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我去客房睡了。”谢茵推他立即起身。

“再过一会儿,那边房间没开空调很冷。”顾一杭依旧抱着她不松手。

确实是被窝里暖和,谢茵挣扎了好几下,愣是没爬起来。

七点多,楼下客厅有了脚步声,谢茵这才起身了。

“我去帮阿姨做早饭,你继续睡。”

“这么早?”

“七点多了,还早?”

这次顾一杭没再抓她,松了手让她走了。

谢茵去顾欢房间去拿了她的衣服,然后跑去客房洗漱了。

没一会儿就听到顾妈妈和谢茵的说话声。

然后楼梯就传来了脚步声。

紧接着顾一杭的房门被使劲的敲着,“顾一杭,八点了你还不起吗?给你五分钟楼下吃饭。”

然后顾妈妈直接开了隔壁顾欢的门,随后就听到顾欢的嚷嚷声。

“妈,我再睡会!!!”

“冻死了,你别掀我被子!”

“妈,才八点!”

十分钟后,一家人再次坐在了楼下餐桌上。

顾欢压根没睡好,蔫蔫的,顾一杭也差不多,平时都是要睡到中午的,今天确实起的早。

“我看你们俩我就来气,你们看看谢茵,怎么人家的孩子就比你俩强。”

谢茵尴尬闷头吃早饭。

顾欢蔫了吧唧的打了个哈欠,压根就没听进去。

顾一杭就不用说了,夸谢茵就是夸他,毕竟夸的是他媳妇嘛。

早饭吃到一半,顾欢突然问,“你昨晚去哪了啊?我半夜睡醒看身边没人了。”

然后顾妈妈和顾爸爸都看向了她。

谢茵灌了一口鸡汤,“你睡觉不老实,我昨晚去客房睡的,阿姨之前不是已经打扫好了吗。”

“喔喔,难怪呢。”

顾一杭连忙道,“早说了她睡觉不老实,是不是磨牙打呼说梦话的?”

谢茵瞪了他一眼,明明知道她是随口一说的,还偏要去挤兑顾欢。

“我顶多就是有点卷被子,我真的磨牙打呼还说梦话?”顾欢此时都有点不自信了,没想着去和顾一杭吵,反倒是先问起了谢茵。

“没有,就是有点卷被子,你被子本身就不厚,我怕我俩睡着凉了,所以才去隔壁的。”

“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我有这些毛病了。”一边拍拍自己的胸口,一边恶狠狠的瞪着自家弟弟,“听见了?闭上你嘴。”

大年初一的顾一杭也不想跟她吵,闭嘴吃饭。

谢茵吃完早饭就抱着电脑坐到了沙发上。

一边联系公关团队,一边又要琢磨着买热搜了。

“《余韵》下午两点首映礼,要去看吗?”谢茵突然从电脑上抬起了头看向这对姐弟。

“行啊。”

顾一杭也没意见。

“你去了电影院之后拍几张照片发围脖宣传。”谢茵对着顾一杭说。

“知道知道。”

下午两点几人进了电影院,谢茵发现确实是满座,自己要不是早先就订了票,今天根本就看不了。

不过她的几张票,位置都很乱。

顾妈妈和顾爸爸的位置在中间。

他们三的位置在后面。

“我要坐谢茵身边,你自己去旁边。”顾欢一进场,就指着一旁单独的空位说。

“不行,我要是被认出来了,造成了混乱了怎么办?我跟着她坐一起,你自己一边去。”说完就抓着谢茵跑到了后面,直接坐了上去。

“你!”顾欢要不是看这里人多,一定会上去揍他的。

顾一杭得了逞,别提多开心了。

“口罩带好。”

“我开场再摘。”

等了一会儿,电影院渐渐地变暗了。

顾一杭这才摘了自己的帽子和口罩,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前面的片头。

“一会儿截一张洛以夏的丑照。”

谢茵,“……”

两个小时的电影很快就放完了。

谢茵竟然也挤了几滴眼泪出来,确实虐的肝疼。

别提影院里其他的女孩子的了,直接放声哭了出来。

等到出去了之后,顾一杭和谢茵就看到顾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就连顾妈妈眼睛都红了。

谢茵心道有这么虐的嘛,也就一般吧。

顾欢抓着谢茵的收,“从今天开始我粉上洛以夏了,你能不能帮我要签名照,演技太好了。”

顾一杭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然后一边站在外面开始发围脖。

顾一杭v:听说电影很虐,所以我来了,也就那样,话说你们哭什么?

下面还拍了两章影院的照片,还有一张洛以夏哭的很丑的图片。

很快,《余韵》就上了热搜了。

连带着一系列帮忙宣传的几人。

别人帮忙宣传剧的时候,最多也就转发评论两句。

但轮到顾一杭,楚询和程岚他们的时候,是真的当个普通的观众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特别是凌尤司还直接在围脖上面讨伐起了洛以夏。

凌尤司v:电影看到一半,@程岚v就哭成了泪人,生怕她哭晕了过去,想提前带着她走,结果她说,太好看了,舍不得走。@洛以夏你说你姐要是被你虐出什么事出来,你怎么赔我?

下面还配上了几张程岚扑在他怀里哭的照片。

评论清一色的都是觉得这两夫妻在秀恩爱,并且还找到了证据。

楚询也是跟着林娅去了剧院,然后还发了之前答应的包场截图,整整一百场。

总之初一这天《余韵》一骑绝尘。

电影挺火的,谢茵好像更忙了。

原本是虐/恋,本以为很多人都不喜欢。

结果,因为这宣传的几人一个叫的比一个虐,许多观众带着好奇心真的就去看了。

然后又是一番叫虐,观众一批一批的被吸引去看了电影。

因为有了前一天晚上谢茵睡客房的事。

所以今晚顾欢也没好意思叫谢茵陪着她睡了。

不过二人倒是钻进一个被窝里聊起了天。

顾一杭原本是坐在沙发上,假装玩手机,实际是听二人聊天的。

但是一边碍于寒冷,一边是,想凑到谢茵身边。

所以也钻进了被窝。

还没踩上床,就被顾欢一枕头拍在了脸上。

“干什么?下去。”

顾一杭倔强的掀开了一旁的被子合衣坐了上去。

“滚下去,挤死了。”顾欢不满道。

谢茵坐在中间,这二人一左一右的。

“不,我冷!”

谢茵再次充当了和事佬,“别吵了,我们打牌吧,怎么样?”

“你去拿。”顾欢在被子里踹了一脚顾一杭。

“你自己怎么不去。”

“我去我去吧。”谢茵说罢就要掀被子下床。

“你不知道在哪,我去拿。”顾一杭一手按着谢茵的肩头,自己就翻身下了床。

顾欢笑了出声,“说的好像你知道在哪一样。”

“那你还让我去拿。”

“客厅电视柜左边的抽屉里。”

顾一杭踩着拖鞋快速下楼拿了扑克牌然后又钻上了床。

三个人盘腿坐在床上,被子盖在身上。

暖气呼呼的吹着,暖和多了。

“来,发牌发牌,输了得给钱啊,一会儿微信转账。”

三个人认认真真的打起了牌。

其实他们都是不太会的,玩了两轮才渐渐地熟络了起来。

谢茵怎么说呢一直在输,不是顾一杭赢就是顾欢赢。

她总觉得这对姐弟就是联合起来故意坑她钱的。

每次顾一杭一赢就挑眉对她笑,要不是碍于顾欢在这,谢茵是真的想上去给他两巴掌的。

太气人了。

几轮结束之后,谢茵准备先给二人结一下账。

顾欢高高兴兴的领了,准备发给顾一杭的时候,结果他说,“等结束一并再转给我。”

“喔。”谢茵听这话其实不太高兴,怎么着,他今晚是不是还想在她这敲点大的?

“换个位子吧,一直输,肯定是我这边风水不好。”谢茵输的惨不忍睹,决定找找其他的原因。

“我俩换。”顾一杭起身和谢茵换了个位置。

换了位置之后,谢茵终于开始赢了。

这轮结束后,谢茵又赢了。

顾欢总觉得不对劲,去翻了翻顾一杭剩下没打出来的牌。

拿起了那张2问,“我出Q,你明明有2为什么不压我?让她一个K走了?”

顾一杭神色淡然,抽走了她手里的2扔进了牌堆里,“没看见。”

“……”

谢茵发现自己换了个位置果真风水好了很多啊,也没有一直输了,现在还开始赢钱了。

顾一杭看着自己下方心情愉悦的谢茵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

突然起了恶作剧心理。

轻轻的伸着脚想去勾谢茵的。

蹭了两下发现谢茵没什么反应,顾一杭准备再接再厉,继续蹭。

慢慢的蹭上了谢茵的腿。

谢茵还处在赢钱的喜悦中。

顾一杭微微蹙眉,怎么都不给自己一点反应,这么一想着,又使劲的蹭了一下。

顾欢忍无可忍了。

“你妈/的,在干嘛?”顾欢直接朝着顾一杭吼道。

顾一杭突然被凶一时间有些无辜,“我又怎么了?不是在打牌。”

“你妈蹭什么蹭?”说完,顾欢掀开了被子。

就看到顾一杭一只脚勾上她的一只脚腕。

顾一杭脸一僵。

谢茵扑哧的笑了出来。

顾一杭冷着脸,把脚收了回来。

“不说你还蹭的没完没了。”顾欢继续发火。

顾一杭干巴巴的回,“脚冷。”

“冷你也不能蹭我啊,我不冷?”

谢茵还在憋笑,顾一杭悠悠的瞪着她,她瞬间就明白了,合着顾一杭以为那是她的脚,所以才一直蹭蹭蹭的。

怪不得刚刚觉得他一会儿看自己一下一会儿又看了一下,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笑死了。

又玩了两把,谢茵依旧赢了,顾欢始终都觉得不对劲,然后又去翻了翻牌。

“顾一杭,你炸弹为什么留着?”

“我想留着。”

后来又玩了两把,顾欢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顾一杭这玩意就像故意跟着她干一样,用炸弹堵她单牌,是疯了吗?

只要自己一出牌就开始堵她。

“你故意的?”顾欢咬牙。

“什么故意的?你出牌我跟着出呗。”

顾欢又跟着输了三把。

顾一杭再一次把一对2给拆开压她的牌时,顾欢直接把剩下的牌甩在了他的脸上。

“滚蛋,老娘不玩了。”说罢就掀被下床。

“一会儿记得微信转账哈。”

然后嘭的一声,房门给甩上了。

此时客房里就剩下了顾一杭和谢茵。

“你太明显了。”谢茵当然知道他是为了让自己赢。

“压她牌我开心。”

正在顾一杭扑过去想对谢茵干点什么讨回利息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不走了吗?又过来干嘛?”顾一杭被打断可是很不开心的。

顾欢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抓着顾一杭后脑勺的头发,“你赖在这干嘛?还想跟谢茵睡在一起?”

“你别抓我头发。”

顾欢发现后脑的头发抓不住,另一只手又伸了出来抓着他头顶的头发,拽着他朝外走。

“顾欢你疯了?”

顾欢拽着他出去的时候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谢茵盯着紧闭的房门无奈的笑了两下,真的是受不了他们啊。

谢茵洗漱好,躺下床,习惯性的拿着手机去翻翻看。

回了一些信息,然后又去看了看关于洛以夏和顾一杭的八卦新闻什么的。

大多数都是关于洛以夏的,也没再扒什么顾一杭的恋情了。

谢茵松了一口气。

晚上不怎么睡得着,谢茵一直拿着手机翻翻翻的。

又等了一会儿,果然自己房门就被打开了。

谢茵微微歪了下脑袋。

顾一杭轻手轻脚的关了门,迅速的跑过来,钻进了她的被窝里。

然后就把她往怀里抱,“冻死了冻死了,让我暖和暖和。”

谢茵笑着,“谁让你大半夜的不睡来爬床的?”

“不管,就是要爬你的床。”顾一杭凑过来去舔她的耳垂。

谢茵被他弄的很痒,和他闹着。

闹着闹着就闹出了火。

顾一杭已经憋了好几天了,今晚是不打算防过她的,随即咬她的耳朵。

“难受。”

“哪难受?”谢茵脸有些红,但还是仰着脸故意问他。

“你去摸摸?”说完便抓着她手朝下探。

“他喜欢你。”顾一杭又去亲她的脖子。

“你不喜欢他吗?”

“刚刚你输了牌我都没让你给我转钱,现在要不要用其他东西还?”

“还有后面我故意让你赢牌,都是要收利息的,现在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