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夜深人静,整个九正县城只剩寥寥灯火,城东有一老宅,从大门俩旁竖立着高大石狮,前后相连数进的宽敞庭院,便可看出是门大户人家。

但诺大的庭院内,既不见婢女、仆人走动的身影,也不见廊房、正屋点有灯光,甚是幽静,就好似无人居住一般。

不过老宅后院有一祠堂,从祠堂的门缝中,正向外印出一道烛光,透过门缝向内看,祠堂内牌位林立,香火旺盛。

堂内红木供桌上摆有大鱼、大肉、香米等各种祭品,供桌前有一紫铜香炉,烟雾缭绕,旁有两排长长香烛,壁上也挂有龟纹油盏,烛火照亮整座祠堂。

“吱、吱!”祠堂木门无风敞开,一风尘仆仆身着道袍的年轻道人走入堂内,年轻道人面容沉重,缓步来到祭台前,从供桌上取下三根短香点燃,双膝跪于香炉前蒲团上,持香俯身叩拜。

“不肖孩儿刘玉回来了!”跪地之人正是从北地归来的刘玉,抬头目视祭台林立牌位最上一排中,那刻有刘清、艾夫人的两块牌位,年轻道人不禁红目,未能给二老送终,将是他一生之愧。

“玄玉为求仙缘,远赴异疆百年,未能给二老送终,还望二老能原谅玉儿自私之举。”将手中祭香插入紫铜香炉,刘玉拿起香炉旁的酒壶,斟上一盏祭酒,高举一拜后,缓缓轻倒于祭台前。

祭拜完后,刘玉便一直静跪于祠堂中,夜深风起,一阵紧风吹入祠堂,将高挂于右侧墙壁上的一卷挂画吹落,长长画纸随风飘落,正好落在香炉前静跪着的刘玉身旁,画纸摊开,乃是一副肖像画。

画纸上有一飘飘出尘的年轻道人,正于苍松之下品茶,年轻道人一身道袍,眉清目秀,正是刘玉,画作右上题名“黄圣宗玄玉道长”。

画作左下角尚有一小行注字:吾儿刘玉,见字如面,仙凡有别,无需愧疚,吾与汝母晚年安好,望吾儿余生保重!

热泪夺眶,如雨滴于画纸之上,道人无声抽泣,小心卷起画纸,紧拥入怀,夜风轻吹,烛火摇曳,夜冷心凄,无言话悲凉。

“哎!门怎么是开的!”刘宅留守老奴杨管家,夜里带着两位小厮按例前来祠堂,为祠堂点香添油,走近发现祠堂门竟是趟开的,不由加快了脚步,他记得上半夜点香时,他已带上了门的。

杨管家小跑至祠堂门前,向内一看,供桌上摆着的祭品完整,祠堂内灯烛通明,一切无恙,这才松口气。

“快去四处瞧瞧!”想来祠堂木门是被风吹开的,但当他来到紫铜香炉前,见到炉中插着的那几根只燃了一半的短香时,脸色顿时大变。

杨管家与两位小厮在祠堂内仔细查看了一大圈,并没发现少什么东西,除了炉中多了几根未熄的短香,还有小堆新烧不久的纸钱灰。

“怪了!”这就邪了,若是真进了贼,他怎不拿东西,就顾着烧纸点香?莫不是,杨管家心头不由升起一股寒意。

“管家,画没了!”这时一旁的小厮突然瞪大眼睛指着空空如也的右壁,之前此处可挂着一幅刘氏先祖的画像,据说这位先祖还是位道行高深的修仙者。

“快去报官!”杨管家顿时面色大惧,立即叫一旁的小厮去衙门报官。

此画虽不出至名家之手,但乃九正刘氏先祖玄玉道人画像,可不能丢,每年正月东家从正阳府城回老宅祭祖,都嘱咐他照料好祠堂,看好画。

九正衙门得到消息后,立即派出了捕役,这刘氏大院是正阳府刘通判的老宅,他们可丝毫不敢马虎。

这九正刘氏乃是县里有名望族,近几代一直有人在朝为官,几十年前就从县里搬去了正阳府城。

也不是这哪来的毛贼,胆子不小,都偷到通判大人的老宅上了。

但说来也怪,一番搜查,发现这刘氏老宅除了丢了一幅先祖画像外,也就后院百年老槐树下被新掘出了个小土坑,这贼人是何意思?

正当九正衙门捕役头痛之时,千里外,刘玉正御剑向着高仓国而去,旭日东升,霞光透过云层,照亮刘玉坚毅的脸颊上,万丈高空,云海之中,一人一剑,随风而行。

祭拜完后,刘玉将多年前埋在后院树下的玉匣挖出,玉匣内藏有一册“血元功”与一册抄录的残缺“鬼道功法”。

其实刘玉早有此心,只不过当年外驻北地,走的匆忙,没来的急回老宅一趟,此行目的地为高仓国北境的高阳城。

数月前,刘玉归途中遇袭,若不是修炼“道魂心经”,神魂凝实强大,怕是早已死在那记咒杀邪术之下。

虽侥幸躲过一劫,但怕对方得知自身未死之讯,再施毒手,一阵商议后,不得不行这假死之计。

刘玉于月城单独上路,搭乘过往商船先行返回云州,在舟山城等候三宗舰队,待三宗舰队抵达舟山城后,玄木真人私下召见刘玉,说是已联络了宗门,为刘玉安排好一处外驻职务。

但尚有一些宗务流程未落定,让刘玉先一步赶往高阳城,到地后找高阳道观观主“长山道人”,领取正式宗门任务。

具体是何职务,前往何地驻守,到时便知,还告之刘玉,此次任务看似艰辛,却是他花了些工夫争取来了。

高阳城位于高仓国西北角边境之域,乃高阳府府城,城外三里有一烟波浩渺的抚沙湖,高阳道观便傍湖而建,此观香火鼎盛,每日皆有众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入观祭拜。

巳时,高阳道观同游人、香客云集,高阳主殿前小山状大小的双耳麒麟香炉内,已密密麻麻插满长短祭香,青烟袅绕,香火极盛,这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落下了一位脸带面具,身着道袍的道人。

“这莫不是仙人?”

“快看仙人!”

“别胡说,这是黄圣宗的得道高人!”

脸带面具的道人落下,立即引得游人、香客闻观,七嘴八舌的低声议论,不少香客更是跪地便拜,目光崇敬。

“弟子何洋,拜见前辈!”正于观中维持秩序的黄圣宗弟子何洋,见来者身着宗门“黄圣明灵袍”,立即挤开人群,上前一拜道。

“贫道玄霆,长山师叔可在观中?”来者正是从越国匆匆赶来的刘玉,收起银风剑,开口询问道。

“长山师叔正在仙像内作法,贫道钧山见过师兄,还请玄霆师兄随小弟先去静室一坐。”听到动静,赶来的钧山道人孟生茗,见是宗门来人,忙客气上前说道。

“孟生茗?”刘玉面具下脸色一寒,没想到竟会在此地遇上此人,此人勾结涂山二熊残害艾师兄,刘玉可是仍记在心头。

“师尊!”何洋见师傅钧山道人来了,立马行礼道。

“让香客们都散了!”孟生茗挥手支退门下徒弟,随后摆出笑脸对刘玉说道:“玄霆师兄这边请!”

“不知玄霆师兄前来找长山师叔,是否为宗门事务,若宗门有事安排下来,也可对小弟说。”孟生茗将刘玉领到道观内的一处静室,沏上香茶,客客气气说道。

其师金山寿终后,孟生茗便接任了道观执事一职,而此观观主之位,则由其师叔长山道人接替。

长山道人原本便是此观执事,一直辅佐其师兄金山道人,说起来,这位前辈与刘玉尚有一面之缘。

“钧山师弟误会了,贫道此次前来,受宗门安排至高仓国任职,特来向长山师叔报道。”刘玉同样客气说道。

“哦!原来如此!对了,不知师兄拜于哪位师伯门下,说来惭愧,小弟还从未听过师兄道号。”孟生茗不由眉头微皱,宗门怎突然安排人下来,莫不是察觉了什么,但很快恢复笑脸,不露痕迹地询问道。

“家师玄北,贫道这些年一直外驻,师弟没听过实属正常。”刘玉解释说道。

“想必这位便是玄霆师侄!”正当孟生茗还要再问时,得到消息,从简月仙像阵法秘室走出的长山道人,正步入室内,笑着说道。

“玄霆拜见师叔!”刘玉忙起身说道。

“拜见师叔!”孟生茗跟着拜道。

“快坐!”长山道人抬了抬手,自己也坐了下来。

“弟子受命前来,听候师叔吩咐!”刘玉拱手说道。

“无需多礼,师侄任职之所在灰雾山外“幽影鬼林”的天师卫所,并不在城中,任务卷轴前些日子已送来,一会看了,师侄自会明白。”长山道人摇头一笑说道。

“钧山,你先回避一下!”长山道人随即取出一赤色任务卷轴,并没有立即展开,而是对一旁的孟生茗说道。

“小弟先行告退!”孟生茗起身一拜,随即转身出屋,出屋外脸色顿现狐疑之色。

“玄玉师侄请看!”师侄钧山离开后,长山道人展开了任务卷轴,显然宗门已告之刘玉真实身份。

“权宜之计,还望师叔莫怪!”刘玉立即取下寒铁面具,露出真容,告罪说道。

“无防!”长山道人淡然说道,望着眼前这位气宇不凡的年轻师侄,心中不免生出一种暮年的无力之感。

想当年初见此子,还是百多年前,他奉命前去炎南城调查一起邪修屠村事件,那时此子不过是一名不起眼的普通练气六层弟子。

时过境迁,此子如今修为竟已快追上自己,真是后生可畏,岁月如梭,自己是真老了,哎!想他长山修行近四百年,修为不过七府,一生碌碌,怕是连金丹门槛都难于触及。

“令宗门弟子玄玉,外驻“幽影鬼林”天师卫所,任职护卫天师一职,任职五十年,统领上司泰熊道人,职务俸禄每年八万低级灵石与三千贡献点,另赐两粒青客丹。”

望着任务卷轴上的内容,刘玉不由脸色凝重,又是一长期外驻任务,且这“幽影鬼林”,刘玉是第一次听说。

即便当年他还在炎南县任职了十年,也从未听说过高仓国还有这么一处诡地,但从每年可领两粒青客丹来看,职务俸禄可谓极为丰厚。

因为据刘玉了解,一般只有门人修为达到筑基后期,宗门才会考虑奖励其青客丹,想来师祖玄木为此,确实用上了不少心。

“不知师叔可知,这幽影鬼林在何处?是何状况?”刘玉收起任务卷轴,忧心问道。

“玄玉师侄无需多问,好生在观中休息几日,到时贫道让钧山带你前去,灰雾山离此约一日路程,至于幽影鬼林是何状况,等师侄到了便知。”长山道人含笑说道。

“弟子知道了!”即是如此,刘玉便不再多言。

“走吧!”随贫道去城内酒楼,为你去风洗尘,长山道人起身乐呵呵说道。

此子筑基中期便能接到青客丹任务,想来在玄字辈中人脉不浅,虽说多少也因幽影鬼林此地的特殊。

但足见比自己混得是强多了,寿元尚轻,便达筑基六府修为,已有冲击金丹境的机缘,前途无量,着实让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