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在突破伪血脉限制后,何欢借助佛陀阵图凝聚出九道特殊符文印记,能发挥出闻家血脉元技的初步威能。

但他目标显然不止于此——只有达到上品妖兽血脉级别的秘术,才能切实提高他自身战力,否则弄一堆伪血脉级别元技有屁用?

由于模拟的是闻家天蛇血脉,因此他下一步突破方向主要集中在精神层面。

他当前掌握着两个精神类元技:多孔眸术和定神技。但这两个元技还是他实力低微时获取的,本身品阶也低,已渐渐难以满足他战斗需要,食之鸡肋,弃之可惜。

而与这两个精神技相比,闻家的心灵控制显然天下一绝,在突破伪血脉后,他开始尝试通过天蛇伪血脉来改良那两个精神技。

仅仅实验了四五天,他便有了崭新收获。

他先用佛陀阵图凝结符文印记,随后用万能钥匙公式构建元气模型,接着将自己的理解与闻家的心灵控制知识相结合,最后则在江定军身上不断实验。

他由此优化改良出一个全新的精神技。

这门元技显然远远不如闻家的**术,闻家那秘术一旦施展成功,对手的三魂六魄都将被牢牢掌控,外力几乎无法打断。

但它也比先前的多孔眸术和定神技强了许多,能勾起对手潜意识中最底层的睡意,而且作用时间非常久。

听起来,它更类似于催眠?

......

......

“铁佑?”

铁佑靠在一根石柱上,不断用脊背摩擦着锋利的石块,以此强化**的防御力。

他正摩擦的起劲,忽听何欢叫他,顿时停住了动作,嗡声回答,“在的,主人!”

何欢走了过来,刚想冲他说什么,却忽听轰隆一声,大地一颤一颤的,地上的石块等都颠簸了起来。

“不好,有人在攻击天照林的守护秘阵!”何欢大惊。

随后外面就传来一道狂野的咆哮声,“小子!你竟敢设计谋害我族人,并将我闻家小公主囚禁与此,实在罪无可恕!”

随后一股滔天的黑雾冲起,化成一股龙卷风,随后轰隆一声落在了地上,将大地都踏的崩裂了,接着一只黑色的大手猛的拍落,天照林内无数石柱刹那炸碎。

防护秘阵也化为乌有。

何欢面色大变,冲铁佑大喊:“是闻家的人,他们杀上门来了,快走!”

他一下子腾空而起,向远处逃去,铁佑则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跑了几十息,已冲到半山腰一处传送秘阵前,只要走进去,立刻能被传送出千里之外。

却在他两人就要进去之时,一道血肉模糊的人影横飞过来,正跌在他俩身前。

定睛看去,赫然是古少白!

然而堂堂的孔雀王者,此刻骨头不知断了多少,嘴里大口喋血,已然说不出话来。

何欢眼睛一红,狂奔过去将古少白扶起。然而来袭之人一声暴吼,双手不断拍来,化作一口大钟,随着更多的符文注入,黑色的大钟发光,上面出现古老的字体,显化出一个“封”字。

大钟发出奇异的声音,宛若祭祀音,要将何欢活祭,乌光如洪水,向中心笼罩去。

几乎瞬息之间,何欢被镇杀的骨骼尽断。

他脸部扭曲,冲铁佑艰难挤出几个字,“跑......快跑!”

“主人!不!”

铁佑惊恐大喊,但一片炽盛的白光,冲了过来,带起一股狂风,将他直接推入了秘阵,刹那间传送的不知踪影。

......

重新睁开眼,铁佑发现自己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环境中。

烈日炎炎,黄沙漫野,这里竟然是一处沙漠!

他一想自己的主人和古少白多半凶多吉少,顿时心如刀割,庞大的身躯竟如孩子一样颤抖起来,接着哇的一声开始痛哭。

正哭的伤心,忽见连绵沙丘后走来一只骆驼商队,那商队负责人估计看他体型过于魁梧,就问他是否愿意做商队护卫,酬劳丰厚。

天大地大,他一时无处可去,只能红着眼答应。

陪着商队走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一处绿洲扎营歇息。正准备生火做饭,远处忽然飘来一阵阵黑烟,接着地面就开始颤动起来。

有眼尖的,立刻发现来的是一群外表狰狞的存在,有人惊慌大叫:“是蛮族!该死,怎么会遇到大批蛮族!”

所有人都泛起了绝望和恐怖,更有妇人,小孩子嚎啕大哭。

蛮族队伍越冲越近,铁佑心中反而涌现出一丝嗜血战意。

主人都没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既然蛮族来了,那就和他们浴血大战一场,也算死的其所吧。

他直接抱住一个蛮族的手腕,将其轮动起来,砸在了大地上,震的这里裂纹长达数十上百米远。

轰!

接着,他又抡过头顶,将另一名砸在另一边的石地上,震的地面都在抖动,场面惊人。

所有人都呆住了,那个庞大身影体内到底蕴藏了多么可怕的力量?居然这般强悍,像是轮动稻草人般,将十几米高的蛮族抡到东来砸到西,可怕之极。

然而蛮族队伍超过数百人,一拥而上,悍不畏死,像蚂蚁一样撕咬着他。

战至最后,他坚硬的体魄出现了无数裂纹,胸口处更被粗壮的利爪洞穿。

他气息逐渐微弱,却如天神般屹立不倒,直至被蛮族淹没......

......

......

“啊!”

铁佑大吼一声,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还在天照林的石屋中。

何欢站在旁边,正笑意盈盈看着他。

他大汗淋漓,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四周,并未发现异象。

“别担心,你只是做了个噩梦。没有什么敌人,我和师父也没死去,更没有什么蛮族。”何欢笑道。

“噩梦?”铁佑呆滞,“主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切跟真实的没任何区别,我甚至能闻到血液的腥味。”

“嗯,我对你催眠了,它是你潜意识编造出的一个梦,所以看起来无比真实。看样子,这个梦成功吓到你了。”

铁佑又呆了半晌,终于醒悟,“这是......主人新创造的一门秘术?”

“不错,我称它为梦魇恐惧。它结合了闻家心灵控制,我的定神技和多孔眸术,以及江定军的心灵沉醉,是一门纯粹的心灵攻击技。它可以让对手深陷在噩梦中,极难靠自身脱离。铁佑,你知道你这个梦做了多久吗?”

铁佑摇头。

“半个时辰,整整半个时辰!”何欢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