,钱美意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钱金银痛哭流泪,“我的美意呀,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呀。你要是有什么好歹,娘怎么办呀。”

“张大花,我女儿都以死明志了,你还要怎么样?”钱金银质问着张大花。

张大花也没想到钱美意是来真的,这会无话可说。

“姐夫,你是不是要我眼睁睁看着美意死是不是,你就让着这么一群人欺负我们母女是不是。”钱金银声声控诉着。

“那你想怎么样?”孙强盛问道。

“我要让文彬给我家美意一个交代。”钱金银提出条件,钱美意窝在钱金银的怀里一直在哭。

“爹,这辈子除了莲珠我绝不会再娶任何女人。”蓝文彬也坚持着,他不会娶这种用尽手段的女人。

“娘,你还不如让我死好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蓝文彬不答应,钱美意又开始准备要死要活。

田荷花也觉得差不多了,戏该收场了。

“得了,别再往蓝大哥身上泼脏水了,别等会真的是生不如死。”

“荷花,这话什么意思?”张大花眼睛亮了亮,她就知道这丫头片子一定有办法。

叶天麟站出来,说:“这碗里还残留着汤汁,里面下了合欢散。”

“真的有合欢散!!!”孙强盛一脸震惊。

“是的,孙老爷。”

“钱美意,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原来是贼喊捉贼呀,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家,竟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要不要脸。”

“这么缺男人,干脆去风华楼接客得了。”

刚才钱金银母女有多折腾,这会就有多难堪。

钱美意也想到他们还能找到证据,不,她不甘心,她不会承认的。

“什么合欢散,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钱美意死活不肯承认。

“你们不要随便无赖人,你们凭什么说这是我家美意下的,没准是别人陷害。我家美意才是受害者。”钱金银心里也慌了,没想到还会被抓到把柄。

如今她们只能打死不承认,谁也拿她没办法。

“这是你们家钱美意送过来的,不是她还有谁呀?事情真相就摆在眼前,你们母女俩人居心叵测,还把人当傻子是不是。”张大花呵呵,这母女俩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证据摆在眼前,还死不承认。

“我没有,你们都不信我,那我死给你们看。”钱美意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又准备上演要死的步骤。

这次所有人都看腻了,也就钱金银一个人在那配合着。

关键时刻,丫鬟小金站了出来,“老爷,我有事禀报。”

“什么事。”

“这药是钱姨娘和美意小姐下的,而且二少爷压根没对她做过什么,是她要陷害二少爷。

她想跟二少爷生米煮成熟饭,想当孙家未来的女主人。”

话落,就见钱金银脸色大变,要针对小金,“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这药是不是下的,是你要陷害我家美意是不是。”

钱金银倒打一耙,怎么也没想到这死丫头敢反水。

孙强盛上前挡住了钱金银,“小金,把话说清楚。”

“我亲耳听见钱姨娘跟美意小姐说的话,而且这药还是钱姨娘给的,如果老爷不信的话可以去钱姨娘屋里搜一搜就知道了。

她们母女俩人酝酿已久,为的就是今晚陷害二少爷。”小金把所有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

“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你给我等着!!!”钱金银那眼神都快杀人。

“去钱姨娘屋里找,务必每个角落都别放过。”孙强盛恼羞成怒,尽管知道这事她们母女嫌疑最大,可是他也想着上次她们受了教训,应该不敢再犯才是,没想到她到现在还不死心,其心可诛。

“为什么现在才说?”

“老爷,你也知道钱姨娘的为人,若是我提前告知被发现,我只怕会死于非命。

我之所以今日才揭发,就是想来个人赃并获,让老爷看清她们母女的真面目。”

“姐夫,你不要相信她的话,她根本就是诬陷我们。”

钱金银想抓着孙强盛的裤摆说话,被孙强盛甩了出去。

“事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钱金银,上次我就宽恕了你,没想到你还变本加厉,看来我孙强盛从一开始收留你就是个错误。”

小金的反水是钱美意万万没有料到的,也没想到她会知道那么多。

这会她的心是跌落到谷底,翻盘无望。

只怕孙家他们母女是呆不下去了。

“老爷,确实从钱姨娘屋里找到一包药。”家丁找到了药,交给叶大夫看看。

“确实是合欢散。”

如今证据都在,钱金银母女俩人骇然失色。

“钱金银,钱美意,你们还有话什么可说。”张大花心里那口气早就憋着不爽了,“孙老爷,她们母女如此恶毒,我女儿以后嫁过来我可不放心呀。”

“亲家,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们个交代,绝对不会让莲珠委屈的。”孙强盛的火气已经到了极点,这个家是留她们不得了。的

“老爷,还有一事我不知当不当说。”小金还有话要说。

“什么话,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他倒要听听,她们母女还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就是十多年老爷被下药,也是钱姨娘所为。还有田家被陷害的事情,也是钱姨娘让人去做的……”这些小金跟在她们母女身上那么多年,她们做的那些坏事,她再清楚不过了。

“钱金银,你真是太有本事了,连我都敢算计!”

“不,不,姐夫,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胡说,她是在胡说。”钱金银拼命地摇头,没想到这件事会被曝光。

孙强盛一把甩开她,“你们母女真是一个样,坏事做尽,孙家留你们不得了。

来人,给她们收拾行李,把她俩给我赶出去。”

“不,我不出去。我不出去,孙家就是我的家,姐夫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答应过姐姐要照顾我的,你忘了吗?”钱金银死活不肯出去,“姐夫,你不能这样对我呀。”

钱美意没有挣扎,而是认命地笑着。

“我不要,我是孙家的女主人,我是孙夫人!!!”

母女最终被赶了出去,也不知受的打击太大,从那之后钱金银就变成了一个疯婆子,整天疯疯癫癫的。

而钱美意受不了过苦日子,最终选择轻生。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这件事也算是真相大白了,如今孙家没有他们母女,也算是安静了。

之后因为知道钱金银陷害田家兄弟的事情,孙强盛亲自去了县衙一趟说清楚,田大山和田大河隔天也被放了出来。

但他们确实贪心在前,铺子拿不回去了。

不过能被放出来,对他们俩兄弟而言,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哥,我们终于出来呀。”

“是呀,二弟,外面的阳光多好呀。”

俩兄弟抱在一块痛苦流泪,关在大牢里的这些日子,兄弟俩人心情起起落落,从天堂跌入了地狱一般。

他们俩人是悔不当初,打算以后重新做人。

“走走走,我们回去。”

“爹娘,若是见到我们肯定会高兴的,咱们以后回家孝顺两个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