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现在欧阳婉容看到自己那个本来应该早夭的妹妹,不仅没有早夭,还嫁给了当今整个浮生大陆修为最高的人,虽说一嫁过去就是俩女共侍一夫,但是另外一个女子的来头,可是一点儿也不比欧阳家差啊,甚至于可以说,比欧阳家还要强!天下第一楼,这样的势力,就算是强如四大家族,都得小心翼翼地对待!但是,现在却成为了那个女子的嫁妆,现在,顾涵就是天下第一楼的老板?!

拓跋瑞思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拳头,刚刚见到顾涵的时候,他只是一个从小山村里面走出来的少年,即使仅仅只是在火之国的首都莫格罗,顾涵也像是乡巴佬进城一样,看什么都觉得新奇,那个时候,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明明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

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乡巴佬开始默默超越自己的呢?!是连火之国都开始注意到他,并且重视他的时候,还是从欧阳婉容设计了他,让他不得不跟欧阳代容取消婚约的时候?!拓跋瑞思不知道,但是,他清楚地感觉到,自从认识顾涵那一天起,他和顾涵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最后,顾涵不仅赶超了他,还将他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起初,拓跋瑞思的目标是得到欧阳家的财富,拓展拓跋家的势力,但是现在,他不仅没有得到欧阳家的财富,甚至于因为迎娶欧阳婉容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财富,还平白惹了一身腥,现在他拓跋家家主的位置,都不一定能够坐得上!

而顾涵呢,不仅娶了他从小就梦寐以求的女人,还同时娶了天下第一楼的女人,任何一个势力,都比他的拓跋家更加势强!他和顾涵之间,早已是天差地别!而原本,他和顾涵之间的差距应该不会这么大的,一切,都是因为身边这个女人——欧阳婉容!所以,不仅仅是拓跋家的其它人,哪怕是拓跋瑞思,因为被算计的关系,现在也对欧阳婉容冷淡至极,拓跋瑞思谋划着再娶一个有钱有势的女子做正妻,是的,因为欧阳婉容那点子嫁妆的关系,不管是拓跋家主,还是拓跋瑞思,都一致觉得,欧阳婉容嫁到拓跋家可以,但是不能是正妻,所以,欧阳婉容在拓跋家一直都不是享受的拓跋家正妻的待遇!

总之,现在拓跋瑞思和欧阳婉容两口子看着顾涵三人,猩红的眼睛,活脱脱两只兔子!

顾涵三人敬酒的时候,桑云儿和欧阳代容一左一右站在顾涵的两边,看起来顾涵就是一副尽享齐人之福的模样,但是,天晓得顾涵有多么的尴尬,多么的难受,因为,欧阳代容和桑云儿竟然当着他的面儿,旁若无人开始交谈,内容……

“诶,代容,那边那一男一女,是不是跟你们俩有仇啊?!你看看他们俩,看着咱们的眼神,猩红得像两只兔子,需要将自己的眼红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欧阳代容朝桑云儿说的方向看了看,竟然还开始夸奖桑云儿:“姐姐不愧是做杀手的,这么敏锐……那个男的,之前是我的未婚夫,女的是我的堂姐,我堂姐一心想嫁给那个男的,就设计了那个男的,正好,我也看那个男的不爽,所以就借机解除了跟拓跋家的婚约!

我堂姐的父亲谋取欧阳家家主之位失败之后,父女俩在拓跋家应该过得很惨,看现在的状况,估计还连累了那个男的,所以两口子算是一个性子——见不得别人好,看见别人比他们好,就眼红!”

“哦……难怪呢!不过妹妹,幸好你解除了婚约,咱们相公可比那男的好多了!”

“那是……我可是从小就看上了相公的,欧阳婉容就算不出阴招,我也会想办法解除婚约的,没想到我堂姐倒是给我提供了便捷!”

……

顾涵:“……”

这两人相处得可真融洽啊!他难道该感到高兴吗?!

在后来敬酒的过程中,两女更是亲密无间,隔着顾涵,交流自如,一个有什么不懂的,另外一个立马帮忙解答……顾涵站在两人中间,觉得自己很多余!

然而,这还不是顾涵最难办的时候,最让顾涵难办和无语的是夜晚降临的时候,他本来想赖在外面喝酒,今晚就不回屋睡觉了,哪知,以冉天为首的家伙竟然执意要顾涵早一点入洞房,别的损友都是闹洞房,结果这些明明平时都是损友的人,今日竟然格外的‘善解人意’,酒也不让顾涵喝了,理由是不能影响洞房,顾涵走到哪里,都是催他早点入洞房的声音,理由是,他今晚要搞定两个人,怕他进洞房晚了,明天天亮之前都搞不定……

对于这些无比‘善解人意’的人,顾涵简直是……想打人的心都有了!怎么就这么热心呢?!

无处可去的顾涵,只能硬着头皮朝新房走去,只是,到了门口,又犯难了,左边是欧阳代容,右边是桑云儿,他应该去哪边?!感觉去哪边都是送命题啊!

犹豫了一下,顾涵还是选择朝欧阳代容的房间走去。

哪知,顾涵刚刚踏入房间,掀起欧阳代容的盖头,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一杯合卺酒,欧阳代容已经开口询问:“相公,你是先到我这边来的,还是已经去过姐姐那边了?!”

顾涵觉得这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他立马说道:“我当然是先到你这边来的,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嘛?!……”

哪知,顾涵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代容已经发话了:“相公,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正因为如此,你更应该多关心姐姐一些,毕竟,姐姐是因为跟你有了肌肤之亲才……,你应该多关心一下她!”

想了一想,欧阳代容竟然最后说道:“这样吧,你先去姐姐那边吧,正如相公所言,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不能让姐姐心生膈应啊!”